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

駕院涉打壓工會,前導師絕食抗議

廣告

廣告

image_1358849136970848

(獨媒特約報導)兩名早前被香港駕駛學院解僱的資深教車導師馬偉雄、何德明,以及「駕駛學院駕駛教師關注組」負責人練國,由昨日下午三時起於灣仔運輸署總部絕食至今超過一日,抗議香港駕駛學院早前無理解僱兩名導師。他們亦曾於一月十一日發起堵塞行動,封鎖駕院位於元朗的出入口近兩小時。其中一名導師馬偉雄指駕院為打壓工會成立而解僱二人。三人希望被解僱的導師能無條件復職、駕院停止打壓工會及剝削員工福利,亦希望政府改善現有教車導師牌發牌制度。根據香港的《僱傭條例》防止歧視職工會條款,工人有組織工會的權利,2001年國泰解僱49名機師,便被法庭裁定為歧視工會。

明目張膽打壓工會
馬偉雄自去年十月籌組工會,駕院已開始留意參加籌組工會的員工,並曾於不同場合,例如與同事的會議中表示員工若參與工會運動,便會發警告信、甚至解僱。本月十日,馬偉雄及另一名導師何德明在與學員進行駕駛練習期間被駕院解僱並要求立即收拾物品離開,駕院並沒有解釋解僱二人的理由。二人均為籌組工會的積極份子,馬偉雄更是工會註冊員工的其中一人。由於法例規定成立工會須由七名註冊員工成為理事,馬偉雄被辭退後工會未能暫成功籌組。馬偉雄指出,在解僱事件發生之前,本有90多位同事願意加入工會,但現時大多數導師如今為保工作,已表示不會參與。除了直接打壓及製造「白色恐怖」外,駕院更以利誘,以一萬元花紅及分化員工,阻止員工參與工會運動。

「駕院牌」怪胎,導師失議價力
在二人被解僱前,駕院獲運輸署新近批出40個駕駛學院導師牌。駕院過往亦曾於獲得新批出的導師牌後,解僱較高薪的資深導師而改聘廉薪新導師以壓低成本。駕院2003年裁員行動中裁了50多人,當中被裁的多是月薪約一萬五千元的資深導師,而獲聘的是月薪七千五百元的新導師。此外,運輸署訂立的教車導師牌照制度令駕院更易剝削導師福利。駕駛學院的導師所持的為學院牌,只能在學院執教,不能私人執教,故被解僱或離開學院即等同不能工作。由於現行制度使導師議價能力低,導師一直被剝削。以馬偉雄及何德明為例,馬偉雄入職16年,入職與離職時薪金分別為9,693元及11,563元,多年來只加了1,870元,每年平均加薪1.2﹪;而任職23年的何德明離職時薪金只有12,455元。由於薪金福利低,很多教車導師為生計要每天工作十多小時,使他們的工作量與回報不成比例。面對這些剝削,很多導師只有無奈妥協。

自2000年起,運輸署把教車導師牌改為雙軌制,分為學院駕駛教師執照及私人駕駛教師執照,兩者不能互通,假如持學院牌的導師離開學院,學院牌便不能當作私人牌作私人教車。絕食的三位前駕院導師希望政府能統一發牌制度,停止再發出學院駕駛教師執照及把現時學院駕駛教師執照轉為私人駕駛教師執照。

馬偉雄指立法會議員湯家驊、何俊仁及李卓人有為他們提供協助,但現時他們的訴求仍未有進展。被問及發起絕食的原因時,馬偉雄說「俾人炒我都預咗,但我希望可以為同事爭取到,例如運輸署俾個(私人導師)牌我哋。亦希望公司停止打壓我地,我做咗呢個行動可以令公司做呢個動作(派花紅),希望可以幫到同事。」

政府曾以政策優惠駕院
駕院在1983年成立,與政府及運輸署關係相當密切,駕院是全港首家獲政府獨家認可的訓練學校。旗下四間學校是運輸署的「指定駕駛學校」,由運輸署監管。根據立法會2011年的會議紀錄,政府解釋實行雙軌制的原因,是要「鼓勵在公用道路以外場地提供駕駛訓練」的駕駛學校。過往亦曾有批評運輸署偏幫駕院的聲音。如2006年立法會的交通事務委員會上,駕駛導師權益關注組主席張新平先生指駕院「容許其駕駛學員在等候教師期間讓作訓練用途的車輛的引擎空轉。」早於1994年,時任立法局議員的劉千石亦曾就駕院的問題提問,從紀錄中可見,當年報考駕院確能獲得更多優惠,當年運輸司表示駕院學員排期考試須174日,私人學員則為218日。當年駕院的收費亦較私人為高,駕院一小時為170至185元,私人則為120元。在安排考試路線上,駕院學員亦會獲得安排上的優惠。

其他相關報導:社會主義行動

編輯:黃俊邦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