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信任國師和人力的原因

廣告

廣告

的確有很多人像白鴿黨一樣不思進取,只懂推卸責任,沒有反省羞恥之心。亦有不少人犯了耶穌所言看不到自己的樑木的毛病,但是正如尼采所言:「和怪物作戰的人,小心自己也異變成怪物。」現在,人力信徒和自治信徒也恐怕已異變成怪物了——只有別人的過錯就是過錯,自己的問題就不是問題。當別人指責人力有甚麼甚麼問題,人力信徒就如潑婦罵街地數別人的過失,公共理性變成了謾罵場所,又有何意義......陳雲這些年來,極力描繪大陸人是蠻夷民族,鼓吹香港人勇武鬥爭,但是實際上來說,對城邦自治沒有良好效果。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