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經營之道 - 可唔可以唔執笠收場?(2012民間媒體高峰會直擊)

廣告
經營之道 - 可唔可以唔執笠收場?(2012民間媒體高峰會直擊)

廣告

左起:主持易汶健及講者小花、林祖舜、吳志森、尹思哲、梁穎禮和黃俊邦。

【編按:去年十二月,獨立媒體(香港)在 inmediahk.net 創辦八周年之際,聯同多個新媒體機構及關注網絡自由的團體,舉辦一個「民間媒體高峰會——新媒體爆發之後」,去思考香港民間媒體發展的總總問題,希望能整理出一些共同關心的議題,並探索合作的可能性。作為本地民間首次嘗試,短短一個下午,總共舉行了十一節討論會。幾經整理,我們終於完成文字紀錄,將於月內陸續推出,敬請留意。】

(獨媒特約報導)「論盡澳門街」成員小花表示,澳門報紙只有一間獨大,電視台亦然。它們已經佔據九成市場,其他不是主流媒體的生存空間很細,壟斷的情況實在太嚴重。她認為,香港讀者還可以選擇無線、亞視、有線和Now等等,但他們真的沒有選擇。澳門的情況使很多社會聲音遭握殺,所以想嘗試一種新模式,嘗試挑戰澳門社會的包容性。

最初論盡澳門街以業餘方式進行約兩年,大家互相幫忙。最近開始構思另類媒體能否獨立生存。幸得熱心人士借了一筆資金讓網站啟動,然而這些金錢是要還的,現時仍在考慮生存之道,但至少是一個新嘗試。

林祖舜(Joe)自2008年接手香港高登網站行政總裁,他坦然雖然高登算是出名的討論區,但當時經營困難。雖然人流算多,但沒有很多廣告。有段時間高登經常刊登教育機構的廣告,更有人會問它是否給某某包了。但事實是高登沒有廣告,所以找了一間相識的教育中心的廣告「出來擺」,是送的沒有收錢。這令他思考應如何營運。他們沒有人借錢,也沒有贊助。

他認為,當時很多人認識高登,但對它印象只有一樣:毒男盛女,有些人很喜歡在高登說粗口,喜歡找東西罵。但他們只是以比較激進的表達方式關心社會。而Joe就想到如何擴闊讀者群,把那些不太特出的讀者讓社會知道,如有一班人喜歡做二次創作,喜歡作故事。去年書展,高登網民共出版七本書,而前年只有兩本。這是其中一種方式告訴別人,高登有許多不同類型的人。結果高登的形象開始提升了,開始有廣告商在網頁賣很多不同類型的廣告。他更提議獨媒思考如何擴闊讀者群,從而吸納更多類型的廣告收入。

吳志森娓娓道來「新自由Phone」的誕新。來由是香港電台自由Phone結束後,每星期舉辦一次網台節目,每次兩小時,都是沿用舊模式,希望可以聽聽眾的電話。到現在差不多一年。他謂沒有經營之道,因為這個網台沒有收入。它用別人的伺服器在某個時段播放,還要付費的,「最初幾個月要貼錢」。然後到了七一遊行時,他們托人在街上籌款,結果效果不俗,夠用大半至一年。這筆錢能用作伺服器租金和義工的飯錢及車馬費,算是一個營運的方式。

其實吳志森不是沒想過生意的營運模式。直播是有困難,因為市民不喜歡「坐定定收聽」,而且幾百人就會網絡擠塞。事後下載重溫的比較多,由千幾至數千人不等,曾試過上萬人。有些人曾提議以收訂閱費用或廣告模式營運。但他完全沒有經營的概念,亦很擔心一旦收了別人的訂閱費用,就要一年365日不停的做。現在他正參考不少先行者的經驗。例如Q仔,他營運「政治經濟學」,讀者需在網上訂閱。他問讀者願意一年付出多少錢收聽,最多人說500元。試想想,一年500元,一萬人便有500萬,不單足夠自己用,還可以請人。另外,大班計劃做一個全球華人資訊網上電台,可以在網上加固網電話聽收音機,以收取訂閱費用和廣告。他們都有強烈的經營野心想營運下去。而吳自己坦言不知道什麼時候結業,只是用一些業餘時間經營,仍未想到日後的路。

PAK_9486 PAK_9464
吳志森(左)和小花(右)坦言仍未想到收錢的經營模式

現職主場新聞的尹思哲之前在蘋果日報工作。主場希望透過社交媒體做新聞,一開始都是很細,可能比高登還少人。生存之道仍沒有,都是摸索中。他認為這十分重要,因為錢有用完的一天。他分享,傳媒面對很多資源問題,這不只發生在民間媒體身上。若參考《蘋果日報》的年報,你會發現印刷版的收入比網上版高很多倍,單靠網站收入養活其員工是不可能,動新聞也如是。可能民間媒體人手少,成本低,生存機會高過很有錢的財團或公司。壹傳媒以一直減少的印刷版收入養活新的網上新聞,但能否持續呢?蘋果日報的網站收入用人頭計可能比高登還差,因為他們實在太多員工。相反利用社交媒體去營運的成本是很低的,寫一個網頁一個程式員就可以。高登有爭議性但又有廣告,其實很成功。主埸比較多政治問題,較難吸引人。他認為大家面對問題都相似的,不過成本愈少機會愈大。

fm101成員梁穎禮介紹,它是民間電台外第二個非法廣播電台。開始時總部選址在觀塘,生存之道是靠社區網絡,例如附近的街坊會收聽。因為有民間電台的知名度,fm101不用大力宣傳。透過主流媒體,市民很快知道會有第二個非法電台。最初籌錢很容易,開口就有。社區電台很多人捐錢,也有議員捐錢。頭半年經營不難,但之後就出現問題。需要依賴節目收益,例如活化廳。這個節目關於藝術,很多學生會收聽做功課,相信他們都是捐錢者。他們也會賣廣告但並不收錢,亦會擺街站收聽評語。

提及節目未必太多聽眾。他認為fm101有些不成熟,因為和參與社會運動分不開。他們都是前線團體,會去拉鐵馬。整年的營運都是靠六四和七一遊行時募捐得來,而捐款人會叫他們繼續衝擊多過叫他們做好節目。反而香港一些樂隊會多謝他們,因為他們播放樂隊創作。fm101 每個人都是義工,一個月的支出約1萬,營運靠捐款、賣t-shirt 和藝人合作,例如start from zero。由於去年活化工廈,需要搬遷總部,租金從5000元加到8000元,所以搬到一個細地方,作為貨倉和開網台,現在則休台中。

獨立媒體行政幹事黃俊邦在獨立媒體工作兩年。他認為獨媒好像阿仙奴,7年拿不到冠軍,而且每年都有核心球員離開。除了經費,人力資源也是很重要。第一,獨媒的人會被很多東西拉散,例如深入做一些議題。出名例子就是主席朱凱迪,大家可能都是從菜園村、天星皇后事件認識他,其他編輯和特約記者被並他社會議題拉走。第二,雖然獨媒是民間媒體,但亦不能脫離主流社會,因為主流社會會給予很多壓力。例如你要找一份穩定的工作,或者人生計劃有好多其他事。

他分享,獨媒只有三個全職職員,其餘全由義工組成,這是一個很大問題。因為他們有可能只是今年投入,有可能找到更好的職業或是被其他機構拉走。現在有很多朋友和學生都不在獨媒而在主場寫文。他分析原因有二:第一很中產;第二,有被賞識的感覺。主場會邀請人寫文,獨媒有些成者因此而轉場。獨媒讓人登記做作者是很天真的做法。好像阿仙奴,財政很穩定,因為月捐很穩定的,有二萬多,加上其他捐款夠請三個職員。但如亞仙奴,你加大投資可能會破產,但不加大又不能拿冠軍,擴大影響力,其實是一個恐怖的狀態。不能帶冠軍又不會結業,其實是在一個困境內。

PAK_9478 PAK_9474
梁穎禮(左)和黃俊邦(右)代表的fm101及獨媒,同樣缺少廣告支持營運經費

高登營運和法律訴訟經驗
到底高登如何殺出重圍?林祖舜憶述,曾經想過收會費50元一年,有高登專用伺服器和電郵。「以為很吸引,但最後100 人參加都沒有」。他又分析大眾心態,如果付費,他的要求就倍增很多。最後因為策略不成功,高登現在沒有收費會員。最後還是需要第三方即廣告客戶資金。初時,廣告商不喜歡高登原因有二:一是太政治,第二太多粗口。有些代理商,落了廣告,卻不能截圖,因為沒有地方無粗口。之後用了幾個方法解決,第一用懷舊模式,粗口轉做其它字,例如「hi auntie」。其次,高登很多台話題涉及政治,廣告商便覺得只有政治。解決方法是由十幾個台增至二三十個,最後講體育就講體育,講故事就講故事,還限制每人每日出貼的數量。這些措施成功給廣告商一個清新的形象,自始有廣告落在高登了。

易汶健認為,林祖舜說了兩個重點,第一是平衡用戶和廣告商的利益,例如用粗口過濾模式,懷舊模式等貼近觀眾口味。第二是反映一件事就是資訊應該有價,但香港人不習慣買資訊這件事。Ben建議,機構不只舉辦香港的活動,而是整個南中國的活動。泰國和台灣的社區經濟很倚靠地下電台或是行動網站幫助他們賣廣告。一開始也是免費,一班完全非網絡的長者、老行家、老工業家等。到他們覺得你真的有心,願意付的金錢多得難以置信。另可以盡量把經營的人數減到最少,只做必需要做的事。

現時不少網絡營辦者都面對法律風險問題,有機會影響網上言論自由。高登的解決方法是不做即時通訊的討論區。林祖舜認為最難應付的是誹謗,有一些網站將風險降至最低就是刪除所有罵名人或品牌的留言。高登收到投訴時,會徵詢律師的意見。他們始終不是大財團,輸官司會構成沉重的負擔,有時只能無奈删留言。林又補充,收律師信和警方索取也不會理會,它們只會處理已進入法律程序要求。

PAK_9465
高登行政總裁林祖舜,提到不會輕言交出網民資料

整理、編輯:方鈺鈞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