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中大國是學會

香港中文大學國是學會於一九七五年成立,一直致力推動「認祖關社」運動,至今已有三十多年歷史,乃中文大學中一個以關注國家及香港事務為定位的學會組織。https://www.facebook.com/cuhkcss 網誌

中國

民以食為天

廣告

廣告

中國有句古語「民以食為天」,「衣、食、住、行」中最容易解決看似是食,但當想食而不得的時候又是最為煎熬。光看臨近歲晚,全港各大超市藥物的奶粉,近在上水,遠至離島都有如大掃除一罐不留,幸存的也給人當作奇貨囤積。嬰兒吃不到奶粉倒也沒怎麼感覺,也許對他們而言母乳與奶粉的味道沒有多大差別,能吃飽就好。反倒難為了父母,走遍港九才得兩三罐以應急,真是可憐天下父母心。

其實內地水貨客搶購舶來貨亦非首次,半年前有小道消息傳出益力多能豐胸抗癌而導致港產益力多一度短缺;現在又因市場需求大手購入奶粉而使初為父母的香港父母四處奔波,連特區政府也要計劃修訂法例限制奶粉出境,看似勞師動眾的舉動其實亦不無道理。

本來香港只有七百多萬人口,決定繁衍下一代為數不多,所以香港的奶粉供應也就沒甚麼大問題。然而幾年前內地發生了有毒奶粉事故後,內地人對國產奶粉已經畏而遠之,因此紛紛透過水貨客來求有質素保證的奶粉。香港的奶粉供應市場平白要連帶吸收內地的需求,求過於供的情況下又怎能面面俱圓的應付各方需求呢?遠至荷蘭、德國、紐西蘭等地的奶粉也在不經意出現緊絀情況,更遑論香港這個毗鄰的小城市。然而限購令也只是輕微紓緩一下情況,螞蟻依舊搬家,奶粉依然短缺,父母仍是焦急,問題始終沒有解決。

於我看來除了實施限購令,更重要是把內地奶粉需求重點轉移,至少香港不是箭頭的那一點,例如是從內地的食品安全着手。中國這麼龐大的市場很難有一個城市或者地區能完全吸納,唯一的方法就是靠自身解決,改革食品監測制度。也許有人質疑內地會不會煞有介事的看待這個問題?

但是連海外地區也對亞洲遊客購買的奶粉實施限制出境,香港市民嚷着要聯署美國白宮回應奶粉短缺問題,這就不是一件小事了。或許有人覺得這個辦法並非是一個確實的辦法,只是推卸問題,但試問還有甚麼方法更可行呢?內地父母就是要求品質保證才來港購貨,可是即使奶粉供應商同意增加貨源,奶粉短缺問題依然,可見這個問題並不能靠香港單方面解決,亦需要內地自身作出改善。不過也難怪,以香港這個彈丸之地確實有心無力,以一個小城市卻要同時提供偌大的國家需求,所以縱然感到無奈,但要求內地自我加強食品安全檢驗確實是沒有辦法之中的辦法。

從來治根之法都會讓人感到遙遠,覺得是永無解決的可能,但如果不選擇邁出第一步,以後的二、三步更是沒有可能走下去。若是繼續無視根本之法,今天可能只是奶粉,明日又將會是甚麼產品呢?

馬堃騰
中文大學國是學會幹事

*原刊於2013年2月16日《成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