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我們在天上的奧巴馬

我們在天上的奧巴馬
廣告

廣告

記得多年前在大學的一節課上,老師以圖表和統計數字向我們說明當前世界的各種矛盾,讓一直以為世界只會穏步向前發展的我大驚不已。非洲很多國家在1990年代的經濟發展遠遠不及之前的1960/70年代(在1965年,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國內人均生產總值是發展中國家平均值的60%,在1990年,這數字下跌至35%);在1990年代末至2000年代末號稱全球經濟繁榮的十年間,高消費群體一直是少數,三餐不繼的人不但沒有減少,還有上升的趨勢;美國軍事霸權自冷戰結束後有增無減,軍費開支遠超全世界其它國家的總和,在世界各國有過千個軍事基地;《紐約時報》在2009年3月2日報導[1],美國在2008年,每31個成年人之中便有1人,共730萬人,處於監禁、假釋或緩刑等人身自由被國家剝奪和限制的狀態,其中黑人和拉丁裔佔大多數,是全世界首屈一指的監獄大國;財富越來越集中在富裕階層,一般受薪勞動者的工資在過去十年都沒有怎樣增長。當時英美聯軍,以9/11和僞造的「大規模殺傷力武器」為藉口,侵佔阿富汗和伊拉克,並血腥鎮壓當地人民的反抗。

奧巴馬「救世主」?
這些嚇人的事實,老師從容不迫的一一道來,這本不是什麼「天下奇聞」,但對於缺乏這些「常識」的人來說,還是挺震撼的。不過,老師認為這樣惡劣的局勢有可能被扭轉,因為奧巴馬很可能會勝出2008年的美國總統大選,成為美國首位非白人的總統。記得那時候,很多人對被喻為「正義的化身」、提倡「民主自由公義美國夢」等「核心價值」的奧巴馬寄予厚望,認為他可以改變喬治布殊的「瘋狂」外交政策,將美國拉回「正軌」,克服經濟蕭條、實踐人道外交、減少霸道殺戮。奧巴馬成功當選後,世界各地有不少人慶祝,以為這是一個新紀元的誔生,更有人把他視為「救世主」──The One。

四年過去,我仍然不忘記那堂課給我的驚嚇和失望──課堂上指出的世界問題,很明顯不只是個人的決策失誤,而是制度積累下來的問題。布殊政府的赤裸霸權思維、無視其它列強意願的強勢做法,在侵佔伊拉克、阿富汗一事上也許遭人詬病,但其實和美國鞏固世界霸權的根本國策並沒有衝突。如果當時在野的民主黨是真的反對美國入侵伊拉克,大可在他們佔多數的參議院否決出兵伊拉克的議案。事實上,民主黨領導層和不少國會議員都贊成開戰──這個重要的事實卻被民主黨的支持者,包括一些反戰的左翼人士,以「民主黨内部有反戰力量」等理由而輕輕帶過。

「布殊主義」(The Bush Doctrine)與無人機攻擊(Drone Attacks)
有人指布殊的外交政策是「瘋狂的」、「有違美國常規的」,因為布殊政府在2002年9月發表的《國家安全戰略》(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中表明,美國有權在任何時候、任何地點、不受制於任何國際公約,發動先發制人的攻擊(preemptive attack);這旨在確保美國在全球的軍事霸權,阻止任何有可能的挑戰者(“to dissuade potential adversaries from pursuing a military build-up in hope of surpassing, or equalling, the power of the United States”)。如此露骨而專橫的霸權政策,確實令人冒汗。

可是,「救世主」奧巴馬,在過去四年改變了多少前任的「瘋狂」外交政策呢?

奧巴馬給人的形象,和布殊相比大概沒有那麼「好戰」,但他作為美國的三軍司令,仍然繼續指揮美軍侵略世界各地,比方說,被大肆宣揚的「撤出伊拉克」的政策,正正就是為了配合美軍增兵阿富汗和將全球美軍重心轉移至亞太地區的戰略。在殺害平民的戰爭犯罪方面,奧巴馬和布殊並無區別。在奧巴馬上任前的五年期間,美國對巴基斯坦發動了44次的無人機轟炸[2],而他上任之後,轟炸次數已急升至超過 250次,攻擊目標更擴至阿富汗、也門和索馬里等國家。

這種不宣而戰、濫殺平民的戰爭犯罪行為,不正正就是上述布殊《國家安全戰略》的體現嗎?在奧巴馬刺殺名單( ”Kill list”)上的人,都是「合法的」謀殺目標,可以在沒有預警、審訊之下「被幹掉」。這個名單當然是國家高度機密,更加沒有經過任何國際審查,被殺和在刺殺行動中被誤殺的人的基本人權、法律保障等等,對從政前為法律教授的、第一次當選前曾宣稱會解決關塔那摩集中營問題的奧巴馬來說,連「商榷」的資格也沒有。連一直參與美國「反恐戰爭」的巴基斯坦當局也公佈,已有超過二千名平民、甚至一些政府軍士兵被美軍無人機炸死,這種大量殺害「盟國」軍民的殘暴而荒誕的行爲,激起了巴基斯坦多數人民的公憤。

這等嚴重侵犯人權、其他國家主權的行徑,美國主流傳媒鮮有報導,有些國民即使知道了,也認為「國家安全」至上,實在無傷大雅。然而,這種隨心所欲誅殺「敵人」,雖然可以製造美國天下無敵的幻覺(例如擊斃本拉登時的舉國慶祝),但絕不能改變世界上大多數人的反感,甚至製造美國當局宣稱要如此消滅的「反美思想」。然而,美國統治者樂於利用他們手上的軍事優勢:中央情報局要求擴大無人轟炸機的編制和攻擊目標[3],要「消滅」他們自己武裝起來的利比亞聖戰武裝!

奧巴馬下的「國家安全」
奧巴馬除了在外交上繼續實行「布殊主義」,在國內亦以國家安全為名,繼續強權政策。他不僅沒有履行承諾關閉關塔那摩灣(Guantanamo Bay)監獄,更加動用國家安全法大規模擴大對國民的秘密監視[4],將更多的政府檔案列為機密不予公開。涉嫌將美國政府機密外交檔案交給維基解密(Wikileak),令美國政府隠藏的美軍戰爭犯罪證據公諸於世的陸軍上等兵曼寧(Bradley Manning),自2010年被捕至今,一直被單獨囚禁,不予保釋。曼寧被囚期間屢受虐待[5],不時被脫光衣服之餘,和外界溝通的機會更被嚴重限制。曼寧被控的「通敵叛國罪」(aiding the enemy)[6],最高刑罰是死刑。由此可見,當美國侵犯人權、殺人滅國的罪證被泄露之時,為了懲罰涉嫌「賣國」的「重犯」,美國公民據說是天賦的各種法律權利,都可以在「國家安全」的名義下通通剝奪。

「進步人士」的邏輯
對於曾經寄望奧巴馬能帶來新景象、又再繼續支持奧巴馬連任的人,這些事實究竟有多重要?奧巴馬完全繼承,甚至過之而無不及的實行「布殊主義」。有不少自稱進步人士仍然支持奧巴馬,認為奧巴馬怎樣都比共和黨的候選人羅姆尼好,他們不僅為奧巴馬在第二次電視辯論中的「回勇」表現感欣慰,更指在形勢危急關頭仍大說奧巴馬不是的人,實質上是支持羅姆尼。不過,這些「進步人士」究竟在支持些什麼?是奧巴馬據說的進步取向嗎?

事實上,奧巴馬上任以來基本上完全背棄了在選舉期間向中下階層所作出的承諾,包括提高最低工資、放寬工會組織自由、減輕中小企業和自住業主的破產負擔、扭轉布殊時期增強的司法機關監控限制人民自由的惡法、促進美國對外政策的和平發展,等等。不但如此,奧巴馬更藉著「救市」方案,不但用勞動階層的稅款為投機破產的金融資本埋單,還使後者的營利暴漲,為不少人稱道的所謂醫療保險改革,除了迫使人民購買保險之外,並沒有解決美國醫療企業和保險界謀取暴利的根本問題。奧巴馬不是別的,正正就是一個「進步人士」們宣稱必須反對的「保守派」總統。當然,奧巴馬是據說進步的民主黨的候選人,怎可以同布殊和共和黨相題並論?這種「進步人士」的「進步邏輯」,是維持美國現狀和世界霸權必不可少的力量。

有人說,要「體諒」奧巴馬的處境,奧巴馬就像被「扣上手銬」一樣,不得不繼承了一個世界霸權,他在可能的範圍內已做得很不錯。我想,這大概就是奧巴馬的魅力所在──他正正在管理、擴大、推廣這個以剝削勞苦大眾為基礎、蔑視人權、霸凌世界的帝國主義強權,但很多「進步人士」仍要為他和這個制度辯護,說大家不是「誤解」,就是想多了。其實這不是「誤解」或「想多了」的問題,而是有人一方面要我們無視真實的美國及其民主制度,另一方面,卻硬要大家相信這個制度不但是「最不壞的」,它的三軍統帥和行政長官奧巴馬,還是天上天下唯一的選擇。

(此文轉載自2012年11月5日《澳門日報》視野版:http://www.macaodaily.com/html/2012-11/05/content_747767.htm)

[1] http://www.nytimes.com/2009/03/03/us/03prison.html?_r=0
[2] http://www.guardian.co.uk/world/2012/jun/02/drone-wars-secrecy-barack-obama
[3] http://warincontext.org/2012/10/18/cia-seeks-major-expansion-of-drone-fl...
[4] http://www.guardian.co.uk/world/2012/jun/02/drone-wars-secrecy-barack-obama
[5] http://www.guardian.co.uk/world/2012/jul/29/bradley-manning-torturous-ho...
[6] http://www.guardian.co.uk/world/2012/jul/16/bradley-manning-aiding-the-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