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內地教授談福島核災:核能是否必須?(記協日本福島核災兩周年回顧研討會紀錄之一)

廣告

廣告

P1016747
(圖)田松教授解釋核電站的安全無絕對保證

(獨媒特約報導)還記得當日福島核災為中國大陸和香港帶來極度恐慌,鹽和樽裝水被一掃而空的景象嗎?兩年過去,核災造成的破壞已逐漸被人遺忘。生活將我們眼睛移離福島,時間沖走核災給人類留下的一道難題:「核能」是否生活的必需品?

三月八日,北京師範大學哲學與社會學學院院長田松教授出席了香港記者協會主辦的「日本福島核災兩周年回顧研討會」,探討核能的風險和中國為甚麼擁抱核能。眼看中國這台高速列車無目標、無節制地直奔,田松教授說:「我最擔憂的是,連日本這個管理相對嚴謹的國家都出現問題,中國的情況實在是觸目驚心。」

田松:核電站不出事可能性等於零
田松教授開玩笑說:「核能發電不可能絕對安全。核電比核彈更危險,因為核彈造好了你不引爆就會無事,但核電站一旦發動就停不下來。即使廢棄一個核電站,它依然是一個輻射源頭,成為社會巨大隱患。」

他進一步解釋政府塑造的「潔淨核能」為什麼只是假象:「核電不如一般人所想,有成熟的技術、肯吸收前人的經歷就不會出事。即使有完美的設計,假如是豆腐渣工程也是徒然。另外,切爾諾貝爾和福島的核災告訴我們核電的風險,也來自人為操作失誤和地質因素。要保證一個核電站不出問題,幾乎是無可能的。往往在災害發生後,科學家和工程師才知道哪些設計有問題,但知道答案的代價實在太大。誰願意承受?」


(圖)中國現時核電站分佈圖,來源:南方都市報

福島核災後不久,內地媒體曾短暫地大範圍討論中國應否發展核能,前總理溫家寶更暫停所有核電站建造工程,不過政府宣傳機器很快就統一口徑說:「中國的科學是完美的、中國的技術是完美的;在核電站工作的人是安全的;市民與核電站之間保持安全距離」。結果中國龐大的核電發展計劃草草完成安全評估後,又繼續推進,時針又撥回3 . 1 1前,核電全安的議題在中國大陸再次沈寂。

核能推GDP
田松田教授回憶,有一次他出席凰凰衛視一個時事節目,讓他深深感受到官員、學者和能源公司已經結成一個強大的利益共同體。他說:「當時3. 11事件還未有徹底解決,但核電專家已經保證福島事件不會在中國發生。他們一再強調中國用的是新技術,福島的舊技術中國不會用。官員力證中國核電是清潔、安全、必要。」

「中國有一個非常奇怪的現象,政府的合法性建立在經濟增長上。要穩定政權,經濟必需持續增長,這就注定中國需要越來越多能源。但地球的資源是有限的,核能自然成為唯一的答案。對於中國各地官員來說,核能可以提升當地的GDP。作為生財工具,省官員當然支持核電站項目。按這個情況,中國停止發展核電,幾乎是不可能。」

田松教授反思,核電問題不只是能源問題,更是文明本質的問題。他舉了一個諷刺的例子:「上海、廈門、杭州這些沿海城市在夏天的用電量相當龐大,但電力是否用得其所?現實告訴我們,電力最後去了搞冰雕展。我們要問文明:是否代表無窮無盡的揮霍生活?因為部份人的揮霍生活,整個社會就要共同承擔核電可能帶來的災難?」

內地核電廠資訊屬國家機密
「內地不時有報導村民和核電廠發生衝突,但衝突卻多因土地爭議,與輻射帶來的健康問題無關。正正因為內地的宣傳刻意忽略核能帶來的危機,社會根本不清楚或者不清晰『核』到底是什麼。」他補充:「有一些公司得到上級官員默許,繞過公眾,偷偷建核電站,而且建得很接近農村。農民根本不知道矗立在他們家門外的,是一座核電站,往往要等到有人出現跟輻射相關的症狀,才知悉核電站的存在和對他們的威脅。」

現時內地視所有核能資訊為「國家機密」,能到核電站的人都要經過官方重重篩選,人選對核電恐怕已有既定立場。民間根本無法監督核電站是否安全。寄望有一天,中國能像今日的台灣一樣,人民用自已的腳步反對核能,向消耗地球資源的生活模式說不。

編輯:彩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