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也談蘇格蘭公投(下)-國人的困惑

廣告

廣告

(原載於:http://hkwolfslayer.blogspot.hk/2012/11/blog-post_16.html

今年的確是分離主義特別旺盛的一年,除了蘇格蘭外,包括西班牙加泰隆尼亞在內的多個地區,要求獨立的聲音此起彼落,就連美國都出現規模不等的獨立請願。獨立運動在許多民族主義者眼中,尤其是大一統意識上腦的中國人看來,從來都是十惡不赦。但筆者始終相信,一地人民對自己土地之自決權,應該凌駕於甚麼民族大義、領土完整之上。

獨立運動與自決權
一般而言,獨立運動最強而有力的理據都是「自決權」(right to self-determination),自決權受到《聯合國憲章》、《世界人權宣言》和兩份國際人權公約保障,但基於政治現實和法理問題,各地的獨立運動大多舉步維艱。然而,作為一個自由主義者,筆者認為人民對自己所處土地的自決權必須受到尊重,亦凌駕於國家主權、民族主義和領土完整之上。我們相信,人生而自由獨立,擁有個體意志及理性,有選擇以何種方法生存的權利。古往今來部落、社群、王國、民族國家,都是每名個體基於功利考量的契合,因此,國家本身就是一種偶然的結合,而非必然的存在。這點在現代憲政國家尤其明顯,如果說國家是個體的拼合,憲法就等同貫注了公民共同意志(general will)的契約。故此,國家由個體組成,每一個構成體有權加入,當然亦有權退出。一地居民要退出某國,重組一個屬於自己的國家實體,又有何不可?

國人何以困惑:大一統意識和大漢族主義
當然這是一個非常理想化的論述,但對於中國人來說,要接受這套理論著實非常艱難。他們在傳統大一統意識和現代民族主義的雙重夾擊下,對於國家統一和領土完整有一份異常的執著。中國人的大一統思想由漢代大儒董仲舒發揚光大,此後歷代皇朝的君王將相,無不以「統一天下」為理想,這份大一統情意結甚至在我們的中史教科書都是到處可聞。雖然古代中國未至於有「分裂祖國」的荒誕罪名,或者極度狂熱的民族主義,但一般來說他們接受的教育都是以大一統思想為本,意識上總是傾向統一的。

至於民族主義,所謂「工人無祖國」,共產黨本來是不受這套的,但文革後共產主義破產,中共唯有祭出愛國主義的大幡,以維繫其統治,由是中共才會視藏疆台獨立為十惡不赦。政權洗腦下,中國人對於分離勢力咬牙切齒。對於自治或獨立,他們總是很困惑,常問:「大家都是一家人,血濃於水,幹嘛要分裂祖國呢?」他們民族情緒的背後,還添上幾分大漢族的優越感。歷代華夏文明自命高人一等,將其餘周邊民族貶為蠻夷戎狄,譬如說秦皇漢武的南征北伐,根本是一種武裝殖民,卻在中史書中被描繪成甚麼豐功偉業,大漢族主義跟這種自我中心的思想跟本一脈相承。中國人經常掛在嘴邊的「中華民族」,說到底不過是以漢族為中心、少數民族為其附庸而已,心底裡就是瞧你不起,將你們甚麼西藏新疆視為漢人殖民地,又豈會讓藏人疆人真正自治?更遑論獨立建國了。

近日港獨之說甚囂塵土,其實只是一幫地方小官搞得香港一塌糊塗,胡亂堆砌出來向北京交代的藉口而己。十五年來弄得民不聊生,以致眷戀前朝情緒沸揚,就好應檢討自身,而非諉過於人。正如上述,個人自由凌駕於民族大義,既然國家無義,你就很難怪國民無情。

圖為編輯所加,來源:香港城邦自治運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