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勞工

在工人與張懸之間,我揀了工人

在工人與張懸之間,我揀了工人
廣告

廣告

今日發高燒,放工後急急趕到葵涌貨櫃碼頭。坦白講,好辛苦。又落大雨,又舞雷宮咁遠。不過D工人咪仲辛苦,讀書人唔挨得,唔打得,點都去睇下啦。

友人話想去中大睇張懸。我話︰「X,在工人同張懸之間,你竟然揀張懸﹖如果台灣有罷工,What would 張懸 Do? 佢都會去聲援罷工啦!」

沿路上,同友人談罷工的意義,談駕駛學院罷工的慘烈,談台灣華隆罷工的抗爭基金,心中又不斷浮起日前台灣華光社區行動者被抬離現場的畫面。友人在美國讀書,被捕隨時不能離境。我叫他有事要走先。我同佢講︰「我好錫身架,又怕痛,又怕死,一陣有事你記住同我走先!」 同時心中想像被捕的話要怎樣怎樣。

我心中是對罷工充滿疑慮的。 罷工是為了甚麼﹖能持續嗎﹖工會的角色是甚麼﹖ 我去到聲援,角色又是甚麼﹖

例如,衝唔衝好﹖如果衝,又樣衰。但如果唔衝,根本入唔到個碼頭,也就影響唔到佢運作,咁罷工就毫無意義。「如果我地被人拉,根本冇成本。我照出糧,你照去美國讀書。但工人就會冇左生計,成家人等佢養喎!成本真係好唔同!」「咁如果我地引起一D會被捕既場面,又好似真係好唔負責任。」

但我相信,這些思考必須要在現場做。透過媒體,我們只能見到有學生同工人衝入碼頭,下一個鏡頭,就接駁落保安倒地的畫面。我不信。不信。不信。我要親身去現場,跟他們說︰我不信媒體說的。我信你。

在前去的路上,想起在場有不少素食者,便帶上兩包蜜餞,Sweet Sweet.。友人︰「要帶一些乾糧,買餅乾﹖」我︰「餅乾邊好食架﹖喂D馬仔大減價呀,帶兩包啦。仲有蛋榚!」然後友人說︰「帶兩箱水﹖」我︰「唉呀我地又唔係工會,兩條友帶兩支大寶礦力咪算囉!」「仲有紙皮呀,俾D工人墊一墊,落雨又濕。」「好似好頹撐咁既」「唉,頹係頹D,但我地都係去聲援JE,幫唔得D乜,都係靠工人自己團結架喇。佢地先係主角丫嘛。」

去到現場,有好多工人在。由於主要通道被堵,現時貨運量只是六分一。 把物資帶去給工人,佢地好開心咁話︰「正呀有寶礦力!」一時之間一支幾個人傳黎飲。我得戚地同友人講︰「我都話買實礦力架啦!;)」 工人問我地是不是城大學生,我話︰「我做緊野架喇。放左工過黎。唉都幫唔到乜手,唯有黎聲援下啦。」 佢地就笑住咁話多謝。

其實我冇講的一句是︰其實我爸也是工人。供到我牛高馬大,就係靠一個「捱」字。所以我差D就想叫一聲老豆。哈哈。

依家工人要求加薪15%,因為已經成十年冇加過啦。十年呀,十年喎! 早餐都由十幾蚊加到三十幾蚊啦。十年呀!楊過都就快見到小龍女啦!仲唔加人工!

同埋難得幾間唔同判頭公司既工人可以聯合起黎。坦白講,判頭公司就係用黎打散D工人同埋壓佢地價,等佢地冇得直接同李老闆講價的。咁都聯合到﹖淨係呢點都抵讚啦。

就我地觀察,其實工會的人唔係好似媒體講到咁有影響力。同D工人都唔多熟。即是話,呢班工人係好自發咁搞的。但都因為咁,唔知會唔會冇乜經驗 (畢竟上次罷工都成十年前),會唔會被警察、判頭公司分化。我在場的時候,警察已在工人之間傳言,話聲援者之中有人帶左「違禁品」,叫D工人交佢地出黎。 分化工程已經展開,我們只能交出最大的信任。

不過由於發燒,頭暈暈,所以我都係走先。返到屋企都頹頹地寫篇報導先,發住高燒寫,多多包涵。覺得好睇就廣傳啦。

你可以做D乜﹖

1. 去碼頭聲援。 因為落大雨,好多支援者都病左。你可以去接替。記住帶遮同保暖衣物! 在荔景/葵芳MTR搭的士去六號貨櫃碼頭是最快的。

2. 廣傳有關呢次罷工既消息,唔好俾主流媒體壟斷資訊! 可以留意︰
碼頭工人抗爭事紀:
1. 誰的成功故事?- http://alturl.com/2uc5m
2. 碼頭工人抗爭Q&A - http://alturl.com/ra8k3
3. 在那黑暗而封閉的碼頭國度 - http://alturl.com/vrv27
4. 海洋上的背叛者──黃色工會 - http://alturl.com/83jdz
5. 忍無可忍 唯有罷工:李嘉誠,還錢!-http://alturl.com/kf9ug
6. 葵青碼頭罷工相片集 (持續更新) - http://alturl.com/47ee8
7. 碼頭工人第一日罷工記事 - http://alturl.com/xke7s

貨櫃碼頭工人facebook專頁:「碼頭的辛酸」http://alturl.com/w2abx

3. 唉呀頭好暈呀,你幫我諗埋!

題為編輯所擬。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