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別以希臘退休金太優厚來嚇人

別以希臘退休金太優厚來嚇人
廣告

廣告

大部份香港人一聽到「全民退休保障」,就會想到「大鑊飯」,「全民派錢」會打消人們儲蓄意欲,依賴福利。然後,總會想到希臘民眾上街,抗議政府加稅,減少退休金和失業救濟等開源節流措施。這是福利主義的惡果。

這種解釋無疑過份簡化希臘政治經濟危機的因果關係。危機爆發,是多種國外和國內因素互相扣連。筆者並非有獨到見解,只從不同的評論和研究文章歸納一些原因。

Debt

圖一:希臘國債和歐盟27國國債佔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比例(2000至2011年,歐羅)綠色:歐盟27國 藍色:希臘
圖片來源:Eurostat,2012

先說國內因素。最重要的一個是希臘根深蒂固的政治主從關係(patron-client relationship)。縱使希臘有著數千年的歷史,這個國家經歷大大小小的整合和分離,是多民族國家,也有城鄉之別。1974年,獨裁政權終結,中央政府之後選擇投放大量資源到地方,確保維持體制,同時保證統治階層能夠延續。其中一個策略是擴大公共部門,讓更多人當政府工,又擴大福利開支(縱使未追得上北歐國家,因為部分留給家庭承擔),但又不大幅增加富人和企業稅收,並且容忍大量逃稅,結果就向外借款。有評論指過往二三十年的希臘國民,在選舉時不以意識型態或/和階級投票給政黨,而是政黨有多大能力和意願提供主從關係,即跟政府有關的利益,取決於個人或家庭的連繫。撇除今年,泛希臘社會運動黨和新民主黨長期共佔去七成以上的選票。

然後簡述國外因素。希臘加入歐元區是主要原因。加入初期,受惠於歐羅良好的信貸評級,希臘容易發債,而2004年雅典奧運,國家又再借錢。然而,始終希臘的競爭力較德國等成員國低,不能以出口貿易減少國家赤字,加上國家失去自主財政能力,不能自行貶值貨幣,財赤問題就一直惡化。直至金融海嘯,其他國家紛紛「關水喉」,不願借錢,以致希臘缺乏資金。

retirement_age

圖二:希臘的退休年齡跟歐洲其他國家的相若。
圖片來源:Dimitri A. Sotiropoulos,2012

真的跟福利,尤其是退休金制度沒有關係?有學者批評希臘改革前的退休金制度,未能達致世代間和同代的資源再分配,而制度也對專業人士、公營部門僱員、固定職業人士有利得多。經濟合作及發展組織(OECD)去年的報告指出,希臘退休人士可以領回最後工作薪金的95.7%,比歐盟27國的62.9%的高。另外,在2007年,希臘的退休金開支佔政府開支的26.3%,比OECD的16.5%為高。

2010年,希臘政府改革退休金制度,配合緊縮開支,包括整合不同退休金計劃,減少退休金額,例如減少金額,向退休金徵稅,減少政府退休金開支,下調提早退休人士的退休金等。最大的轉變是計算方法。由2015年起,政府固定每月發放基本金額,其餘的就根據國民參與社會保險年期,工作年期總收入不平均,以及回報率(accrual rates)計算,即由供款決定。這有別於過往幾乎全由政府支付,以及只計算退休前五年收入的方法。改革目的,是減少政府在退休金的開支,增加退休年齡國民繼續工作誘因(縱使希臘人平均退休年齡並非過早),以及拉近不同社會階層在退休金受益的差異。

然後,是政府為了爭取歐盟注資救國,嚴格限制政府開支。剛在十月,國會通過公共資產私有化,減少公共部門開支,削福利和退休金,以換取國際貨幣基金會,歐盟和歐洲中央銀行未來兩年共115億歐羅貸款。這還未計算之前過百億歐羅的貸款。然後,是民眾不滿把金融海嘯的責任推在他們身上,批評財政緊縮措施是政府不向人民負責任,也即是破壞主從關係。

筆者只是初步了解希臘債務危機的起因,也相信上文只是眾多原因一部份。篇幅所限,有太多嚇人的情節只能跳過,例如希臘為了加入歐盟,竟然造假,把入歐盟前三年的財赤佔GDP比例修改至3%以下。再者,筆者不願跳進一些很難有答案的討論,例如希臘人每周工作時數跟工作效率是否相關。本文強調的,是希臘政府和人民深知國家債務越來越多,而政府不會有足夠財政能力滿足人民(包括退休金),但希臘進入歐盟,令國家容易伸手取得貸款應付財政,間接減低政府和政黨改革經濟的迫切性,也維持了劣質的政治主從關係。國家至今仍然相當依賴旅遊業和造船業──兩項極受外圍經濟影響的行業。即使是農業,人們也把生產收益,購買樓房汽車,而非改善產品質素。

希臘的福利開支還不夠北歐的優厚,而退休金制度演變至此,是政府籠絡公務員和專業人士,形成主從關係的結果。香港政府的債務甚少,財政充裕,而民間提議的全民養老金制度,並不會優待個別行業僱員,而且包含僱主僱員供款,並非全由稅收支出。讀者可以質疑全民養老金的供款能否延續,而且可以舉出其他國家和地區例子的問題,警惕香港不要重轁覆徹,但請不要以「希臘龐大的退休金開支拖垮了國家財政」這個極度片面的說法來嚇怕大眾。

主題圖片來源:0neiros/cc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