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文藝

最後的旋律

廣告

廣告

近乎沒讀過高行健,但中學時讀過的一個短篇《朋友》,卻讓我印象深刻:一對久別重逢的老朋友在互訴著分別後的經歷。其中一人不明不白地被抓去槍斃,卻又不知怎的在槍口下活了下來。

『死亡並不可怕,只不過是一種遺憾。』當戰爭的經歷讓人習慣命運之前的無可奈何,無力感發展到極至,就是再也無法為自身的無力感到憤怒或哀傷。

『隨即趴地一聲,我倒下了。腦子裡轟地一響。以為打中了腦袋。臉貼在潮濕的泥地上那一剎那,你猜我想到的是什麼?』

『你不是有一套門德爾遜的《E小調小提琴協奏曲》的唱片。我以為被打中了死了的那時候,我心想的是再也不能在你家放唱片的時候,隔著院牆叫你把唱機搬到院子裡來,再也聽不到門德爾遜的這個曲子了。』

突如其來的幻想向我襲來:有一天當我生命將盡,在我腦海裡不停演奏著的,會是坂本龍一的《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我希望您能聽聽這一首鋼琴曲。它是我聽過的音樂裡,最能表達出命運之前的無力感的一首曲子。然而這種無力感,卻讓人強烈感受到自己的存在。因此它帶著一種近似自虐的快感。

無論文學或音樂,只有跟自身的記憶結合,才能真正屬於閱讀者。我是這樣相信著。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