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絕食聲明(甘仔+小青@居留權十一年)

絕食聲明(甘仔+小青@居留權十一年)絕食聲明(甘仔+小青@居留權十一年)
廣告

廣告

絕食聲明

得知中央人民政府已批准,港人內地所生的成年(超齡)子女來港定居的政策
措施。苦等十一載,我們很痛苦。拖、拖、拖,慘、慘、慘;我們不要再等,我們
要求特首曾蔭權,保安局局長李少光對相關事宜,具體有效實際解決,作出正面回
應!

要求特區政府履行承諾, 在6月30前公布新政策.

甘浩望神父
爭取居港權子女 余小青
二零一零年七月十八日 下午十二時 開始
地點: 遮打花園

參與者的心聲
苦等十一載﹐居留權運動又進入新一次的絕食行動。自從一九九九年我來到了香港﹐展開了爭取居港權的路程﹐我知道要實現一個目標﹐是非常不容易的﹐要有吃苦耐勞、勇於牺牲的精神﹐更要有頑強的毅力。家庭團聚是一個基本的權利﹐但是沒有得到一個尊重﹐從中出現很多崎嶇的事情。我熱愛和平﹐做人不想傷害自己﹐也不想傷害別人。沿著一個目標的實現﹐要積極參與不同的運動﹐絕食行動是其中一種﹐用無聲勝有聲﹐向政府當權者不公正的控訴﹐向社會申訴我們的訴求﹐每一次我們的做法﹐是有一定效果的。

有關居港權裡面的一批成年(超齡)子女﹐透過十一年半艱辛爭取﹐雖然裡面有所改善﹐但是政府還沒有正面實際的落實。看著一批年邁的家長﹐對著我們這群爭取者的痛苦﹐一位可親可敬的異國老人﹐他在公義運動事件上發出無數的光和熱。

這位老人毅然發起絕食行動﹐要求兩地政府加快進程﹐實際解決問題。作業一名參與者﹐我也想在這條路程裡面發出微弱的光亮﹐照耀他人﹐我再一次踏進絕食的運動中!

絕食參與者
余小青

外力
世界上有權人士似乎什麼都有:世界屬於他們﹐國家屬於他們﹐政府屬於他們﹐社會屬於他們。他們有權力﹐有錢﹐有財產﹐有仆人﹐有影響力﹐有決策力。相反﹐世界上大部分人似乎沒有什麼經濟能力﹐說話沒有人聽﹐甚至沒有機會和自己家人或所愛的人一起生活。我們爭取居留權的家庭﹐已經鬥爭了十一年半﹐但是﹐控制局勢的是有權人士﹐他們除了不了了之的態度之外﹐除了講大話之外﹐除了不履行諾言之外﹐他們還用「分化」的方法利用窮人分化窮人。這樣做﹐他們就能夠保住自己的權力﹐繼續統治別人﹐利用別人的血汗更發達。

我們爭取居留權的人中﹐只不過很小部分的人嘗試「擦鞋」﹐做那些有權人士想他們做的事﹐藉以得到自己小部分人的「小我利益」。

我們﹐自一九九九年終審庭判決以來已經等了十一年半﹐以及就澳門新入境政策香港政府承諾肯定會公佈新消息﹐這消息一拖再拖又等了半年。如果用等待的方法繼續爭取﹐肯定還要再等待﹐除了等待﹐不會有其他什麼。

但是﹐別忘記﹐除了等待﹐同時我們還有我們的尊嚴。

如果香港有權人士願意做自己想做的事﹐應該已經做了。尊嚴要求我們應該要有一個實際的反應。我們要與所有爭取居留權的大部分家庭站在同一陣線﹐和大家一起分析清楚事實的基本情況﹐同時﹐也清楚傳達一個訊息給香港社會:我們不可以再等了!

因此﹐這個絕食行動就這樣決定了。透過絕食﹐一方面與所有爭取居港權的家長和子女「共嘗」這十一年半的痛苦﹐另一方面﹐也覺得自己所有自私的方面可得以悔改和革除;透過絕食﹐「身體」可給「精神」機會找回我們每個人做人的最根本意義;透過絕食﹐我們家庭的精神力量和外在的力量會進入我們的生命﹐這一次家長和子女不會如往常示威般帶食物給我們﹐而是帶「自己」參與是次集體鬥爭。

很多人問:絕食多久? 有什麼作用? 有沒有希望? 很多很多疑問。這些問題﹐支持我們的外力可以答覆﹐因為這個外力比所有有權人士要強、要大。這個外力﹐會透過我們的家庭、支持我們的人、團體將自己顯示出來。最終﹐我們的家庭肯定會團聚的。

堅持到底!

絕食行動參與者
甘仔 ( 甘浩望神父 )

居留權消息/絕食行動消息更新
http://roau.wordpress.com/
甘仔2008年為居權絕食行程
http://roau.wordpress.com/2008/08/09/%e7%b5%95%e9%a3%9f%e8%a1%8c%e5%8b%9...
居留權大學
http://rightsofabodeuniversity.org/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