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

奔走碼頭的支援者——學生義工專訪

廣告
奔走碼頭的支援者——學生義工專訪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大家在媒體看見工友的故事,有否想過為何他們不為人知的辛酸可得揭示? 帳蓬內堆積如山的物資,又是從何募集的呢? 每一個成功的運動,從不只是某一個團體或派別的功勞,而是來自整個社會不同階層的協作成果。在葵涌貨櫃碼頭的工潮中,無論是在物流或訊息傳播方面,大專生在後勤支援中擔當了重要的角色,無數市民亦受鼓動前來聲援。記者特別走訪了香港專上學生聯會的幾位義工,了解他們在是次運動中的角色及體會,他們是連繫貨櫃碼頭這個不為人知的國度和普通市民之間一座重要的橋樑。

街站義工 : 公民意識無分階層
罷工的第三天,風雨交加,記者來到學聯位於葵芳地鐵站出口的物資收集街站,有義工拿著咪高峰呼籲市民募捐罷工工人所需的物資,其他義工則忙於整理桌上堆得滿滿的棉被及衣物。記者放下棉被後,便和 Vivien,Eason,及Kinson 幾位學生義工做了一個短訪。

後勤物資在任何運動中都是不可或缺的一環,需求量都是參考前一天的存貨及工人的需要。Vivien 分享了這兩天街站的體驗。「前一天收集了很多食物和水,但天氣轉壞,為了令工友有更好的環境作長期抗爭,目前最需要的反而是睡眠用品,保暖衣物及雨具。我們會在網上呼籲並更新物品需求。」他們前一天亦遇到物流上的困難,因為物資太多,他們需要一輛16人車才能運送,幸好一位市民用自己的車輛分幾回義載物資到碼頭,市民的主動幫助亦舒緩了義工人手不足的問題。不過,保安的管制卻是義工能力以外的事,例如保安曾以營帳有金屬鐵枝,屬於危險物品為理由拒絕義工送入營帳。為了令溝通更有效率,工友已在碼頭成立了秘書處作中央統籌,令分工更有效率。

這次工運大專生及市民的參與度相當高,三位義工都認為是社交媒體的催化。Kinson 說「facebook 令不同圈子的人連結起來,由於使用 facebook 的多數是年輕人,令人覺得大學生的參與很踴躍,其實工友也有自組 facebook 專頁,和市民分享他們的故事。」Vivien 亦補充很多有心的市民也有轉發相關消息去推動罷工。

很多市民都是根據學聯 facebook 專頁的資料供應相關物資,但偶爾也會遇上反對聲音,被埋怨多管閒事。談到擬似五毛的攻擊,Eason 特別氣憤,「我們是本著良知與公義去為受壓迫者發聲,有人認為罷工是破壞社會秩序,那我想問如果秩序是因為一班工人長期受壓迫而得以維持,這還算是一個正常的秩序嗎? 這只不過是無良的商業運作吧。」Vivien 覺得在李嘉誠的暗黑帝國下,外判制度存在於每一個行業,不只是碼頭工人,很多打工仔都是被剝削的,每一個人都要盡公民責任去為受害者發聲,一起改善社會,不然有一天當不幸找上門時,已再沒有人可幫助自己了。

自發參與市民 : 朋友鼓勵站出來
從葵芳乘的士到達六號貨櫃碼頭,記者亦擔心入場時有阻撓,但也決定以身犯險體驗一次,結果卻比想像中順利。保安員的態度尚算友善,但執行指令時卻很堅決。經過一輪交涉,一位熱心的市民出來了解情況並通知工友帶領我們入場,於是連同我在內六位在門口等候的市民被六位保安團團圍著護送進場。當日的保安不算過份嚴密,只要門口等候的人數到達六至十人,保安員都會讓聲援者在工友帶領下分批進場,他們帶來的物資亦絡繹不絕。

DSC02330

除了由學生組織發動而前來的聲援者,亦有不少是自發主動前來的市民。同是大學生的 Catherine 及 Crystal,就是受到大學朋友的鼓勵前來。Crysta l自去年反國教運動開始已積極留意社會發展,同行的 Catherine 剛與一名工友傾談,很驚訝工友竟在如斯惡劣的工作環境下工作,24至72小時的工作不在話下,即使工傷或8號風球亦要照常開工,她們都希望政府能聆聽工人的聲音。

學聯成員 : 不只是勞資糾紛
記者經朋友介紹認識了學聯候任副秘書長 Willis,她認為這次罷工並不是如坊間所說的一般勞資糾紛,而是反映了社會上財富不均的狀況,及富商李嘉誠剝削工人的行為。「李嘉誠的和黃賺幾千億,單是長實都賺四百幾億,碼頭工人卻十七年沒有加薪。工人出糧後,交電話費,去百佳超市購物,又把積蓄全還給他,這正是資本主義制度洐生的腐敗。」個子纖瘦的她經過多日來的奔波仍然精神抖擻,也許就是因為心中爭取社會公義的一團火支持著她。

有關學聯的支援工作,Willis 說會兵分兩路,除了物資補給,還會在文宣方面下功夫。他們會每小時在互聯網更新現場消息,亦會有同學負責寫文章引起公眾關注,他們亦籌辦了一份工友報《老碼有火》於碼頭內派發,好讓未能上網的工友也可得知最新資訊。

IMG_1700

社交媒體的動員力 
還看這次工運,學生和市民的參與度都比以往的高,甚至比07年的扎鐵工工潮還要踴躍。運動的定位,角色的分工,及社交媒體的文宣都起著不可思議的化學作用。第一,罷工一開始,民間媒體沒有把它定性為勞資紛爭,而是對抗李嘉誠的暗黑帝國,這能引起公眾的共鳴,哪一位香港的打工仔不是活在這帝國之下?民生無小事,地產霸權直接拉高租金與通脹,草根與中產無不受影響。

第二,學生雖然角色重要,但分工卻十分清楚,如學聯的代表及參與的義工再三強調自己是支援與後勤的角色,工友才是運動的主導,他們低調而實幹地參與,省卻了很多角色混亂的問題。第三,社交媒體例如 facebook 及 whatsapp 的動員力實在不容忽視,有時群眾的冷淡不一定出於無情,而是不知情。社交媒體能夠即時發放訊息,內容亦能彌補主流媒體的不足。行動者積極地利用媒體把現場情況發佈,再由市民在互聯網轉發,能夠把原本不知情但有心的人引導出來,群眾動員力亦大大提升。學生和市民就像互相交織而成的一張安全網撐起前線的工友,抗爭的路,從不孤單。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