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也談蘇格蘭公投(上)-大英的氣度,中共的虛怯

廣告

廣告

(原載於:http://hkwolfslayer.blogspot.hk/2012/10/blog-post_25.html

十月十五日英國發生了一件世界矚目的大事,首相金馬倫(主流媒體稱卡梅倫,筆者較喜歡以往港英年代的譯法)同意舉行公投,決定蘇格蘭會否脫離英國尋求獨立。或許「獨立」一詞政治敏感,除了少數網民熱烈討論外,本地傳媒普遍冷處理。中共向來對「港獨」二字極為敏感,對於反國教運動、反東北融合,以及一切推崇本土政治的論述,一律視之為分裂祖國、鼓吹獨立的敵對份子,故有近日陳佐洱又走出來高調說甚麼「嚴正應對港獨勢力」。

金馬倫的大國氣度

金馬倫跟蘇格蘭首席大臣簽署協議,讓蘇格蘭於2014年舉行獨立公投。首相這場政治豪賭的勝負暫時未知,但他一句"I always wanted to show respect to the people of Scotland - they voted for a party that wanted to have a referendum”,將蘇格蘭前途交由其人民自行決定,已經贏盡掌聲和聲望。英格蘭和蘇格蘭原本是兩個獨立王國,曾經長期敵對,直至蘇格蘭國王詹姆士六世兼任英王,1707年兩國通過《聯合法案》,才成為大不列顛王國。蘇格蘭獨立運動後來在七十年代興起,2007年蘇格蘭民族黨擊敗工黨成為蘇格蘭第一大黨,直接衍生了今次的公投。由於蘇格蘭獨立後有喪失歐盟身份的隱憂,又要獨自面對債務及其他經濟危機,遂有論者指出金馬倫此舉經過精密計算,勝券在握。然而,政治本身就充滿計算,關鍵是英國容許一地人民用投票這文明方式,決定自己土地的去向,單單這份大國自信和氣度,就已經教人讚嘆。至少西班牙政府對加泰隆尼亞就沒有如此胸襟,至於中共政府對於藏疆台獨立的抓狂,就更加是黃腫腳,不消提了。

逼出來的港獨?

在中港矛盾和赤化陰影下,香港人本土意識越見加強,更重視捍衛自治權、保護本地人的利益,但這股本土政治力量卻被左派日夜抹黑為英美走狗,搞港獨、搞「去中國化」等。根據筆者觀察,「香港自治運動」一類本土派人士均非鼓吹港獨,他們不過是要求中共按基本法規定,嚴守憲制規範,完全符合憲法及聯合聲明的政治設計,真正的港獨支持者實在非常有限。將來的事情當然沒人說得定,但起碼到目前為止,港獨主張絕非政壇和社會主流。正如筆者在《由龍獅旗引發的思考-本土意識的論述》一文中所說,將中共趕回深圳河以北,不是甚麼「去中國化」,維持status quo 而已,「去中國化」根本是一個偽命題。

相信大家還記載當年中英談判期間,「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五十年不變」是中共信誓旦旦的莊嚴承諾,香港對內政及部份涉外事務享有自主權是白紙黑字寫進基本法的,鄧小平自己提出回歸只是「換一面旗、換一支軍隊」的。怎麼九七主權一移交,甚麼人大釋法、廿三條、否決普選、西環治港、洗腦教育就排山倒海般湧來,說好的港人治港呢?還有一大堆雙非自由行陸客炒家,吞併東北、深港同城,說好的高度自治呢?中共向七百萬人設了個天大騙局,自己撕毀了承諾,還要指責愛護香港的市民抗共反中,不是太荒謬了嗎?今日中共的壓逼摧生新一代的本土政治,日後逼害越來越嚴重的時候,就難保港人不會以更激的主張還擊。香港獨立運動,即使今日有,或者將來有,也會像論者顏昌海所說,都是中共逼出來的。

中共政權的虛怯

中共那麼怕香港獨立,說穿了就是虛怯,或者他們最愛說的「底氣不足」。假如它有大英的自信和胸襟,堅信人民站在自己一方,放手由他們決定自己土地的前途,又豈會嘮嘮叨叨,日夜在左報疲勞轟炸,講甚麼嚴防「去中國化」、警惕港獨勢力云云?因為他們好清楚,無論是講民主自由、法治人權這些形而上的價值,還是公民質素、文化水平、廉潔奉公這些基本事物,香港比大陸不知高出千倍萬倍。要不大陸香港化,要不河水不犯井水,但要香港淪為大陸模樣,港人寧願獨立,人是崇尚文明,不會向野蠻倒退的,這點你知我知,中共也知,唯獨其治下強國人民懵然不知。也難怪他們的,沒有歷史學識,又缺公民素養,受大一統意識及民族狂熱洗腦,自治和獨立當然是十惡不赦。大一統思想如何荼毒國人心智,他們又如何被民族主義沖昏頭腦,用上個世代的思維看待廿一世紀的事物,國人對獨立主張的困惑,下集撰文再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