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動物

狗狗齊叫好——記加強規管寵物買賣公眾論壇

廣告

廣告

dog01

(獨媒特約報導)現時香港的法例規定,任何經營動物售賣服務的人士均必須領有由漁護署發出的牌照,但私人寵物飼養人士則不受限制。因為這個漏洞,現今寵物店的狗隻來源大部份是來自「自稱」私人寵物飼養人士,飼養環境參差不齊,時有近乎虐待的繁殖場的新聞,狗隻的健康及福利都未能受法例保障。關注動物權益的朋友多年爭取後,漁農署終建議修訂《公眾衞生(動物及禽鳥)(動物售賣商)規例》(第139B章),包括撤銷私人寵物飼養人士出售動物的牌照豁免權,任何出售自己寵物或其後代都要領牌;把罰款上限由現今的$2,000大幅提高至$100,000;並賦權署長撤銷因違反《防止殘酷對待動物條例》(第169章)中有關殘酷對待及虐待動物的罪行,而被定罪的持牌人的牌照。建議獲普遍支持,不過仍有擔心指部份人或會改以網上銷售或以送禮為名逃過法例監管,動物友善政策關注小組主席二元則認為這是一小步,香港的動物政策仍有待深化。

漁農署一共舉行四場公眾論壇,第二場在10月20日(星期六)下午於屯門大會堂舉行,參加者約有30人,包括動物繁殖業界、獨立義工、動物關注團體,及漁護署代表。各持分者就動物權益,業界憂慮,修訂的灰色地帶提出意見,他們均同意修訂的目的不是去打擊業界的生存空間,而是共同為動物福利尋求雙贏的方案。

獨立義工 : 三方修訂,初犯者刑罰太低

dog02

保育運動人士及動物義工何來女士認為,修訂應該由三方面著手,1) 在供應商方面的規管,應訂立更仔細的規條。2) 獨立發牌認證已絕育的動物,所有非繁殖用途的寵物都要領絕育牌。 3) 寵物購買者及領養者亦要領有牌照證明自己具有相關照顧寵物的認知及有能力提供合適生活環境。

亦有其他獨立義工擔憂即使提高罰款也不能起阻嚇作用,因為最終的判決權是獨立的司法單位,雖則罰款上限提高了,初犯者經判決後的刑罰卻很低,往往一千幾百了事。

關注動物團體 : 規管網上銷售及假領養

「動物友善政策關注小組」則提出其他的買賣渠道,例如網上買賣會否合法化及規管事宜。 賣方亦可透過非法渠道,如假晶片、假領養(例如收取利是和硬性購買過千元的寵物配件如狗繩)出售寵物。小組在論壇上希望看到政府實質改善動物福利,例如限制狗隻每年的繁殖次數和生育年齡,制定被繁殖場遺棄(包括無健康問題而被人道毁滅),及因患病(例如狗瘟)而死亡的狗隻的比例的數字指標,一旦繁殖場的狗隻死亡率超過此例數字,政府應立即吊銷其繁殖場的牌照。

由於第一階段的修訂只應用於狗隻買賣,「 香港兩棲及爬蟲協會」促請當局儘快把修訂推廣至其他動物如貓、兔、兩棲爬蟲及其他動物。

動物繁殖業界: 操守監管,優質服務認證

有動物繁殖業界代表認為,有部份極端的愛護動物人士展示動物受虐圖片,把業界抹黑。他們認為業界也有其難處,在香港經營動物繁殖業務地方不足,不容易提供優質的生活空間予動物,建議署方容許業界租用政府農地經營繁殖業務。

他們又認為業界也非必然與動物福利組織對立,從事繁殖業及寵物美容的邱小姐本身也是愛狗人士。她提議要監管繁殖業的操守,例如打齊三針才可以買賣,亦建議署方可參考先進國家的機構如「美國繁殖者協會(American Kennel Club)」,為服務優良的繁殖商提供優質服務認證,繁殖商亦可利用發獲的優質證書作宣傳之用。發牌的細則要包括每個品種的數量限制,確保繁殖商擁有處理該品種的專業知識。

署方回應 : 循序漸進修例

漁農自然護理署的高級獸醫師瞿文豪及高級農林督察蘇偉明均有列席論壇及回應出席者的問題。漁護署表示將利用龐大的晶片庫,去記錄詳細資料如品種及領養者背景等,有系統地管理每一隻動物的血統、後代等,並將會引入DNA 技術去做辨識。惟因是次修例涉及屬於其他部門的法律事宜,所以將來會以規管形式,把規管引入守則內,而不納於是次諮詢會內發佈。署方願意聽取市民聲音去訂立具體的守則。

執行管制方面,署方會用盡一切方法去打擊非法銷售,例如發牌前後定期登門巡查、放蛇及鼓勵市民舉報,亦會監察繁殖商不尋常的銷售數據以作調查。署方答應會把每年的繁殖次數和生育年齡的規管,引入守則內。所有以利益交換的假領養將一律定性為銷售性質,必須領牌及接受規管。

此階段的諮詢工作還未完成,署方還未能為其他狗隻之外的物種訂下修例時間表,希望各界明白修改法例是循序漸進的。

動物友善政策關注小組主席 : 生命教育才是最佳方案

dog03

論壇完結後,記者相約了「動物友善政策關注小組(Animal Friendly Alliance,簡稱AFA)」的主席 Kevin Cheuk(二元)先生作一個短訪,他認為漁護處可邀請更多持分者參與諮詢,例如邀請司法界人士如律師、檢控官及警方列席諮詢會,了解修訂內容及聽取多方意見,務求執法時對被害的動物及犯事者作出公平的裁決。

對於刑罰太低的判決,漁護署亦要積極翻案再審,並向政府更取更多資源,增加人手巡查及重整架構。他們亦要多作宣傳,鼓勵民間舉報非法銷售個案。他亦十分關注由內陸走私來作銷售用途的狗隻,希望漁護署能與海關合作把關工作。

二元介紹社會上的動物政策主要分兩大範疇 : 動物權益(Animal Rights, 簡稱AR,亦稱動物解放)及動物福利(Animal Welfare, 簡稱AW)。動物權益主義者主張動物享有應有的權利(例如生存權利、生育權利、生活權利、自由權利、流浪權利等)反對將動物當作一般財貨或是為人類效力的工具。動物福利主義僅僅關心動物不受虐待,而不試圖保障動物精神上的權利。

他認為目前香港的動物政策距離AR還有一段距離,甚至單是AW政策亦比不上其他先進國家,由政府架構上的錯配可見一斑。因現時的政策是納入食物及衛生局去管理,這對於動物的一方來說是種壓迫,惟有把動物政策納入環境規劃的範圍,才能建設人類與動物共生的環境。對於是次修例,他只見政府集中部門工作的分工,而不見在整體動物福利上的進展。

最後,二元認為推廣動物權益最根本要由愛的教育做起,喚醒社會對不同生命體的關注。未來AFA會有各種大專聯校活動,作不同的巡迴展覽及講座,並在稍後推廣至中小學,從提倡愛護寵物做起,再伸展至關懷其他野生及圈養動物。畢竟民間團體的資源有限,政府應主動肩負社會教育的重任。目前推廣福利政策只是步向動物解放的一個緩衝點,他希望終有一天,市民及政府會以領養代替繁殖,人類及動物都生活在共融的社區。

編輯:黃俊邦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