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社運電影節抗議匯豐銀行粗暴打壓放映(10月6日聲明)

廣告
社運電影節抗議匯豐銀行粗暴打壓放映(10月6日聲明)

廣告

抗議警商勾結  打壓民間自發文化活動
抗議公共空間私有化 打壓民間言論空間

第十屆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籌委

昨晚,2012年10月6日,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遇上十年以來在公共空間放映過程中最粗暴的對待。我們第十屆社運電影節籌委及觀眾,遭受到匯豐銀行無理的粗暴對待,以致放映器材的損毀,以及有觀眾被推跌受傷。

事發經過
昨天傍晚約六點,籌委到達預定的中環匯豐銀行總行。籌委在銀行外面近舊政府總部的行人路上,準備放映的器材。豈知馬上遇上十數名保安人員包圍,籌委會面對基層工友,希望以禮相待,只表示希望其主管可以出來解釋,為何企圖阻止公眾地方的公眾活動。現場的保安人員只回應這是匯豐銀行管理的地方要我們離開,籌委嘗試確認理由,而對方只是回覆要求我們離開。同時,現場有十數名警察,並沒有任何行動。

在籌委會向保安人員講解今晚只會進行電影放映之後,匯豐銀行暫時沒有任何行動,但在放映開始後約一個多小時,所有人安靜坐著觀看一齣有關全球銀行家使用何種不誠實手段,把所有人的錢捲進泡沫經濟之時,忽然有數十名保安人員衝向放映器材,企圖搶奪,籌委會成員以及約四名觀眾跑向前保護電影節的財物,並以中文及英文向漢裔及尼泊爾裔保安工友解釋,阻止公眾活動並非銀行保安的職責所在,而且若我們的財物或人員有任何損傷,他們的老闆並不會負責。

然後主管下令,數十名保安包圍我們,在包圍和推撞我們的同時,就對著主流媒體的攝影機急速宣佈兩次警告並稱「兩次警告無效」,同時間保安已向急速向我們進行暴力推撞,並企圖搶走投影器、電話、揚聲系統、桌子等東西。在籌委和該數名觀眾死命保護之下,投影器安全,揚聲系統等器材就跌到地上,兩張方便枱被扯至變形,整個過程十 分無理及粗暴。期間,數十名警察站在一旁,完全沒有反應。而警察的攝錄機,一直只向著電影節的籌委及觀眾,由放影開始至匯豐粗暴「清場」,全程只監視著電影節的觀眾而對匯豐銀行的粗暴行為卻視而不見,警方亦無進行任何協調。

事後部份觀眾及籌委十分憤怒,追問兩名主管為何在完全沒有任何事發生的情況下,主動挑釁生事,向我們發動攻擊及損毀我們財物。這時,一直旁觀的警察才出動,發動全力保護匯豐主管離去。過程中,其中一名主管把一名電影節觀眾推倒在地,警察卻沒有將此人拘捕。全個過程中,警察所謂的「調停」,就是想「調停」被推倒在地的電影節觀眾的情緒。

「完事」後,警察的公共關係科警司就在一旁和主流媒體記者們有講有笑,而我們則繼續以中英文向在場保安工友解釋我們正在做的事,及他們老闆正在做的事;同時,幸好我們仍能利用後補的器材把放映及討論會完成。

金權政治 表露無遺
 
第十屆社運電影節今年選播$債這齣電影,內容就是講述全球的銀行金融系統如何透過生產債務去製造實質上不存在的「錢」,製造經濟泡沫,以致貧者越貧富者越富,以及地球的不可持續發展;以及金融體系如何成為了社會權力真正的掌握者。選擇在中環匯豐總行播映,當然也有其意義。

想不到,匯豐銀行和香港警察真的非常「配合」影片的內容,具體表演了一次:在富商鉅賈的面前,法律和警察,只是他們的朋友!對於匯豐銀行的主管和警察的行為,我們表示深切的譴責。

公共空間 不容壟斷

我們這次的遭遇,亦具體體現了香港的公共空間不斷被大企業私有化的問題,很明顯,所謂私人管理,其實就是擁有治外法權,在匯豐所謂管理下,法律在那兒並不生效。他們只是進行空洞的警告,無實際的原因,就可施行暴力,而警方就只會協助他們。在匯豐銀行外的行人通道,竟也給予匯豐銀行此等治外法權,實在是不可以接受。

當一般市民沒有權沒有錢去登電視報紙廣告,公共空間就是市民可以發放我們的資訊和看法的地方。保護這些空間不被私有化,讓一般市民可以有機會看到社會上不同的聲音,是一個健全的公民社會必須具備的條件。因此,我們是絕對反對公共空間私有化。

無線新聞 製造「事實」
無線電視的記者很早就來到現場,我們很奇怪,因為我們並未發出任何採通。記者到場曾向我們查問,我們表明我們是第十屆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已解釋並把電影節的單張交給該名記者,可是在無線電視的新聞中,卻訛稱我們是「佔領中環」的成員,指稱事件是「佔領中環」成員回到匯豐銀行集會。就算有部份佔領中環成員在現場看電影,就代表現場所有人都是佔領中環的成員?這樣隨自己喜好編派在場人士的身份和目的,就是新聞工作者的職責?!

無線的旁述更稱我們推撞保安,可是明明是匯豐主管在無事發生的情況下,命令保安推撞我們,搶我們的器材。記者明明在場目睹。

無線新聞的旁述,指警方嘗試調停,但攝影機拍攝著的,其實只是事件後期有一名觀眾被匯豐某主管推倒在地後,警察拍膊頭想「調停」該名被推倒人士的情緒(這亦是警方唯一的所謂「調停」工作)。而無線新聞竟不報導這名人士被推跌,而馬上在下個鏡頭拍攝保安人員上救護車,指有保安人員報稱受傷。

無線新聞在新聞接近尾部時報導匯豐銀行指稱那兒是私人地方,所以落閘以防同樣事件發生,可是,閘早在他們粗暴推撞我們之前就已落下,而我們一直都在匯豐銀行外的行人路上,落閘與否都與今次放映活動無關。

同時,新聞報導指匯豐銀行發表聲明稱怕發電機危險。此事更是荒謬,因為從頭到尾,沒有任何來自匯豐銀行的人員指稱過任何有關發電機的事宜,而發電機一直都在馬路邊,在整個對我們施行暴力的過程中,沒有任何匯豐銀行的保安人員關心過在遠處的發電機一分一毫,在清場後也無任何保安人員處理過有關發電機的任何事宜。

匯豐的聲明是謊言顯而易見,為何記者全程在場也可以照讀如宜?其實,整個過程記者和攝影記者都在場目睹,到最後無線電視的新聞竟可如此製造「事實」,其程度令人咋舌!到底新聞媒體是誰的媒體?這不是更反證了公共空間作為市民發放資訊的必要性嗎?!


無懼威嚇抹黑 今晚放映將繼續在中環匯豐銀行外進行

對市民,尤其是欠缺資源的市民而言,我們的言論自由的最後防線,是要靠公共空間的自由使用和市民間互相協調而得以維持。社運電影節之所以每年都會在不同的公共空間放映,正正是想持續地保衛巿民對公共空間的使用權。

我們絕對不會屈服於這種金權政治的無恥粗暴干預,我們亦會努力維持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的傳統,繼續發掘可供市民公共使用的公共空間,今晚放映有關以巴問題的影片《怒》和《創生紀》,將繼續在中環匯豐銀行外,準時晚上七點半進行,歡迎所有對該內容有興趣的朋友,以及希望共同維護公共空間的朋友,都前來觀看。

第十屆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籌委會
2012年10月7日
http://smff2012.wordpress.com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