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謝冠東

中文大學翻譯系畢業生,《東東錯別字詞典》、《東東讀音小字典》等網上字典及翻譯社「東東心思社」創辦人(網址:www.kwuntung.net)。2009年活躍於反高鐵運動,熱衷行山和素食。 網誌

環境

再有挖泥車非法進出西貢郊野:土瓜坪(《南早》頭條中譯)

再有挖泥車非法進出西貢郊野:土瓜坪(《南早》頭條中譯)再有挖泥車非法進出西貢郊野:土瓜坪(《南早》頭條中譯)
廣告

廣告

圖一:譯者於2006年1月26日攝於土瓜坪,此處紅樹林茂盛

圖二:土瓜坪遭破壞境況(南華早報)

2009年四月,工人開始被徵召鏟除西貢土瓜坪的植被;去年八月,更開來挖泥車。承建商對大埔區議會所樹立的「政府土地」警告視若無睹。同時,在今年一月前,地政總署亦尚未批准承建商在土瓜坪興建80所三層住屋的計劃,而至今為止也只批准了其中的16所。

土瓜坪位於西貢東郊野公園的邊緣,並無道路連接,只有一條連接黃石碼頭的行山徑和一個小碼頭。和大浪西灣、海下、荔枝莊的私人發展一樣,土瓜坪也是毗鄰郊野公園,這些地區均未受任何法定分區計劃大綱圖覆蓋,仍舊依循古老的地契,對土地使用的限制並不明確,只列明任何非農業用途的發展,均須先經地政總署批准。

土地註冊署資料顯示,這些土地由多人持有,並包括最少一家私人公司Billion Cheer Investment。該公司由西貢區議員劉京科(委任議員)控股。早於2008年,該公司以80萬港元從土瓜坪村民手中購入超過40個地段;今年二月,這些地段被轉移給最少一個個人。

地段大部分在去年年底已被夷平,上月承建商從水路送來一部挖土車以及一部鑽機,並通過一條在政府土地上非法開闢的馬路,把該等機器從海岸駛至上述地段。

昨日本報嘗試聯絡劉京科的議員辦事處,但劉議員一直未有回覆,未能澄清他的公司是否和是項發展和建築工程相關。

世界自然基金會香港分會環境保護經理(陸地保育)梁士倫指地政署官員應交代發展計劃詳情,尤其土瓜坪以沿岸的紅樹林和海草層聞名。梁士倫問:「是項發展是否和周遭的環境相融?」、「新建的屋有沒有污水處理系統?」、「是否需要另建一路穿越郊野公園?」、「新建的屋能否符合消防要求?」

梁士倫指未有分區計劃大綱地區的丁屋興建過程欠缺透明度,公眾對這些私人計劃的知情權被剝奪,或會令受保護地區慘遭破壞。地政總署只會在該村張貼丁屋興建告示14天,去看看有沒有「村民作出合理反對」。

在地政總署作決定前,它還會諮詢其他政府部門,包括漁農自然護理署、規劃署、渠務署和環境保護署。

地政總署未能透露何時收到有關丁屋興建之申請,唯確認他們現正處理餘下64所住屋的申請個案。他們亦未能證實有否就該等申請諮詢了上述所有部門。地政總署發言人稱,在收到投訴後,已於6月23日派官員前往視察,並樹立鏈狀欄柵阻截非法道路。地政總署於7月5日與承建商會面,要求移除各種機器,並把受破壞的政府土地復原。有關機器已於7月13日從水路移除,但截至7月23日,受影響的政府土地仍未全面復原。

《南華早報》記者於兩天前到土瓜坪視察,發現工人已遺棄如同足球場大小的地盤,留下一些水渠、一部手推車以及凌散的飲料空罐和空瓶。在地盤中央是從地底挖掘出來的血紅黏土,在暴曬下硬化和龜裂。鄰近的溪澗則仍保持清澈。

36歲蘇丹裔居民Usman Adams居於土瓜坪地盤旁的村屋,說工人大概在上周撤退。他說:「工人大量砍伐樹木,破壞環境。我又看到他們從水路把機器移走。」

暫未肯定工人如何把機器運到岸邊。一個寫著「政府土地」的牌樹立在非法道路的石屎上,阻攔機器前進。從地上的車轍以及現場遺下的少量建築材料顯示,該「政府土地」牌要麼是在機器移走後署方才樹立;要麼是被人先行移開,讓機器通行,然後才再重新樹立。

2010/7/28,《南華早報》A1+A2,Cheung Chi-fai 及 Michael Martin報導,謝冠東翻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