立即捐款

社運

編輯室周記:余曾辯後的政治形勢

編輯室周記:余曾辯後的政治形勢
廣告

廣告

前陣子與一位獨立媒體編輯聊天,談及中央就政制改革派中聯辦直接跟香港民主運動的代理人民主黨、終極普選大聯盟談判,是一種高調接管香港的姿態。民運代理人默許了中央之手伸進香港,還樂此不疲到西環談判,近日還提出政改優化爛方案的魔鬼交易,令人非常失望。今次編輯室周記會引述一些獨媒編輯的觀點,淺談余曾辯後的政治形勢。

辯論出醜:當奴愈墮落 土共愈快樂

不少主流媒體以中大教授馬嶽一句「史上實力最懸殊的電視辯論」來總結余曾辯。而觀察facebook反應,大部份網友都繼續惡搞「起錨」精神,繼續恥笑爆當奴辯論出醜,只有特約記者黃俊邦、ALEX《「余曾」辯問題票選 教師問題暫獲最多支持》報導公民如何積極介入辯論活動,而最後余若薇拿出從老師收集得來的問題於電視前發問。另一方面,筆者認為大家應多思考為何土共都加入取笑曾蔭權。民建聯主席譚耀宗於辯論後接受Now新聞台訪問,指「曾蔭權準備不足」,說自己由「起錨」落區開始已「多次提醒他的辯才不及余若薇」,保皇黨攻擊曾蔭權的行徑其實很值得深思。

為何土共都取笑曾蔭權?除了因為回歸後多年仍「有辱無榮」,可能還要藉「踩死」末代西九皇帝來證明商人、公務員治港行不通,2012年要由根正苗紅的幹部來治港,土共終極目標是要分享特區管治權力。於是,民主運動愈是針對特區政府,土共派愈會暗暗偷笑「扮保皇」。這種觀察說明一面倒取笑曾蔭權,並沒有任何積極意義。

究竟民主運動應承認特區政府名存實亡,繼而直接向西環代理人爭取;還是假戲真做,堅守一國兩制向特區政府爭取民主?這個本來是值得討論的問題,但當公眾看見曾蔭權在辯論翌日還嬉皮笑臉說:「連老婆都鬧唔贏,點鬧得過余若薇」就知道,他已不介意自己的印象,也不介意對香港作什麼貢獻,餘下兩年只想「淆份老襯」給上司一個交代罷了。而陪他起錨的問責官員,兩年後很可能都一起拋錨陪葬。
  
反高鐵、元旦遊行改變局勢

笑曾蔭權可能沒有半點積極意味,但思考溫和民主派為何會得到「談判」的機遇,可能會得出一點啟發。為何2012年會有起錨、余曾辯出現?為何會有民主黨能說自己幫香港人爭取更具民主成份的政改方案?除了五區公投運動的影響,應該是反高鐵及元旦遊行的功勞。年初有媒體報導指出,領導人看見香港市民衝突中聯辦的畫面後驚動了。這段消息反映,香港人直接對抗中央會有兩種效果,除了惹來更強力的鎮壓,也會帶來一點改變的空間。從中央選擇性對溫和民主派示好知道,對抗活動打破了政改問題既有的格局。

有人可能會問,現在中央肯於政改問題上放鬆一點,但方案始終都是爛的,香港人沒有什麼好處。但民眾自發行動打開空間後,代理人是否必然做壞事?這點誰也不能作定論。或許民主黨現在敢主動與魔鬼交易,是民眾沒有主動把握機遇所致。

民主黨與魔鬼交易 港人被騙廿二年

現在民間對民主黨已非常批判,謝冠東的報導《新民主運動研討會(上)——李柱銘、陳景輝、陳家洛、成名發言》紀錄指,廿二年前民主派成員質疑基本法缺港人參與而公開焚燒它,而李永達、楊森等人更提出應公投基本法內容。廿二年盲目過去,昔日的民運青年,現今已變成身材豐滿、懂得把握機會的政治代理人。政改爛方案即將表決,民主黨可謂「死魚都要過兩刀」,轉眼間就絕口不提「爭取雙普選」及「廢除功能組別」等香港民主運動的主要綱領,還反建議新增的五名區議會功能組別由普選產生的「優化方案」。主流輿論立即由 「當奴爛方案」 vs 「泛民否決」,轉化成 「當奴爛方案」 vs 「民主黨優化方案」,取消功能組別的聲音在一周間縮小了。本周獨立媒體特約、實習記者《無論泛民點樣分裂,信念都唔變」──訪下午四點就來到立法會前的人》的報導,以及獨媒、網台聯盟現場直播本周四的撤回方案集會,就極力呈現民間聲音訴求。

本周政治形勢的變化,對六二三的立法會集會行動愈來愈不利。原先民間團體認為若泛民主派只想否決爛方案的態度太消極,才會推動撤回爛方案運動。怎料現在民主黨和他的盟友集體倒戈。民間運動的對手傳統功能組別與主流民主派結盟,令人非常失望。眼前鬼卒令人想起早前八十後反特權青年製作的拿關刀民主女神,看來民主運動都需要辟邪捉鬼,未來道路才見光明。有關八十後反特權青年的活動,可參考鄭家駒《一無所有,除了發聲的手 -- 22小時幪眼書寫抗議行動小記》報導,或參與 周六、日的《苦行路寫──將「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帶回我城地上》活動。

最後,要提大家粉嶺馬屎埔及菜園村的土地抗爭運動已進入白熱化階段。特約記者:方鈺鈞、張虓、楊毓瑋報導《馬屎埔村包糉記 「死人腳糉」踢走無良地產商》了端午節最新戰況;而石崗菜園村亦很快知道能否取得集體復耕、生活的機會,成功與否將影響新界抗爭運動的未來策略,繼續請留意獨立媒體的報導。

圖:facebook 網民惡搞民主黨標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