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文藝

(請大家支持!)轉載:嚴正學新書 《行為藝術下課!》

(請大家支持!)轉載:嚴正學新書 《行為藝術下課!》(請大家支持!)轉載:嚴正學新書 《行為藝術下課!》
廣告

廣告

http://sfchoi.wordpress.com/2010/07/15/%E5%9A%B4%E6%AD%A3%E5%AD%B8%E6%96%B0%E6%9B%B8-%E3%80%8A%E8%A1%8C%E7%82%BA%E8%97%9D%E8%A1%93%E4%B8%8B%E8%AA%B2%EF%BC%81%E3%80%8B/

趕七月書展期出版,請支持一下,去書局購買。我誠意推薦給年青讀者暑期閱讀。

嚴正學新書 《行為藝術下課!》

北京藝術家嚴正學以「民告官」作行為藝術。在獄中寫下著作,四卷文字被獄警沒收粉碎,幸而其中兩卷複寫本由獄中友人協助偷運出獄,本書始能面世。

北京「民告官」行為藝術家
十六年來
四十餘次民告官
一 百次與强權專制對簿公堂
十三次被捕下獄
塞站籠遊街凌辱
受六根數萬伏電警棍刑擊
遭偽律師暗害誣陷
曾自殺抗爭九死一生

作者生平簡介
1944年1月11日 生於中國浙江
1965 年7月 離開浙江美術學院附中浪跡天涯,尋求藝術道路。著有自傳《路漫漫》為中國美術界最早的體制外「自由畫家」
1976年起致力於水墨行為實驗,以顛覆程式化的中國繪畫傳統,逐步形成獨特的藝術風格
1988年和1989 年分別在北京中國美術館和南京鼓樓畫廊舉辦畫展
1994年 作為圓明園藝術家村「村長」,為抗議當局取締,開始了「民告官」行為藝術《狀告北京市公安局侵犯人權》。後被囚北大荒雙河勞改營。期間,堅持繪畫及文學的「地下」創作寫有獄中日記《陰陽陌路》,以局部製作法在極其艱難的條件下完成了近百幅大型水墨畫
1996 年出獄以後,堅持「民告官」行為藝術,並撰寫了《行為藝術》
2003年9月在美國紐約舉辦《鐵窗墨 痕畫展》
2006年10月18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三年
2007年 在獄中寫作《行為藝術下課!》
2009年7月17日刑滿出獄,十里豐監獄的獄警用碎紙機粉碎一百二十萬字獄中著作。

黃河清代序
本書是作者遭冤受屈搶天不應呼地不靈的絕境中剖白靈魂,留給後世的並不多餘的話;人性的光輝雜黯淡同在,愛情的忠貞偕熱烈並存;在頭頂高懸着達摩克利斯劍下書寫的所謂「認罪書」、「檢查書」的文字中,人們讀出的是烈士暮年,壯心不已,老驥伏櫪,其千里之志依然躍然紙上,充盈於仍在繼續並未下課的「行為藝術」的每一細微末節。專制黑暗的摧殘未能使嚴正學屈服,來自背後的暗箭曾讓他痛不欲生。然而,畢竟是嚴正學,俯仰於天地間的嚴正學,未愧於歷史,不怍於同道,專注於顛覆,盡忠於藝術;龐然大物的專制制度征服不了他,魑魅魍魎的鬼蜮伎倆更無損其絲毫。
中國的堂ㆍ吉訶德——嚴正學,留給歷史的是一幅濃墨重彩永垂千古的畫圖。這是民族的丹青!

嚴隱鴻導讀
「顛覆國家政權」—— 這強加在父親頭上的罪名多麼荒謬可笑,我不懂政治,但知道什麼叫莫須有,什麼叫以 思想、言論治罪。事實上,父親作為一個畫家、作為一個知法守法的公民,其所作所為都是在維護國家和普通民眾的根本利益;而敗壞國家聲譽的,恰恰是那些腐敗分子,他們的行為才是要顛覆國家政權。

蔡淑芳推薦
嚴正學,他十三次羈獄,在黑暗囚牢中受苦,靈魂絕望求去,自縊後死而復生,獄中書失而復得。我強烈推薦閱讀《行為藝術下課!》,這是一個中國良心的傳奇經歷,隱隱然,透射出一絲明光照向自由之路;也是一個悲愴靈魂的吶喊呼喚,冥冥中,召來生生世世的陌生靈魂互應關照。

目錄
卷一  浮世繪 (出獄時遭獄方抄沒粉碎。缺。)
卷二  墨海濯日ㆍ胭脂中國
卷三  墨海濯日ㆍ死亡日記
卷四  九死一生 (出獄時遭獄方抄沒粉碎。缺。)

出版者︱四筆象出版社
印刷︱新雅印務公司
總經銷︱田園書屋

嚴正學後記
本書手稿,是作者自縊前於浙江路橋看守所,在夾有複寫紙的拷貝紙上書寫的,一式四份。
囚友葛昌裕將手稿捲成煙蒂狀,兩份藏入挖空的鵰牌洗衣皂中密封。作者解押十里豐監獄服刑後,獄中葛昌裕一夜暴死。此前,葛已将手稿轉移,最终由刑釋人員帶出監獄的手稿,經多方輾轉,其中一份送達「嚴正學海外後援會」黃河清。
另兩份被作者塞入墊被棉花胎內的手稿,隨作者解押帶入十里豐監獄。
三年後出獄時,十里豐監獄警察用碎紙機,粉碎作者約一百二十萬字的獄中文稿,包括續寫的本書稿前篇《浮世繪》和後篇《九死一生》。作者藏匿於墊被棉花胎內的手稿,被十里豐監獄轉送原辦案機關——台州市公安局,欲予以加罪。
根據作者赴死前委託黃河清全權處理獄中文字的約定,黃老將手稿錄成電子文本,送文友傳閱並由《自由埾火》連載。
另一份手稿於作者出獄的第二天,由道上朋友用公用電話告知,作者從住宅單元的鐵柵門內撿回。
浮生一世,生死一念間。對自稱宇宙主宰——「人」的各種嘴臉,算是有了見識。並記之。

作者近況
我正起訴浙江省監獄管理局、省監獄中心醫院。我的病是關押在十里豐監獄,被幾次暴打所致。就在省監獄中心醫院宣佈我高血壓三級極高危後,竟還被轉到看守所嫌犯病區,讓人打得七竅流血,左耳失聰。若沒有美國議長佩洛西的人權交涉,我早完蛋。因為此前,我已被十里豐監獄六分監區宣佈:將以『反社會人格障礙』關押精神病院。精神病院,那是個不死也得死的地方。找個岔就大字形捆綁強迫灌藥。與我胝足而眠抗美援朝老兵劉式其,得皮膚病,竟送他到精神病院,沒兩個月就死了,這就是十里豐監獄的人性化管理。出獄半年多我沒死,天降大任於我,讓我體驗監獄的血腥,創作出林昭、張志新藝術雕塑。
嚴正學2010年4月於北京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