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葉寶琳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幹事 網誌

社運

朱江瑋:一個懷抱社會主義理想的平凡人-評《就是一場馬拉松》

朱江瑋:一個懷抱社會主義理想的平凡人-評《就是一場馬拉松》
廣告

廣告

  十年前的我,剛大學畢業,滿懷理想主義,一心希望投身革命事業,雖死無憾。雖然受身邊朋友影響,時刻警惕著個人英雄主義,但是無可否認,心裡仍不時憧憬著能夠改變社會;至少,能在社會變革裡,殘留一點屬於我的碎屑,於願足矣。

  十年過去,社會未有半分改動,運動的形勢沒有進展,基層民眾的處境更差。夜闌人靜時,總會自問,走下去,社會主義真的會實現嗎?

  我很喜歡看自傳,尤其是曾投身革命的先烈。看《雙山》、《鄭超鏻》,想像當時處境,以及面對的革命形勢,總令我神往,更不用說《馬克思》、《托洛斯基》等等。他們經歷的那個革命年代,如果有時光機的話,我會毫不遲疑投進去。

  我(們)都是凡人。──最近與阿蘇,因著街工內部問題,爭執得面紅耳赤的時候,最後總會相視而笑,然後,不約而同地說出這一句:我們沒有能力,亦不能期望,能夠解決所有問題,更不能幻想,明天革命就會降臨。我們能夠做的,只有堅守崗位。堅持我們認為對的,並且無怨無悔。

  看完《就是一場馬拉松》後,心理狀況平衡了一點。十年,只是一個很短的時間,還有很多先行者,梁耀忠是其一,亦相信是當中最悶的一個。

  認識梁耀忠,因為進入街工工作。他是街工的主要領導,是我的頂頭上司。他勤力、堅持、工作態度認真。認識他的,無論喜歡與否,都不會否認。他的缺點亦不少,缺乏運動方向感、不重視宏觀理論、不善於人際關係,亦是普遍認識他的人對他的批評。

  他從不談社會主義理想,更絕少談工人運動。他更多強調的,是對社會的責任感。「要推動工人運動,要先成為一個工人領袖;要成為一個工人領袖,先要做一個有責任感的工人。」這是他為數不多談及工人運動時常說的話。據說,是雙山教導他的人生態度。

  不看《就是一場馬拉松》,不知道他是一個社會主義者。

  《就是一場馬拉松》揭開了他年青時期,追尋社會主義的經歷。當時香港有一群激進青年,仿效中國革命年代的年青人,到歐洲學習及追尋革命理想。這群人主要受「托洛斯基主義」及「無政府主義」影響,梁耀忠是其中一個。《就是一場馬拉松》裡,梁耀忠透過尋訪年青時代的同志,回想當年追尋理想的經過。那一段歲月,構成了現在的梁耀忠。

  雖然在《就是一場馬拉松》裡,是透過梁耀忠舊日同志口中,傳達出對梁耀忠個人品德的肯定,但我相信這並不是導演江瓊珠想表達的。都是半隻腳踏進棺材的人,又是舊日的革命同志,歌功頌德實無必要。

  在社會運動裡,甚或在政治革命中,需要不同類型的人共同努力,才能令社會變革真正產生,並且向進步的方向前進。懷著社會理想的人,不可能如工廠倒模,一式一樣。而且,運動的力量,更需要不同崗位的人努力付出,才能開花結果。梁耀忠代表其中一種樣式。這種樣式並不是現時政治舞台的焦點,更可能不被大部份現時激進青年所認同,但同樣有它不平凡的價值。

  我相信,這是導演希望表達的訊息。亦是我所認同的。運動要走下去,需要一代接一代人的堅持與努力。影片尾段,講述梁耀忠回到香港,加入「新青學社」,創立「街坊工友服務處」,吸納了新的參加者,與及後來的後繼者,帶出梁耀忠為運動培植的成果。雖不顯赫,卻真實。我相信,在梁耀忠心目中,與此相比,當選立法會議員只是微不足道。

  身為街工的一份子,看罷《就是一場馬拉松》,別有一番滋味。

  誠意邀請你,與我們一起分享這段,不只屬於梁耀忠的過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