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鍾樂偉

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全球研究課程助理講師 韓國翰林大學言論情報學系博士候選人 網誌

國際

南韓總統大選觀察系列 (一):秋夕決定論

南韓總統大選觀察系列 (一):秋夕決定論
廣告

廣告

(圖:Twitter 用戶 fishnote 惡搞朴槿惠的創作。她手上拿著的蘋果是其父親肖像。圖片為編輯所加)

中秋節(韓國稱為秋夕(추석) )在韓國社會是同等於中國人過農曆新年一樣的大節日。韓國人會在秋夕前後回到自己的家鄉與家人一家團聚,當中更會有參拜祖先和先人等家庭活動,因而韓國自9月底至10月初前後會放多天的公眾假期,讓國民可享受與家人一聚天倫之樂的假期。當然,今年的秋夕別具意義,是因為韓國總統大選在10月前後將會進入各候選人最關鍵的宣傳階段。一方面根據以往的民調所知,當某候選人在秋夕前後的民調依然落後的話,歷史上並沒有一個能夠最終反敗為勝的例子;另外,秋夕聚會在韓國家庭中,屬年底大選前最後一次的家庭聚會,家人會討論總統大選事宜,且選民多會在秋夕左右決定總統大選的投票意向。所以,就在這個星期起,從不少報紙民調所知,我們大概可以看到年底大選的種種眉目了。

「三人對決」VS. 「進步與保守的對抗」

早在9月中後期開始,即是當首爾大學融合科技研究生院院長安哲秀宣布以獨立人士身份參選12月舉行的南韓總統大選後,即將舉行的總統大選的格局大概有雛形的出現:保守派別以新世界黨的代表,前南韓軍人總統朴正熙的女兒朴槿惠代表參選;進步陣形將會以前總統盧武鉉秘書室室長文在寅領導出選總統大選;一直自上年首爾市市長選舉後被廣大南韓國民擁戴,背負著極高民望的安哲秀教授亦會以獨立候選人參與今屆的總統大選。這三頭馬車的格局的確立,正如不少南韓國內評論員分析,早是意料中事。然而當中的人事、民望和支持度,卻仍然有不少可以預見的變數存在。

一直在民調中領先的保守派代表朴槿惠,在公開宣佈參選後,其基本的支持盤一直十分穩固,例如在9月初的民調顯示,朴槿惠在50多歲 (57.5%) 和60歲以上 (70.4%),在大邱及慶北 (64.7%)和釜山及慶南 (55.8%) 獲得的支持率都比其餘兩位的候選人為高,正正表示出其相關的「鐵票」票源大概全部成功承接了昔日保守派的大本營陣地:50歲以上和慶尚道地區的60-70%的支持。另外,安哲秀在20多歲 (52.2%) 和光州及全羅道 (50.8%) 所獲的支持率,比朴、文兩人的總和還高。因而可見雙方陣營的基本受眾群格局並未出現明顯改變。

然而,在有關二人對決 (朴vs. 文/ 朴vs. 安) 與 三人對抗 (朴 vs. 文 vs. 安)的格局來看,近月開始出現些微變化。早在7月左右,南韓社會一直集中討論著如何應對首位南韓的女總統,並且她是流著昔日獨裁者的血統。皆因在多個民調都道出同一個結果:在三人對決中,朴槿惠在支持度明顯領先另外兩位反對派的候選人 (朴 35% vs. 安 31% vs. 文 11.3%),在二人對決中 (朴 vs. 安),朴槿惠亦自今年3月中開始一直在民調中輕微地領先安哲秀 (47-49% vs. 43-45%),這個格局一直維持到9月中開始出現些微變化。

朴槿惠的民望在9月起始出現弱化跡象,她一方面受其競選陣營裡一名競選助手,捲入收受非法政治現金醜聞而宣佈退黨的醜聞影響。同時,由於朴槿惠一直未能有效擺脫昔日其父親高壓統治南韓時的獨裁陰霾,且慢慢在大選前夕此因素不斷地發酵,因而她早前亦公開就父親過當年曾經打壓反體制人士而捏造的「人民革命黨事件」向國民正式道歉。此事件是指在1974年被誣蔑為北韓地下組織成員的8名被告在判決18個小時後就被執行槍決的事件。他們在反對朴正熙總統的維新政權,展開民主化運動的過程中,成為檢警違法調查、審判的犧牲品。在雙重打擊下,朴槿惠的民調也開始相應地出現下調。

因而,在9月26日開始的民調顯示,當文在寅和朴槿惠2人進行總統競選,文在寅的支持率為47.1%,朴槿惠為44.0%,雖然2人的支持率相差甚微,但這是文在寅的支持率首次超過了朴槿惠。另外,若文在寅與安哲秀2人參加競選,文在寅的支持率為44.9%,安哲秀的支持率為32.3%,2人相差12.6個百分點,文在寅亦遙遙領先。但在朴槿惠、文在寅和安哲秀3人同時參加總統競選的格局時,朴槿惠的支持率為38.6%,排名第一位,其次為文在寅和安哲秀,2人的支持率分別為26.1%和22.5%。因而這意味著,如果安哲秀參選且與文在寅各自為政,將分流在野黨支援者的選票,朴槿惠依然有望成為南韓首名女總統。

至於安哲秀方面,他的支持度也稍有回落的傾向,這與他就2001年購入首爾文井洞房子時低報房價一事向國民正式道歉有直接關係。然而,他在秋夕前後不斷走訪釜山和麗水,明顯是要拉攏傳統反對派陣地的「全羅南北道」和其根據地「慶尚南道」的支持。若成功,這將會有助其鞏固他成為反對派中最有呼聲和民望的候選人。

當然,根據南韓總統選舉的傳統來說,反對陣營在1992年的大選失敗經歷 (當時由於金大中和鄭周永兩人同時出選,結果反而分灘了票源,造就了保守派的金泳三以42%的得票成功當選),和1997年和2002的成功案例 (1997年時反對派的金大中和脫離保守陣營的金鍾泌合作,對抗兩位保守派的候選人李會昌和李仁濟,結果以40%對38%得勝;2002年時,反對派中的盧武鉉與鄭夢准協調,在初選後盧武鉉得勝後以單一候選人出選,並以48.9% 輕微擊敗了獲得46.6%的李會昌成功當選) 對今天兩位同屬反對派陣營的出選人來說依據記憶猶新。

按照現時他們的共同策略考慮,大概是文在寅獲民主統合黨等在野黨支援,安哲秀以單槍匹馬,將各自堅持有利於自身的方式,分別拉票造勢,盡可能獲更高的民意支援率後再決定聯手,而聯手方式可能是其中一人主動讓賢,變身配角,也可能由民調支援率高低決定。無論如何,在11月25至26日候選人登記日前,最終的定案才會有結果。

朴槿惠的競選策略

相對兩位反對陣營的候選人而言,唯一出選的執政「新世界黨」(Saenuri Party)的候選人朴槿惠,其「女承父業」的形象可說是一把雙刃劍:一方面,她繼承著其父當年有效帶領南韓社會從落後的農業社會,在短短十數年間轉型為工業發達國家的偉大建樹,因而她獲得不少傳統保守派的年長一輩的支持;地域勢力上,她也承繼得忠清、慶南、釜山等傳統保守地區的支持;然而另一方面其父當年對待民主化中的學生、工人和一般的運動份子的殘酷極權手腕,卻令不少20-40世代,尤其經歷過民主代轉型中的學生一代視為朴正熙復辟,令大眾擔心。

單從具體政策而言,三人在經濟、民生經濟和南北關係上的分野雖然存在,但方向大致相同。朴槿惠的經濟政策,跟文在寅和安哲秀同樣都是主張經濟公平分配和民主化,包括擴大福利、增加年青人就業、打擊政府貪污,試圖與飽受貪腐醜聞困擾的李明博政府劃清界線。可是,一方面她主張的經濟發展模式依然是以昔日的大財團為火車頭,另外在如何擴大福利方面也只是草草口號式帶過,再者一般的民眾卻對她經修正後的經濟政策並不信任,認定由於朴槿惠繼承了其父的「以維護大財團為核心」的經濟理念,相信她現時的主張只屬競選策略而已。

另外,在以女性形象吸引女性選民方面,她卻在這方面並不受到普遍認同,不少南韓女性認為她承接著其父親形象多於其母,不少女性依舊將她與她的鐵腕父親、獨裁總統朴正熙聯繫在一起,並視她為特權階層的後代。

然而,她對現時「三頭馬車」的選舉形勢,設定了一個維持自己優勢的策略。她深明無論如何,最終如果是三人出選局面的話,將會是對她而言最有利的客觀環境。然而,對她而言,與安哲秀二人對決時她的勝算並不明顯,所以在現階段的競選策略中,她的攻擊對象大多以安哲秀為主,例如公開更多不利安哲秀的醜聞等等,卻淡化正面與文在寅的直接硬碰。因為如果在未來的一個多中,安哲秀在面對多個「競選炸彈」後,民調出現明顯下滑,反對派有機會最終只會派出文在寅出選,這結果會是對朴槿惠而言最樂見其成的。

未決定選民數量大覆減少

同時,在即將迎來的總統選舉之際,南韓的「未決定」階層呈現曆屆最低的情況。根據現時所有輿論調查的調查結果中,浮動層都停留在了個位數字。換句話說,相當大部分的選民幾乎都已經做好了決定。

根據南韓「中央日報」9月24日實施的輿論調查,未決定投票意向的人大概為4.5%。這與2007年大選時秋夕後的游離選民百分比 (25.5%) 和2002年的 12.5%和1992年的近50% 為低。考慮到游離選民中還有部分人可能支持較弱勢候選人的可能性,那其實真正未有投票意向的選民數字還可能更低。

據分析,今屆不少昔日很晚才決定投票意向的中間選民,因為受到「安哲秀效應」的影響,而很早便決定了投票給屬中間偏進步勢力的候選人安哲秀。

此外,雖然其他較低支持度的候選人,如李貞姬和康智元等,都不到4%的支援率,但由於今屆大選選情激烈,極有可能以50萬至100萬張選票的差距決定勝負,那麼,實力不強的候選人將影響選舉結果。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