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文藝

廣州告急!

廣告

廣告

近來常說,香港受到嚴重的大陸化威脅,香港人漸被邊緣,廣東話亦將勢危。到廣州走一圈,回來,驚醒。作為廣東文化起源的廣州,直接面對中原文化的統戰,廣州比我們的情況更無奈、更堪虞。今日的廣州,明日的香港,當中有幾多隱喻?

話說日前,我跟幾個香港朋友上廣州,深入所謂廣東文化的重心。在深圳排隊買廣深和諧號車票時,我們在討論窗口的票務員是說廣東話還是普通話。排到了,開估了,她開口是廣東話,確實有一種親切的感覺。她問我們要買幾點的車,我們問有沒有去廣州站,而非廣州東時,她轉台了!以普通話連珠發炮似的說,大概意思是開往廣州站的動車要四十五分鐘之後才到,叫我們買去廣州東的。有說,深圳是全國最多外省民工的地方,廣東話行不通,也許是我們剛巧遇上外省人吧?

行程繼續,在和諧號上,乘客都很沉默。車上廣播聽得特別清楚,我說那粵語廣播的聲線特別好聽,大家都認為香港人的粵語懶音多,反而廣州人說廣東話更字正腔圓。正當我們津津樂道之際,列車不幸遇上嚴重誤點,車上職員行過,即有乘客拉著他來問個究竟。大家對答如流的,都是普通話。一路上,嘰嚦咕路說廣東話的,居然只有我們幾個港燦。我看著那些簡體字站牌,坐在從我家出發不出一小時的車上,不禁問:我在哪裡?

到廣州,沿路是有聽到廣東話,可是廣普的使用比例卻是我想像以外。即便是說的是廣東話,寫的卻是簡體字,那種既遠且近的曖昧感覺,令人無法言喻。畢竟廣州外來打工的人還多,像我當地朋友的辦公室裡,就只有他和大老闆是廣東人,其餘都是外省來的,日常工作以普通話作為溝通語言。我們到大型茶樓點餐,服務員也是說普通話的,我們以廣東話回應可以說是完全答不上。首先是我們聽不懂他們的普通話,而他們也聽不太明白全部廣東話的字詞。就算我們是客人,他們也從來沒有想過要讓你。「文明語」企硬,廣東話又再一次「衰硬」,折服於普通話的淫威之下。

(網絡圖片)

這麼一天的廣州體驗,我開始明白當天大學生運動會之前,廣州政府大力推普,建議廣州電視台的財經和新聞頻道,主要報道語言幅由廣東話改為普通話時,廣州人的反應會如此激烈的原因。為甚麼說文明語就是要用普通話?廣東話有甚麼不文明之處?你說在跨省市溝通的場合,用普通話也無可厚非。在廣州市內說廣東話,就像入鄉隨俗一樣,有甚麼橫蠻無理?在日常生活層面上,為甚麼就不能容許一點地區差異性存在呢?就像台灣官方是說國語,可是電視、電影,大家還是有台語的選擇。母語是台語,或者是原住民語的,在基礎教育中也有輔助的學習配套。更何況粵語?以使用人口來說,它是世界第五大語言,實在是沒有理由去推翻這種語言存在的價值。豎立一種語言的霸權,以一種語言取代另一種語言,又「文明」在哪裡呢?

當日撐粵語行動,我還未覺察到廣東話在廣州原來已經被摧殘得如此七零八落。當一種語言在其發源地也保不住地位,使用的人口越來越少時,除了花果凋零,大概已經沒有更貼切的形容詞了。

話說回來,香港近日也鬧出很多關於大陸化,甚或其赤化的恐慌,現在想起來,廣州的情況比我們更嚴峻。他們是大陸的其中一個市,名份上比特別行政區更沒例外的彈性,面對中央政令更沒有反抗的餘地。廣東的學校早以普通話作為教學語言,年輕一代都是用普通話比較多,當然廣普夾雜(一如香港的中英夾雜)的人也不少。重點是,當地的外省人流比香港更大,那種「溝淡水」的效應自然要比我們的來得直接而要命。要是我們為本土文化打出告急牌,那麼廣州該怎麼辦呢?

出路,或者可以參考新加坡(詳見:Lost in translation)?

(原文發佈於吉暝水之部落格:http://movingfromhere2there.blogspot.hk/2012/11/blog-post_16.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