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街邊小販與地產霸權

街邊小販與地產霸權
廣告

廣告

面對一個如自己母親父親年紀的老人跪地哭求網開一臉,仍能視若無睹,毫無半點心軟慚愧的人,要不是連人之為人的基本良心也沒有了,只懂享受身上制服帶來的無限自慰快感,就應該是所謂的欺凌者,其實也飽受殘忍制度的凌辱的一群無力者——若他選擇網開一面,就是他成為制度下的犧牲品,背著失職之名丟掉岡位,三餐不繼。兩者相較,我寧願相信老婦人跪的是後者,也不願相信老婦跟前的是利用權威欺凌弱少之人,除了因為「惻隱之心,人皆有之」外,其實在香港中除非你是高賈大富之戶,否則或多或少都在備受欺壓之中。

有人在事後認為政府理應就小販問題重新發牌照,透過規管來減輕紛爭,以致一方面小販管理隊的前線員工不須要成為惡霸一樣的神憎鬼厭角色,同一時間也能夠鼓勵基層市民自力更新,透過一門手藝或者低成本的生意即使不能致富,也能夠在物格高昂的香港幫補一下生活。向來將難以趕絕的問題,透過行政手段收編至體系之中,使其必須依靠行政體系的「遊戲規則」來生存是管理箣手,卻又充滿爭議性的社問話題行之有效的手段 (君不見不少敢言人士敵不過政府的高薪厚職,乖乖地甘願被收編嗎?),而且即使撇開管理層面而言,重新發牌制度除了有助於確保小販販賣的商品是合格的,是正版的外,其實更是保障了基層市民的生活素質。因為小販由於無須要將高昂的鋪租納入售價釐定之中,所以他們提供的貨品一般價格肯定較商店為低,正正是紓緩了低收入人士的生活壓力,以及對社會於貧富差距問題日益嚴重的怨氣。

可惜,無租金負累的其實正是小販被趕盡殺絕的催命符,因為小販存在恰好就是衝擊著地產商與政府之間本來樂也融融的勾結關係——市民購物毫無選擇,要不是到備受高昂租金所壓逼的小商戶,便要去由地產商旗下經營的連鎖店,血汗錢幾經轉化又成了地產商高價向政府買地的資本。因此不難理解為甚麼政府對於改善小販管理上問題遲遲沒有動手,同時卻積極透過文宣工作將小販標籤為黑社會操控、賣老翻、不衛生…等,無視了很多的小販其實不過是希望自力更新的小市民,亦天真的以為小販只是一種兒戲的騙財工具,忽視小販所進行的也是一種經濟活動:在廉價之餘亦講求信譽與品質。老實說如果說品質,只要翻開一個月的報紙,應該看明白引起食物中毒的究竟是所謂衛生美觀的大財團大酒店食肆,還是小販為多。 因此,小販問題癥結不在於管理上的技術問題,而是在於他們是敢於挑戰地產霸權的人。

Facebook: 向被動規劃說「不」,營造真正的社區空間 (Page)

社區朔造,齊來參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