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

五一勞動節 打工仔爭尊嚴

廣告
五一勞動節 打工仔爭尊嚴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雖然香港作為一個國際大都會,但香港的「打工仔」權益卻沒「國際」待遇,有的只有不斷被剝削。今年五一遊行有多個團體、有五千人走上街頭,表達他們作為打工仔的訴求,為自己爭取應有的尊嚴和權益。

碼頭罷工工人爭尊嚴

現職於「鷹場」當鷹手(操控吊臂工程車)的黎先生在碼頭工作了二十年,他並不是第一次參與五一遊行,但今年對他的意義特別大,因這次是為了取回屬於自己的尊嚴。「我哋今次係想拎返我哋嘅尊嚴。我哋要求嘅只係基本訴求,我哋要有返基本嘅食飯時間、去廁所嘅時間。同埋個工資係比十幾年前仲要低,所以應該增返個加幅,佢累積個加幅比九五、九六年仲要低。」

黎先生

對於罷工三十五天,資方仍未回應他們的訴求,黎先生認為這是官商勾結的情況。「你睇特首完全都冇嘢講過企過出嚟,你個勞工局長就得個講字,李嘉誠唔出聲,和黃大班霍建寧講嘅嘢完全都係廢話,連有幾多個工人罷緊工佢都未知,根本點知我哋嘅辛酸喺邊度呀!佢都唔知我哋廿四個鐘到底做緊咩,喺度廢噏!」

資方的態度令他感到十分氣憤。「佢哋淨係喺度維護自己利益,一啲都唔退讓,我哋只係要求加返以前個工資,跟住調整返每年個增幅,佢哋都唔答應。佢哋話我哋想23%係痴心妄想,佢哋年年都食咗我哋咁多(工資),佢都唔出聲,佢哋工資加幅年年有,就肚滿腸肥,真係直頭肥上瘦下!碼頭不嬲都有一個黑箱作業,佢哋控制咗……即係其他碼頭工人個加薪幅度係 Fix 死咗,但係唔係年年加比工人,分判商就年年都有得加。我哋都係為生活為家庭,搵到食嘅邊個想做足廿四小時,甚至更長時間,邊個想呀?就係搵唔到食先焗住要做!」

另一名在碼頭工作的船上領貨員阿榮今年是第一年參加五一遊行,同樣是為了尊嚴而站出來。「我覺得資方真係死要面,唔肯屈服,我覺得真係好難講……過咗三十五日都唔回應我哋,我希望我哋團結、撐落去可以令到我哋有返我哋應該有嘅嘢,我哋都付出咗勞力,我真係希望可以唔洗做咁長時間,點解唔俾返我哋應得嘅嘢我哋呢?」

外傭爭加薪

外傭方面,香港印尼傭工協會主席 Ganika Dirstiani 希望政府不要歧視她們。「我哋好多人都會受到歧視。第一我哋個人工唔係包喺最低工資,我哋嘅人工真係好低,只係有三千幾蚊,而且我哋喺老闆屋企要廿四小時做嘢,真係好似做奴隸咁樣。我哋都係要求香港政府加我哋人工。而且我哋嚟香港做嘢Agency收費好多,我哋希望政府可以幫手做到唔好有咁高 Agency 收費,我哋都去過印尼領事館,要求佢哋取消 Agency 費用,我哋人工低,仲有加埋 Agency 費用真係好艱難。我哋喺香港有做嘢,有服務香港嘅家庭,香港政府對我哋公平一啲,俾返多啲保障我哋。」Ganika 表示在港的外傭都非常團結,即使下雨亦無礙她們踴躍參與遊行。「落雨都冇咩影響我哋參與,今日仲特別多啲人呀!我哋有大概1,260人參加。」

SANY0042

正如是次遊行中李卓人所言:「香港好多工人不斷被剝削,我哋只係要求返最基本、應有嘅嘢,即係立法集體談判權、標準工時,呢啲都冇保障。而碼頭工人工時咁長,仲要面對咁惡劣嘅工作環境,而呢啲事係發生喺香港最有錢嘅公司入面,我相信會令香港人明白香港勞工保障到底有幾缺乏。」這些基本的訴求,到底何時才會被聽取、回應?

SANY0111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