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大馬選舉:三個族裔,三個平衡世界裡的恐懼政治

廣告

廣告

1malaysia
「一個馬來西亞」口號背後是族種主義。圖片來自

(獨媒特約報導)馬來西亞的執政集團高呼要建立一個團結的馬來西亞 (One Malaysia),但那麼多年來,巫統和國陣都採取種族主義的政策,選舉期間,在不同語言的報章,更大玩種族、宗教、青年和少數族群(包括愛滋病患)歧視,要動員厭惡與仇恨來換取票數。

最近,國陣的廣告在不同的媒體均舖天蓋地,這些廣告的特徵是不講理念,只為抹黑,製造萬一換政府,社會必定亂的印象,再加上過去兩天,國陣與民聯的候選人分別受到恐怖的炸彈襲擊,選舉天氣氛有點緊張。

即使我們來自外地,看到這些天入夜後,拿著各政黨的驃車族在市中心街道上叫囂,也有點擔心與疑惑,究竟拿著民聯的車隊,是否真的是他們的支持者?不論選舉結果如何,會否出現暴亂?

以歧視和仇恨為基礎的恐懼政治

在一個種族區隔的地會,仇恨是很容易被煽動出來,而過去一段時間,電視電台和報紙都是由種族仇恨堆砌出來的影像,而且因為語言的區隔,國陣會在中文的媒體散播對馬來人的仇恨,對馬來人的報紙散播對同性戀/愛滋病(安華一直被國陣說成是戀童癖同性戀)/西化的年青人的仇恨。

譬如說,在電視不斷重複一個製造「亂VS美善」的廣告:穿紅衣支持民聯的青年,坐在欄杆上喝酒抽煙,在街上撞到別人不理會;而國陣的支持者則為長髮密實美少女。

此外,在馬來人和華人的電台均出現,選民聯會導致愛滋病增加的訊息,在華人電台,其理由是回教黨治下的吉蘭丹州,愛滋病患全國最高。而在馬來人的社群,因為不能詆毁回教徒,所以把問題與國陣不停喧染有關安華性取向的事拉在一起。

在華人的電台和報紙,更會出現民聯一旦當政,「戲院不能關燈」(因為回教教例,陌生男女不能坐在一起)的荒謬抹黑。最近,大馬的988電台的廣播員,就因為不滿馬華(國陣其中一個政黨)抹黑民聯的廣告而穿黑衣抗議

yang
圖片:主場新聞 Ger Choi

「一個馬來西亞」的種族政治

可以看到,國陣那麼多年的種族政治是「玩兩手」,一手製造種族不平等的政策,如華人與印度裔的馬來西亞人只能享受6年免費母語教育,到中學就要進馬拉文與英文雙語學校,如堅持要以母語學習,則要進入私立學校系統,但私立中學畢業的學生,不論你的成績有多好,都不能進本地大學,要自費到海外。而且最近幾年華人小學的數目,撥款一直減少,被迫倒閉,導致小學生要跨區上學。

華人圈裡一直相信,國陣所說的「一個馬來西亞」是馬來人為先的馬來西亞,有一位離開了馬來西亞到台灣讀書的朋友就說,在馬來人的學校,老師會說出如此的話:「不喜歡這裡就滾回中國的說話,他們根本想趕我們走!」

因為政策的不平等,華人心中一直怨恨著馬來人,也會有很多帶有種族色彩的笑話。不過安華的公正黨扭轉了族群的關係,他承諾要取消以種族劃分的政策,令不同的族裔走在一起改變現狀。

當然,這種超越那麼多年累積下來的族群怨恨的覺醒,主要發生在城市中產階級,被剝奪特權的馬來人,也要超越自身利益,才能與反對黨站在一線。這是一個很艱巨的事情。

三個族裔的三個平衡時空

前晚,跟那位在台灣讀完書目前於主流媒體工作的朋友談選舉,問她馬來西亞印度裔選民的選舉意向,她直接的反應就是:「我不知道耶,看不懂他們的報紙和電視電台,只知道他們之間的貧富差距很大,窮的很多,所以街上搶劫的不少是印度人。」

不過,這位朋友回馬來西亞兩年以來,有一次被搶的經驗,而搶她的是華人。族群的黑板印象,要長時間去改變,但一天不把玩弄種族政治的國陣拉下來,大馬三個主要族群,仍然會生活在三個平衡時空裡。

昨晚,在 Kelana Jaya Stadium 的行動黨年青的國會議員候選人,楊美盈說:「為了未來,為了孩子,我們希望,在明天,我們眼中所看到的對方,不是華人、印度人、馬來人,而是大家,是馬來西亞人!」

要把三個平衡時空重疊,要透過愛與希望,走出恐懼。

大馬選舉系列報導
變天未成,別絕望
陰招攻擊反對媒體 ﹣DDoS、ISP限制流量與木馬
網民起義
五月五 換政府
國陣變好?Wake Up啦!
從導遊胡先生身上看到的公民覺醒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