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

洋蔥行動

廣告
洋蔥行動

廣告

剝一棵洋蔥,你會流多少眼淚??

在香港,動物不被善待是不爭的事實。但當中還有多少不為人知的真相,是我們沒有想過什至沒有在意的。

市民看到一隻流浪狗在街上覓食,一個投訴電話,令漁護署在必須「交差」的情況下,千方百計,無所不用其極的要將根本沒有攻擊性的社區狗隻狠狠抓回去聽候法落。他,只不過是我們上一代時常掛在口邊的「旺財」。「旺財」 不再旺大家吧,就要將他置諸死地。

近日,將軍澳區有不少市民對「社區狗」的投訴, 漁護署亦多次安排「職員」到現場履行任務,但請細心想一想,這是一項什麼「任務」呢? 這應該有別於食環署的「洗街」,康文署的「園林工作」,或渠務署的「通渠」。這是涉及生命的工作。是否可以隨便外判呢?而不論外判與否,這些執行任務的人是否應有清晰的工作指引及守則呢? 為什麼在多次的捉狗行動中,市民所見的捉狗隊都是「牛記笠記」的「烏合之眾」擺出一副愛理不理,但求交差的態度。 而一而再再而三漁護署被投訴在捉狗過程中有「虐畜」成份,難道是偶然嗎?

這只是其中一層……

至於漁護署振振有詞宣稱所用的捕獸器 - 套狗索(SNARE) 是十分人道,其實 是被廣泛應用在活捉野生動物以剝皮製造皮草的機關。在外國早已被認定為不人道的捕捉動物方法,被捉的動物會在極度驚恐的情況下不斷掙扎,導致鋼索越套越緊,越緊動物就越掙扎,越掙扎就越套越緊,必須盡快為其鬆脫,以減低動物所受痛苦。 在南非,應用這種套狗索的人員必須有強制性參加課程及一星期的使用訓練。香港呢? 漁護署署長黃志光回應「天水圍涉嫌傷狗事件」時指,漁護署職員是低下階層,只是工人,在高溫下去追狗,捉狗,很辛苦,請求大家體諒。

這又是另一層……

漁護署聲稱只是因為有市民投訴某些狗隻才有行動。但行動中所捕捉的狗隻是被投訴的狗隻嗎?在鑽石山某次行動中捉狗隊捉走四隻未斷奶的狗BB以「應付」市民對狗吠聲的投訴。這些「交差行動」結束後,狗吠的問題當然沒有解決,市民的投訴當然會繼續,這些疑似外判的工人當然繼續有工開。

這又是另一層……

這個洋蔥,你每剝一層,都是眼淚。

盟友黃繼仁形容這是強國「城管」風氣的膨漲, 「城管」以粗暴手段令城市假清潔、假和諧。 狗隻清剿行動在各省各地此起彼伏。我設想,這樣下去,這種強國式的捉狗大洪流一旦在香港爆發,用木棍打狗的日子還遠嗎?

因為漁記的—句,「行動細節,不便透露」,建立了這個「漁記點捉狗,我們有權知」的群組,也造就了這個「洋蔥行動」!

你不便透露,我們就要你一層一層的公開,直至透明。即使過程中淚流披面。

以下是第一層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336677183100511/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