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黃俊邦

網站編輯部成員 網誌

規劃

紫田村系列:紫田村被清拆的倒數第四日

紫田村系列:紫田村被清拆的倒數第四日
廣告

廣告

圖一:紫田村是又一條被政府拿來開刀的非原居民農村。高樓大廈背景何其熟悉!

「屯門紫田村因為政府收地興建公屋,面臨被清拆,居民不滿賠償過低,不及菜園村,因而拒絕遷走。」

這一段訊息,是過去半年屯門紫田村在主流傳媒上給公眾的印象。

九月九日,是政府最新設定要把所有屯門紫田村村民趕走的日子。在倒數的第四日,獨立媒體記者跑到紫田村來。筆者懇切呼籲,各位放下上述對紫田村的印象,細心看看這篇略顯冗長的文章。

誤區一:紫田村被拆?還是非原居民再被欺凌?

輿論常常一慨而論,說「政府要清拆紫田村」,其實準確來說,應該是「紫田村非原居民村的部份﹝約八十戶﹞」被清拆。紫田村的原居民部份,毫髮不動。

仔細看看下列地圖,黃色圈的部份是政府規劃的屯門第五十四區,據立法會的資料文件顯示,第五十四區將提供超過一萬二千個公屋單位。問題是,為什麼這個第五十四區會彎彎曲曲的呢?

屯門54區大約收地範圍
圖二:黃色框的部份為整個屯門新市鎮五十四區的大概範圍。航空圖擷取自中原地圖。

原因十分簡單──發展要避過受特權保護的原居民村,只挑勢孤力弱的非原居民農業社群開刀,和石崗菜園村、粉嶺馬屎埔和上水古洞一模一樣。地圖上,共標示出三條原居民村,分別為紫田村、小坑村及麒麟圍。而劃入第五十四區發展的部份,從左方起則包括一些車場、貨櫃場,以及散居的非原居民村落,右上方的,正是今次被收地紫田村非原居民聚居的部份。

查政府提交予立法會的文件,在公眾諮詢一部份,文件也強調第五十四區已獲屯門區議會及屯門鄉事委員會支持。據受清拆影響的紫田村非原居民黃先生表示,政府從未在非原居民處舉辦任何諮詢會,他們一家是因為二零零七年一場在旁邊兆康苑舉辦,關於兆康苑將興建三條天橋連接第五十四區的諮詢會,才赫然發現自己的家園將會被清拆。在整個清拆事件中,附近原居民村不聞不問,大家都是香港市民,而且做了幾十年街坊,現在政府徵地開發,被推出去送死的只有非原居民。

比較下列兩圖,更可以見到權力、資訊的不平等。

tm54_2001b tm54_2001c
圖三:2001年的屯門第五十四區規劃,右為第二期即紫田村非原居民部份收地範圍,請留意紅圈處,並比較圖四同一位置。

tm54_2009b
圖四:2009年的屯門第五十四區規劃第二期,請留意紅圈處,並比較圖三同一位置。

我們可以見到,這次收地的地盤,在零一年及零九年的文件中,有一個很明顯的「改變」,就是將四棟原居民丁屋剔除於收地範圍之內,這四棟丁屋叫「紫田花園」,是近年在新界不斷增加的典型「丁屋屋苑」。原來,在二零零一年政府首次公佈屯門第五十四區的規劃後,有人透過立法會議員,成功令政府修改圖則,保留這四棟新建丁屋和附近兩幢名為「麒麟豪苑」的丁屋,文件見。原居民村在二零零一年已經得悉準確的收地範圍,並且有實力推翻規劃,保住剛剛起好的貴價丁屋;但同樣被劃入徵地範圍的紫田村非原居民,當時完全被蒙在鼓裏﹝只是偶爾聽到政府可能收地的傳聞,而且地政總署也不批准他們翻新房屋﹞,直至六年後的二零零七年三月,地政總署人員突然殺到做「凍結人口登記」,非原居民住了四、五十年的家統統都要拆掉,反對也無用。

DSCF3753
圖五:「逃過一劫」的原居民丁屋屋苑「紫田花園」。

坊間不少聲音,均指責紫田村村民阻礙收地,影響了公屋的興建進度。問題是,為什麼幾乎只有新界非原居民村落﹝包括紫田村、石崗菜園村、上水古洞和粉嶺馬屎埔等﹞,為全香港承擔這個社會責任?為什麼不用新界多個幾乎空置的軍營、高爾夫球場、露天貨倉,以及原居民村落?而為什麼這些非原居民村為全香港的所謂「公共利益」犧牲家園後,公眾卻不協助他們回復原來的生活狀況和質素,反而要被輿論攻擊為貪得無厭?

誤區二:紫田村 vs 菜園村?還是政府與原居民聯手 vs 非原居民?

今年八月三日,地政總署曾經派人入村收地,紫田村五十多名村民封路抗爭。報章電台電視的報導,多指他們不滿賠償過少,尤其與石崗菜園村比較之下。

當菜園村也給人貪得無厭的印象的時候,紫田村還要在媒體上「眼紅」,在公眾眼中紫田村形象可想而知。紫田村與菜園村的這種「被壓迫者之間的對立」,正是政府最為樂見的。

真正的對立是,政府在開發鄉郊土地的時候,與盤根落節的原居民鄉事勢力聯手,壓迫非原居民農業社群,並以過時的「寮屋補償政策」不正常地壓低賠償成本。區議員和立法會議員則以大局為重,隔岸觀火,不質疑選址理據和重重的制度暴力,只管為受害非原居民村提供一些減低痛苦的「麻醉服務」,例如爭取跟政府官員多開幾次做騷會、叫政府多派幾間公屋、將搬遷期間多延幾個月等。廣深港高速鐵路在錦田的定線,非要穿過非原居民村落菜園村不可。新界東北的新發展區,也涉及古洞、粉嶺北等十多條非原居民村落。要扭轉這運作了幾十年的壓迫局面,非原居民社群之間需要更強的連結和組織,也需要更多市區居民的諒解和支援。

誤區三:抗爭激烈的村民?還是太相信政府?

IMG_1258
圖六:紫田村內的抗議橫額。

紫田村民在八月三日封路阻收地,追迫地政總署的官員,村民算不算得上激進?

這一刻或許是。在封路之前,紫田村村民實在說不上激。反之,他們是太乖了,太乖,政府就以為你「好蝦」。

二零零七年初,政府第二次公佈第五十四區發展計劃,地政總署人員入村做「凍結人口登記」,下令村民於二零一零年三月搬走,並公佈收地金額為 $474 元一平方呎。村民黃先生形容,當時仍然覺得政府會幫助他們。他們依足政府要求的程序,找來測量師獨立測量,測量師認為地價賠償應為每平方呎五百多元,他們遂拿着報告一直希望與政府商討。然而,糾纏了三年後,政府仍然不肯與村民解決地價的爭議。部份能夠上樓的村民一早上樓了,但對於一些「不合資格的」,政府卻一直採取不聞不問的態度。黃先生指,到臨近收地的時候,才意識到政府根本無意與他們談,「政府會幫助」你之說,只是奢談。

八月三日政府收地不成功後,放寬處理了部份村民上公屋,但仍然堅拒就其他任何賠償或安置方面作出讓步。黃先生說,八月的行動成功令部份村民上樓,算是略有成果。由於一直得不到準確的報道和公眾支援,紫田村的抗爭舉步維艱,他們由十多年前一直活在被迫遷的陰影下,三年前地政總署才判定死刑,熱心村民之後一直持續抗爭,至今三年有多。受着這樣長期的壓力和折磨,令他們根本沒法想像爭取金錢和公屋安置以外的補償,例如像石崗菜園村一樣集體重建家園──但制度暴力就是不給人選擇。

在九月九日的新訂收地日,紫田村村民將再次站出來保護家園。村民提出三點要求:一是先做好安置再清拆;二是賠償上蓋建築的建築費;三是增加地價賠償。村民黃先生呼籲反對恃強凌弱的市民在九月九日到紫田村聲援。離開時,我抬頭看紫田村旁邊的著名居屋兆康苑,裏面數以萬計有安穩居所的香港人,怎麼就對一街之隔的集體欺凌置若罔聞?

特約記者:呂君豪、黃俊邦、朱凱迪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