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

一場以卵擊石的訴訟

八月十七日,收到由高院發出的傳票,「東方報業集團」正式入禀控告「香港獨立媒體網有限公司」誹謗。在徵詢律師、維基百科及高登朋友的意見後,編輯於八月廿五日召開了臨時會議,決定否認控罪,把兩篇被指誹謗的文章移離線上,同時致函要求「東方報業集團」撤銷控訴。

這兩篇文章分別由小狼(2009年1月23日刊出)及 hevangel (2007年10月12日刊出)所寫,內容引述了七十年代的報章,而那些報章載有「東方報業集團」創辦人馬惜珍因涉嫌販毒潛逃台灣的歴史。

「東方報業集團」的入禀狀中,除了要求「香港獨立媒體網有限公司」賠償外,還要求法庭頒佈禁制令,禁止有關的言論在「香港獨立媒體網」出現。由於禁制令涉及刑事,並預設了一個言論審查的機制,對網上出版將造成莫大的打擊。

這次誹謗訴訟,並不是個別事件。據《明報》於8月19日的報導指,東方報業集團早前入稟高等法院,要求禁制五個網站發布含誹謗成分的內容,並作出賠償。五個網站分及其經營者分別為「維基百科」的 Wikimedia Foundation Inc. 、「百度百科」的 Baidu Netcom Science And Technology Co.Ltd. 「香港獨立媒體網」的香港獨立媒體網有限公司、「民生脈搏」的 Link Mon Company Ltd. 以及四川「宜賓晚報」的中企動力科技控股有限公司及宜賓晚報社。

除了入禀法院外,也有很多小網站收到東方集團的律師警告信,如「中大動漫畫研究社」「東南西北」及台灣的樂多日誌等。據了解,在律師信中附帶著兩份法律文件,分別為東方集團與商報於2009年6月的庭外和解協議 (Deed of Settlement),該誹謗案涉及一篇有關藝人黎姿男朋友背景的報導。另一份文件則是高等法院於今年8月2日發出的判決書,法庭要求 Wikimedia Foundation 就其誹謗言論,賠償東方報業集團,落實禁制令。

東方成功禁制維基百科?

法院8月2日的判決書,令人產生錯覺,認為東方報業集團已成功禁制「維基百科」。然而,若大家翻查維基百科中的「東方報業集團」,相關的內容並未被刪除。

較早前,我就該法律文件查詢 Wikimedia Foundation,對方並不知道有這麼一份文件存在。知情人士指,基金會一直沒有處理這宗誹謗訴訟,因為它們要處理更大案件(如有關FBI 的指控〔pdf〕)。 Wikimedia Foundation 之所以「輸」,是因為它根本沒有回應律師信和高等法院的傳召,在沒有抗辯的情況下,法庭接受了東方的追討訴求 (Statement of Claim)。可是,根據法律界朋友的解釋,由於 Wikimedia Foundation 是一家美國公司,在香港沒有代表,這份由香港法院頒佈的判決,根本無法執行(除非東方報業集團入稟美國當地的法院),而在沒有抗辯的情況下,這高院的判決亦不能被引用為案例。

多年來的爭辯

其實「東方報業集團」與網民的對峙,始於2007年,當時東方報業集團控告 Uwants 討論區誹謗,並要求論壇管理人交出文章作者的個人資料。該文引述了三篇本地報章的報導,講述馬惜珍、馬惜如涉嫌犯毒的背景。(詳情可搜尋東南西北網)。

東方報業集團的手法,惹來網民不滿,結果一眾網民發起了「網民齊貼事實」的行動,把 Uwants 的文章轉載到國內外的開放平台上。而「獨媒」的 hevangel 也響應這號召,在自己的專欄裡,轉載了相關的文章。

網民的行動,引發更多誹謗的指控,高登於 2008年10月收到高院的傳召,維基百科亦於2009年1月,移除了「東方報業集團」條目裡部份缺乏資料來源的內容。為表抗議,小狼隨後於「香港獨立媒體網」轉載了維基百科的被刪除的內容。

雖然高登己刪除涉嫌誹謗的相關文章及內容,「東方報業集團」卻於2009年9月向高等法院申請臨時禁制令,引述了評論中「報販霞姐被殺」以及東方創辦人涉嫌犯罪的背景等討論作為禁制令的理據,而辯方則以論壇運作的方式 (innocent dissemination 及 impossibility of compliance) 作抗辯。法庭雖然最終接受了高登的理據,然而誹謗一案仍舊排期後審。與擁有大資本和律師團隊的大媒體打官司,網上小媒體即使險勝一仗也元氣大傷。一般來說,誹謗官司都會拖兩三年時間,中間涉及的律師費,足以打垮小網站。

捍衞言論空間

過去數周,「香港獨立媒體網有限公司」一邊為抗辯做好準備,一邊致函要求「東方報業集團」無條件放棄起訴,指出這一連串的誹謗指控,不管東方的意圖如何,將造成壓制網絡言論自由空間的後果。

一直以來,網絡媒體被稱為第五權,這些新媒體創造了一個多向交流的空間,讓市民能討論和審議社會政治事務,並能監審被財團壟斷、與建制和資本緊緊相扣的主流媒體。而香港獨立媒體網有不少的作者,都在實踐這公民權。最近期的一個例子是聲討《東方新地》偷拍陳巧文的行動。陳巧文被主流媒體侵犯了,然而她沒有花錢去進行民事訴訟,但是,網絡媒體提供了一個空間去與主流媒體抗衡。我們可以想像,這些言論和行動,在現有民事誹謗的法律框架下,隨時都有可能被控誹謗。

網絡的運作,強調群智。「維基百科」,透過集體的編寫和資料來源的核實,建立草根知識庫;博客與論壇,透過對談討論,澄清事實,作者慢慢在社群裡建立「話份」;微博透過「推薦」的功能,把可信的資訊送到由個人組成的龐大關係網。要澄清事實,靠壓制的手段,只會弄巧反拙,人見人憎,何不進入網絡,把自己的理據事實說清?

有很多強勢集團都不願意公開討論,當中包括專制的政權。新加坡政府,以誹謗罪騷擾媒體的做法,已成為國際醜聞和全球公民的公敵。國內地方政府,亦不時以誹謗罪禁制媒體負面報導和公民維權行動。最近,連鄰近香港的澳門也在草擬法令,以公帑協助公務員控告市民,特別是包括誹謗!

在「河蟹」橫行的年代,網絡自由的空間更顯脆弱,需要集體來捍衞,而香港獨立媒體網只是這個大集體的小小成員。在此,我們要多謝律師朋友的寶貴意見、各大小網站的網主的協力支持、以及本網站一眾讀者和作者多年來對這空間的維護。

請支持

在香港誹謗案的舉證責任在辯方,亦即「香港獨立媒體網有限公司」要收搜相關的事實證據,證明七十年代報章所刊載有關東方創辦人的內容為事實,希望大家能幫忙搜集相關資料,並電郵到 inmediahknet AT gmail.com。若有在英國的朋友,能到殖民地資料庫找當年的報告和文獻,會有很大幫助。但請注意:切勿把相關資料放在網站,我們不希望橫生枝節,被迫應付臨時禁制令的訴訟。故此,這段期間若有人故意把「涉嫌誹謗」的內容上載到網站,編輯會即時刪除。

此外,這場官司會很虛耗、很漫長,希望大家能在財政上繼續給予支持。

以卵擊石?

.
如此以大欺小的不義訴訟,怎可說是以卵擊石?應是以砲擊卵才是吧!?

依稀記得,當年應是未審判完成,已有因涉嫌販毒潛逃台灣的「報導」。那些警方掌握的證據,不知應否可算成是「可能的事實」呢?若然真的要訴訟,不知可否傳召警方作證人,把當時所有有關的資料,重新的向法庭和廣大市民和傳媒展示發佈呢?又或者,若「持炮的」重新審閱過警方和有關方面所掌握的資料後,再評估過廣大市民和傳媒的可能看法後,或者會有「戲劇性」的做法也說不定呢! : )
.

放資料在外國的網站,可以嗎?

放有關資料在外國的網站,PM 編輯,可以嗎?

之前網上曾流傳幾張《快報》的剪報

是七八十年代的,這類剪報歷史記載可算是可靠的來源。

若果《快報》的內容本身就可構成誹謗

聽讀法律的同學解釋, 若果某項資訊的內容可構成誹謗的話, 那麼所有轉載皆可構成誹謗, 不能以"轉載"為由甩身. 因此, 現在的問題不是快報的內容"可不可靠", 而是當年快報的內容會否同樣被告誹謗.

東方在想什麼?

老實講,比起訴訟本身,我更有興趣知道(即使你話我八卦都好):到底東方大肆興訟的動力源自哪兒?我深信,如果沒有強大的意志,他們就算有更大筆錢,都唔可能去告高登+uwants+五個網站之餘又要對小網站發信吓話?一如方潤的blog上某訪客問:
講真,馬家的親朋戚友,甚至東方的員工(不論尊卑長幼高低)真的沒有一個人勸過他們停手麼?

他沒有問的是,除了「告」之外,他們就沒有別的招數了嗎?馬家的親朋戚友,甚至東方的員工(不論尊卑長幼高低)真的沒有一個人建議過採取其他較溫和手段(例如發表聲明、搞吓「真情對話」之類)嗎?沒有人話俾他們知現今所做的一切在普通人看來根本是個鬧劇?

除了「習慣深居簡出,不願露面」和「私隱問題」之外,還有沒有別的理由令東方拒絕我們了解他們,包括其內心世界?

如果我有機會的話,我好想問東方:「你地駛唔駛做到咁絕呀?

兩手準備

萬一進入訴訟程序,又萬一勝算和訴訟成本不樂觀,可否參照無良酒樓慣例,事前有序空殼、臨陣清盤、事後換人再開,能否減少損失?

是某種文化下的處理手法

它的 statement of claim 翻譯很好笑,譬如說,把使橫手譯成:hiring someone to do dirty work。這是某些圈子的理解,一般公眾都只會視使橫手為不正常/不洽當的渠道去處理事情。

某種文化?某種包袱豈不貼切?

我想,到底有沒有人能從statement of claim讀到那家族的血淚秘辛也成疑問呀—除了「很好笑翻譯」還有什麼?

或者,東方可以鬧我們「不明白他們」、「不肯設身處地為他們着想」、「點解仲要指責他們不是好人,明明他們洗心革面,熱心公益,愛國愛港」之類,可是,他們何時有對着大眾坦白提及過其家庭嗎?何時有對着大眾坦白提及過他們自己的一生嗎?何時有對着大眾坦白提及過對自己家聲的看法嗎?難道比起興訟更加難為他們嗎?是不是「私隱因素」使他們認為「訴訟就是合法地解決家聲危機的不二法門」嗎?

關於「小狼」和「hevangel」的文章:

{ 這兩篇文章分別由小狼(2009年1月23日刊出)及 hevangel (2007年10月12日刊出)所寫....}

有無以上兩篇文章的 link 睇睇?

node

兩篇文章已移除 hevangel 文章的 node 為 260819,而小狼的為 1002078。

技術問題?

主頁顯示文章有11篇回應,但點進內文只看到最頭一篇,要登入才能看到全部回應,是網頁的設定問題嗎,其他文章也是一樣。(我用的是google chrome)

我們為何不號召一次公眾遊行以表達抗議東方日報打壓言論自由、

我們為何不號召一次公眾遊行以表達抗議東方日報打壓言論自由、可以讓更多人知道馬惜如、馬惜珍(註xxx編輯刪)事蹟!相信這比在網上揭露更有效!而且也是馬惜如、馬惜珍後人(東方日報)所更不願意看到的事!當然不是由獨媒發起啦!

智良:是 cache 的問題

為了令網站順

回周生:要遊行就一早遊左啦

以高登人的性格,如果東方告高登係咁大件事,大到「關乎高登的生死存亡」的話,仲駛到現在先至話「遊行」?遊行呢,要成事,靠facebook不如靠高登!

給(前/現任)東方員工/馬家親友:

恐怕是有人下令調查網上誰「唔生性,膽生毛,迫害中傷馬家」,對吧?否則怎麼可能有心情告你想s、高登、維基又要對不知名的小網站發律師信?(前/現任)東方員工或者馬家親友,我想你們其中有人曾經視察過高登/小狼/維基/獨媒/uwants/其他,如果是,可否答我:

  1. 誰下的命令?
  2. 何時開始的?
  3. 東方針對傳統傳媒已有前科,為何連網民都不放過?
  4. 下此命令的人,他/他們知不知道現今所作所為已經惹網民反感?如果他/他們知道,為何會堅持下去?
  5. 要是「東方失敗」,他/他們有何對策?會否堅持強硬路綫?

h先生的問題文章是指這篇嗎? (附1978年快報剪報)

http://www.horace.org/blog/【編按:連結地址刪除,請自行搜尋。】

公平法律三問

有三個問題想攪清楚:
(a)聲稱遭到誹謗的是馬惜珍本人,或馬惜珍後人,抑或是東方報業集團?
(b)如答案是馬惜珍本人或馬惜珍後人,應以個人名義提出控訴才是,現以東方報業集團名義,不是有點問題嗎?!
(c)如答案是馬惜珍後人,那么汪精衛後人又可否控訴他人誹謗汪精衛為漢奸?事實是汪精衛從未就其賣國指控而受過任何審訊.

BTW,法律既容許強權富豪花大筆錢控告人微言輕的窮人,同樣亦容許人微言輕的窮人花大筆錢控告強權富豪,這又再一次印證了法律當然是公平的.
誰敢不認同,誰就是仇富.

回覆 balmom

是什麽原因令高登網友不發起遊行、高登網友不發起遊行並不等於獨媒不可以!這也是一個可行的構思吧!雖然我不會做發起人、但如有遊行我定會支持參加!

回周生:可行性,由高登人決定

>>是什麽原因令高登網友不發起遊行、高登網友不發起遊行並不等於獨媒不可以!這也是一個可行的構思吧!

我可沒說「高登網友不發起遊行等於獨媒不可以」,我只是說,沒有高登人的支持,仲夠膽話「遊行是可行的構思」?咪跟我講,至少有100人來遊行就係「可行」哦,馬家見到只會笑死而非嚇死……………
唔該,問問自己可唔可以集齊一萬人先至講「可行」啦!說服唔到佢地「咪再食住花生等睇戲」,係好難令東方反省ga

回覆balmon

人數的多少雖然是重要因素、但並不是主要的必要因素、如果發起遊行、最少可以讓多些其他媒体及人士知道事件的來龍去脈!

轉明報:Uwants 和網絡大典又被告

【明報專訊】東方報業集團再入稟,指控兩個網站內容含誹謗成分。其中「香港網絡大典」在報道本地另一網站http://Uwants.com被東方報業集團控告誹謗後,再接續被控誹謗。

兩誹謗案原訴為東方報業集團有限公司,答辯人為「香港網絡大典」及「呼網資訊」的營運公司Wikia, Inc.及Hoomedia Network Ltd.。入稟狀指出,香港網絡大典今年8月3日刊登一篇文章,並於9月9日,再刊登另一篇報道,兩段文字內容均含有誹謗原訴成分。

至於專門向英國華人提供資訊的「呼網資訊」,入稟狀指該網於今年7月26日刊登一篇文章,該報道內容亦對原訴構成誹謗。原訴要求高院發禁制令禁制兩網站再發布有關內容,並就事件對原訴賠償。

【入稟編號:HCA1442&1443/10】

問題

根據謝偉俊對大班的誹謗控罪的法官判辭, 今天告誹謗的難度很高, 如何証明一個人明知是假又固意散佈? 如一個人死口說自己相信是真, 即使事實是假, 也難溝成誹謗. 兩篇文章分別由小狼(2009年1月23日刊出)及 hevangel (2007年10月12日刊出)所寫,內容引述了七十年代的報章, 而那些報章載有「東方報業集團」創辦人馬惜珍因涉嫌販毒潛逃台灣的歴史. 東方報業這麼多年來又有否告當年的報章誹謗及澄清? 如果沒有, 人家當時引述或轉載有關報導又有何問題? 當然今天當事人覺得有問題而作出控訴, 吹佢唔脹. 看來不是沒有得打, 不過很煩.

我是台灣人 也希望給予捐助

但是目前這邊提供的方法台灣這邊都不大適合,可否開設類似paypal等信用卡捐助帳號?

[香港人快醒!]未登**位,先置*人刀

要自由,還是要花生?

註:*號請自行想像配對,估中冇獎(或有難)。

東方死死氣對我告誹謗自動撤銷

我都曾經被東方以財勢律師打壓我言論自己,被東方日報督印有限公司告誹謗,當中甚至屈我批評東方97前後政治立場不同,甚至東方日報在家庭式的報紙登有召妓廣告及色情廣告,小朋友很受影響,甚至東方方面多次侮辱香港的法官,告我誹謗東方唯利是圖,及沒有立場,明知道咁樣情況下,東方分是濫用法庭.你們說東方日報是否是傳媒中的惡霸!

最終我經過一年研究誹謗的法律及搜集資料,東方條死仆街無膽吾敢打下去,自動撤銷訴訟,HCA1627/2009. 笑都笑死人連一個無律師代的精神病患者,東方都吾夠膽打下去.

有否參考過"鄭經翰、林旭華對謝偉俊案"在終審法院的案例?

以下內容引述自論文題目:《特區終審法院與「一國兩制」下的「發表自由」》
作者:甄美玲 (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助理教授)
日期:二零零一年三月

終審判決:摒棄「惡意」一詞,只需證明真誠
鄭林兩人再上訴到終審法院。終審法院於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中宣判,五名法官一致推翻陪審團裁決和上訴法庭的判決,並下令將案件發還高等法院原訟法庭重新審訊。終審法院的判案書,主要由非常任法官李啟新勳爵 (Lord Nicholls of Birkenhead) 撰寫。
李啟新首先指出,在誹謗官司中,使用「公允評論」作免責辯護,被告必須證明:(一)該評論是就關乎公眾利益的事宜作出;9(二)有關評論可識別為評論,而非意帶詆譭的事實陳述;10(三)該評論建基於真確事實或受特權保護的事實;11(四)該評論可明確或隱喻地讓別人知道是建基於哪些事實;12(五)該評論可由一個真誠的人作出,無論他有多大的偏見和看法如何誇大或固執。13
被告就算可證明上述五點,他也未必可以成功用「公允評論」抗辯,因為一旦原告能夠證明被告發表評論時是出於「惡意」,他就可以阻止被告用「公允評論」作免責辯護。不過,李啟新指,在法律上,「惡意」一詞的含意並不明確。因此,在這宗上訴案件中,終審法院要就一個法律原則作出裁決:當涉及「公允評論」免責辯護時,「惡意」的定義是什麼?李啟新分析說,之前提到被告要證明的五點,都屬客觀方面的,但「惡意」則屬主觀方面,關乎被告當時的想法。在誹謗訴訟中,當被告提出「公允評論」作免責辯護,而被告確真誠相信自己評論,法律會否容許被告心存「惡意」?也就是說,被告發表實誠評論的背後目的或動機,會否令被告失去「公允評論」免責辯護的保障?舉例說,被告的背後目的是傷害對方,猶如一個政界人士企圖打擊政敵,又或者被告純屬懷恨在心。
李啟新又指出,英國法院過去一百五十年其實甚少討論:到底被告心存 「惡意」,會否失去「公允評論」免責辯護的保障?更未對這個問題有定論。至於法
9 英文原文為:”…the comment must be on a matter of public interest.”
10 英文原文為:”…the comment must be recognisable as comment, as distinct from an imputation of fact.”
11 英文原文為:”…the comment must be based on facts which are true or protected by privilege..” 終審法院至今連「鄭謝案」在內,一共審理了三宗誹謗案,見附表一。另外兩宗分別是「東快訊對毛孟靜」(Eastern Express Publisher Ltd. v. Mo Man Ching and Another) [1999] 2 HKCFAR 264 及「壹周刊對東方日報集團」(Next Magazine Publishing Ltd. and Others v. Oriental Daily Publisher Ltd. [2000]2HKC557。本文只集中探討最影響香港人「發表自由」的終審判決,所以不打算分析這兩宗判決。不過,值得一提的是「東快訊對毛孟靜」的終審,主要論述「公允評論」的客觀規範。當時終審法院裁定,誹謗法只要求評論有事實基礎,而非得到事實保證,而考慮案中被告人所講廣東話「口下口下」一詞時,可當作誇張式的評論,不應單憑字面含意,僵硬地解作「每次」。
12 英文原文為: “…the comment must explicitly or implicitly indicate, at least in general terms, what are the facts on which the comment is being made.”
13 英文原文為:”…the comment must be one which could have been made by an honest person, however prejudiced he might be, and however exaggerated or obstinate his views..”
5
律教科書,則大多將「受約制特權」免責辯護涉及「惡意」的法律判決,套用於「公允評論」免責辯護涉及「惡意」的情況 - 認為被告的動機,可能令被告失去「公允評論」免責辯護的保障。14
在「鄭謝案」的終審判詞中,李啟新詳細論述「惡意」一詞,填補了英國法院一百五十年來在這方面的空白。不過,李啟新對「惡意」的論述,與特區下級法院在審理「鄭謝案」時的看法截然不同,更推翻了大多數法律教科書的一貫說法。儘管如此,他對「惡意」的法律詮釋,得到終審法院與案法官一致認同,為特區下級法院在審理「公允評論」免責辯護時應否探究被告背後動機,提供了嶄新的權威案例。
論述「惡意」時,李啟新開宗明義指出:「公允評論」可作為誹謗指控的免責辯護,目的是容許大眾就關乎公眾利益的事宜發表意見,從而促進「發表自由」,這跟憲法保障「發表自由」是一致的。在前述五個客觀規範下,每個人都可受到「公允評論」免責辯護的保護,自由地發表一己真誠相信屬實的評論,這合符公眾利益。
李啟新認為,將「公允評論」免責辯護的適用範圍收窄,規定只可用於為某些特定理由或目的而發表的言論,並將理由和目的分成恰當和不恰當,15這樣的做法,與「公允評論」免責辯護的原意和重要性不符。尤其在社會和政治圈子裡,發表公開評論的人,通常都有一己的目的。他們可能為了宣揚自己的看法,甚至旨在貶低其他人 ,都可因而稱為「別有用心」。16
李啟新的看法是,不應因為懷有這些動機,而不得到「公允評論」保護。相反,「公允評論」這個抗辯,保護和促進這些意見。形形式式的評論者,他們都可以有各自的目的。只要合符「公允評論」的客觀規範,每個人都可以在這個免責抗辯的蔭庇下自由發表意見,作出各種社會和政治的訴求。李啟新更直截了當的指出,不應交由法院決定,揀選「公眾」目的,還是接納「私人」目的,亦不應由法院作出取捨,分辨什麼屬於道德、社會或政治上可以接受的目的,什麼不屬於。法院一旦這樣做,就非常危險,會導至「言論審查」。17
14 見英國誹謗法權威論著Gatley on Libel and Slander (9th Edition) 第十六章第二段:”It is submitted that the authorities on malice in the different contexts of fair comment and qualified privilege are essentially interchangeable, save for the necessary limitations imposed by the nature of each defence.” 上訴法庭首席法官陳兆愷在「鄭謝案」判詞中,引述了此書這段 ,見[2000]1HKC712第720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