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文藝

独立中文笔会《自由写作月刊》第59期2010年7月20日出版,推出“香港書展2010觀察與批判”專輯

廣告

廣告

独立中文笔会

自由写作月刊第59期2010年7月20日出版

香港书展2010观察与批判

邓小桦/香港书展这么好,有谁骂它?

袁兆昌/香港书展娱乐化的机遇

俞若玫/阅读书展 阅读香港

李智良/书展印象

散文·随笔

丁丽英/你坐几点的火车到上海?(散文)
一梁让我写马骅,开始没答应。我好几年没正儿八经写文章了,另外,要写马骅得动用记
忆,怕伤感。但那个一直占据我内心的匣子还是一触即开了。离他出事虽有六年,悲伤却
仍旧簇新、尖锐,层叠的回忆和对回忆的回忆也愈发清晰、不真实起来。>>更多

颜敏如/红塔的故事(散文•外一篇)
人们玩笑说,这城的年龄比上帝还老。城的东边是一条早已废弃的护城河,河的一边绵延
着坚实巨大的高墙,另一边则是一大片青嫩得似乎就要滴出水来的绿色草坪。>>更多

张 伦/“让火活着”(随笔)
一首诗,一个事件与一个人的命运一九八九年元月,北京,一个严冬之夜,寒彻透骨。
我在当时任教的大学的青年教师宿舍里,拥裘夜读。孤灯一盏,除窗外凛冽的风,折断
的枯枝,断续发出的声响外,万籁俱寂。那是本法国诗歌的译集,诗句如“森林吹起绿
色之火”,让人遥想春天的广大和辽阔,心生暖意,至今犹记……>>更多

黄惟群 /不要再说大历史(随笔)
中国文学久来热衷于向历史邀宠,寄希望于历史的参与而使作品伟岸光亮流芳百世,特
别是大历史,越大越好。这几乎已成一种病,一种追求向往的不病之病;也可说,这是
一种自宫,是中国文学把“历史”当切刀对自己的文学细胞、文学生长力进行的“阉割”。>>更多

纪实文学

金 渝/学府故事之女人别传(之一)
俗云:每日清晨一炷香,谢天谢地谢君王;太平气象家家乐,都是皇恩不可量。
学府四大恶人之一的“无恶不作”评论走马灯似的“老农民”、“老佛爷”、“老秀才”
等等院长是“老鼠下仔,一窝不如一窝”;四大恶人之首的“恶贯满盈”也常说,跟上
狼吃肉,跟上狗吃屎,跟上一帮弱智的院长还能有何指望……>>更多

专栏·如是我思
红 苇/中国的武士道
二十世纪初叶,梁启超先生就有《中国的武士道》一书问世,最先提出“中国武士道”
的概念。但没有深究下去,他只是以此来振聋发聩,警醒国人,弘扬一种御侮抗暴的民
族气节和民族精神。梁启超先生的“中国武士道”包罗广泛,全是由春秋战国时期的人
物构成。其中既有文士,诸如孔子、晏婴、閵相如等人;又有侠士,诸如专诸、侯婴、
荆轲等人;还有武士,诸如杞梁殖、叔梁纥等人……>>更多

小说

李沐子/门(中篇小说·上)
这是我进大学的第一天。
在中国,能上大学已经不是一件新鲜的事情了。况且我来到的只是个三本学校。爸爸
没有打算请客,但是妈妈请了。酒席上我是主角,不能不到。可是我根本不敢抬头看
席下的众宾客。被问得最多的一个问题就是——你去上哪个大学?>>更多

长篇小说连载

岗拉梅朵/老师王子(中)
“你为什么老不回我短信?一个人偷偷地跑去探望张SIR也不跟我报告一声?害得我
每次到了医院,你就人间蒸发了。”小泉纯一良这个土匪在校门口拦住了我的去路。
阿MAY替我回答了他的问题:
“为什么要向你报告呀?你是哪座庙里的和尚呀?!”……>>更多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