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勞工

高寶機手訪問:我們是人不是機器

廣告

廣告

IMG_2765a

(獨媒特約報導)碼頭工運已經踏入第二十四日,工會日前開始將戰線移至HIT母公司長和系總部長江中心,昨晚更號召超過2000市民舉行集會。至於碼頭其中一間外判商「高寶」日前突然宣佈結業並遣散所有員工,高寶工友反應卻出乎意料。我們找了一位高寶機手阿佳訪問,了解他們的想法。

高寶談判一直敷衍 不賠工傷
「高寶這間公司能捱到今天簡直是上天的恩賜!」在高寶工作五年的機手阿佳在收到高寶結業的消息後,他和其他工友都十分開心:「老實說,我們一早就預知高寶做不下去,因為高寶在加薪幅度上立場強硬,在罷工後兩個星期都沒有回應過工友的訴求,後來出來談判都只不過是勞工處迫他們出來。到了談判時,工人代表指公司的態度十分敷衍,覺得他們根本無意與我們對話。」

到底高寶有多麼討厭?「無論做了十年、二十年的工人與新人的工資差距只有不夠十元,除了2011年工潮以外每次加薪每更都加不過十元,但減一次的幅度已經大過幾次加薪,根本沒有意義。」公司曾試過不按法例支付長期服務金予退休工友,只不過是因為該工友上過勞工處查詢才肯就範;又試過不放勞工假期結果被告上法庭,官司結束後員工雖勝訴但公司卻繼續威嚇及剝削員工。

工運後難繼續在碼頭工作
結業同時,高寶遣散了所有員工,然而阿佳卻不擔心前路:「在2011年工潮後,公司已經想換走那些比較年長、不太聽話的員工,但直至今年初還在聘請新人。每班四個新人入來,幾乎都有兩三個不願留下。」阿佳指,他們這班機手的專業資格和經驗是無可取替的,就算公司結業,下一間公司都只能聘請他們:「一個有天份的新人要做到熟手至少都需要三個月時間,而且成為了龍機的熟手後才可以去學操作塔機,這至少要大約半年時間。」

「只要同事們齊心,某程度上回到碼頭工作也是一種繼續抗爭的手段。」阿佳指,如果新公司要聘請他們,他們會有團隊與新公司談判,為工友爭取福利;不過阿佳坦言,大部分機手都心知肚明,很難再在碼頭做下去:「同一班人換個公司名再開一間外判商,回去工作都會被留難,甚至隨時被炒吧。現階段我們只會繼續為我們的抗爭運動拚命,前途問題在工運後再算。」

IMG_2802a

高寶結業 為的是打擊工會
對於有市民批評工友令高寶結業,阿佳淡淡的說:「如果因為不可以繼續剝削工人公司就不能維持下去,不如就算了。」阿佳認為,其實各行各業的工人都面對同一問題,工時愈長,工資卻停滯不前,如果人人都不出聲只會被愈揸愈緊。「每一年碼頭吞吐量都是上升的,成果去到了那裡?還有,今次高寶不讓工會談判是想打擊香港的工會發展,不希望讓工會參與斡旋工作。」今天,工人捍衛的不只是自身的利益,還有其他各行各業工人的利益,也許我們今天看不見這種利益,但如果今天成功爭取到的總有一天會有用。

外判商無本生意 淨賺油水
其實當外判商可以稱得上一項無本生意,機器、工場不屬於判頭,水電煤又不用交,工人無花紅無補水,只有勞保是法例規定必須購買。HIT 將工人連帶責任外判,判頭從中「抽水」超過三分一,卻不願加人工,可以說是肥上瘦下。

老闆,其實我想跟你說......
阿佳說,工友一般都很少見到老闆,最常見的Foreman(裝卸隊長)對工友的態度很差。於是記者問他:「你當我是你老闆,你想跟我說甚麼?」

「看見你們年年換車,應該都是衣食無憂吧,我們只想你們體諒一下我們,回饋一點給工人吧,不要只顧肥上瘦下。在你們眼中,只當工人是碼頭上的機件,請你當員工是一個人。對著HIT就甚麼都答應,員工講甚麼都不肯聽,只懂由上而下。不要『揸住雞毛當令箭』,我們也為碼頭付出過很多的,可否當我們是同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