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打不死、揼唔爛——獨媒八周年

廣告

廣告

L1

在這個「河蟹」橫行的年代,不要說是民間獨立經營的媒體,就算本來資本雄厚、人材濟濟的媒體機構,真是話死就死。

「打不死、揼唔爛」這八周年口號,可說是帶有阿Q式的自嘲,獨媒辦公室的電腦真的被揼爛了幾台。但自嘲的另一面,是我們堅持了八年仍然「死唔去」的「體質」,以及周星馳少林足球裡鐵頭功與金剛腿那「打不死」的執著。

「死唔去」的機構體質

「死唔去」全靠一批任勞任怨,出錢出力的職員、執委、編輯、記者、網站專欄作者、成員,以及近200位每月以自動轉賬的方法小額捐款的支持者,他們把本來花在報章雜誌的費用捐給了獨媒,使獨媒相較其他民間媒體有相對健壯的「體格」。

一個讀者群由後金融風暴高學歷但收入低的「新貧友」所構成的平台,因為這些不同形式的微小的貢獻,把獨媒的日常開支降至最低:目前三位職員連租金燈油火臘、保險、倡議、實習記者車船津貼、活動經費等等,每個月平均才六萬多,但我們不論在網站的內容出產,還是倡議及公民社會的參與,較很多具規模的民間組織更多更廣。

可是,我們仍然面對一個「入不敷支」的狀態,每月小額捐款加起來才兩萬多,其餘的要靠個人不定期的捐款及向本地和海外申請項目經費去填補,使組織處於一個外強中乾的狀態,很難去開拓新領域(如媒體教育及培訓、多媒體整合等),搞不好可能會突然暴斃。

艱苦經營的八年

自2004年獨媒成立以來,民間媒體執笠的狀況並不鮮見,這是由於大部份民間媒體都依賴義工運作,沒有經濟收入,日常的營運有點像興趣小組,當義工流失或內部出現爭拗,便無以為繼。例如,與獨媒差不多同時期推出的「香港人民廣播電台」,也是因為內部爭拗而結束。

事實上,獨媒在過去幾年,也經歷過一連串大大小小的危機。譬如說在2006/07年就因為過度投入天星皇后的運動,編輯和民間記者變成了運動核心,義工流失,網站缺乏其他內容,變成了運動的戰訊。再加上組織疏於管理、伺服器天天死機、捐款大跌以至無法支持唯一的職員開支。後來,核心成員以研究經費作補貼,出錢出力的花了近兩年時間重整隊伍,搞工作坊招募新的記者、轉內容管理系統、搬伺服器、建立好社團的行政系統、成立較穩定的編輯、特約記者團隊,為網站內容重定方向。

2009年終於能重新聘用一名全職去處理行政工作。但干擾機構的事,不時彈出。去年網站登記公司惹上「誹謗」官非,因法庭不批准公司董事自辯,在缺席判缺下,被判罰十萬,連同對家律師費一共四十萬。今年年中,遇上社團辦公室被襲,職員雖然在面書上拍著心口說「打不死」,但當下獨媒上下真的很擔心核心成員的安危,畢竟媒體人被砍事件並不鮮見。

走出「死死生生」、汰弱留強的循環

除了上面說的突發狀況,當商業和主流媒體紛紛進入互聯網和社交媒體後,相對小眾的民間媒體,變得越來越邊緣化。面書的壟斷,把討論的平台從分散的網站搬到一個個的社交圈。民間媒體在議題倡議等工作,又面對一個新局面,較悲觀的更認為新媒體會步傳統媒體的後塵,走向大吃小的新壟斷格局。

面對著不斷轉變的資訊科技,以及新的商業力量進場,「死死生生」變成民間媒體的常態。然而,若要成為獨立、為弱勢者發聲的平台,並不願充當粉飾商業媒體壟斷的多元媒體生態花瓶,民間媒體不能跌進這「死死生生」、汰弱留強循環,而要在組織和經營模式中,建立「打不死」的根基,以及農村包圍城市式的小媒體共生結連。

我們要讓市民大眾要明白,言論、新聞與資訊自由不是那麼理所當然的,鼓勵他們去支持民間媒體生產對社會有意義的新聞與資訊,成為獨立的資訊樞紐,以維護自由的空間。

自由有價

由於互聯網的新聞與資訊看似隨手可得,大家往往選擇相信網上的內容理應免費,同時,大家卻心裡明白世界上沒有免費午餐這回事,所有交易都是等價的。免費資訊背後,是政治與金錢交易的權術,香港80﹪以上主流媒體老闆身兼人大政協的職務,又豈會是偶然?

媒體的洗腦效用,大概比國民教育課程更廣更深。從這個角度去思考,大家是否願意每月多花一二百元,去支持香港民間媒體發展,抗衡及沖淡洗腦效應?

獨媒的周年紀念日定在11月11日,是以「1」作為獨立的喻意。然而,成立八年以來,只在2007年搞過三周年的活動。之後,因為要面對大大小小的危機,核心成員均心有餘而力不足,多年以來沒有搞周年聚會,亦沒有好好整理和分享組織經驗。

民間媒體高峰會

今年希望借八周年為獨媒建立一個「打不死」的根基和體質,希望大家能參與獨立媒體(香港)的月捐計畫,每月一、二百,支持網站營運及社團活動,我們未來將更系統地整理資料和製造議題,監察政府,為市民大眾生產抗爭的彈藥。(即使不認同獨媒,亦希望大家能選擇一個自己喜歡的民間媒體,給予經濟上的支持。)

除了八周年籌款宣傳外,我們稍後會於網站出版系列談獨媒社群參與和組織經驗文章,希望有助同行者發展經營模式,而重頭戲將會是12月15日舉行的「民間媒體高峰會」,我們將邀請不同類型的新媒體組織者談他們在經營時面對的問題,並會以 barcamp 的形式分組討論民間媒體共同關心的議題,如版權、壯大網絡社群、「打不死」的策略分享、豐富網上內容等等(部份題目會由參與者即場提出)。

要做到真正的「打不死」,全憑每一個人不同形式的貢獻與支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