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媒體

草根發聲與連結的可能性【2012民間媒體高峰會文字紀錄】

廣告

廣告

PAK_9488

【編按:去年十二月,獨立媒體(香港)在 inmediahk.net 創辦八周年之際,聯同多個新媒體機構及關注網絡自由的團體,舉辦一個「民間媒體高峰會——新媒體爆發之後」,去思考香港民間媒體發展的總總問題,希望能整理出一些共同關心的議題,並探索合作的可能性。作為本地民間首次嘗試,短短一個下午,總共舉行了十一節討論會。幾經整理,我們終於完成文字紀錄,將於月內陸續推出,敬請留意。】

(獨媒特約報導)五間不同的民間媒體:草紙、影行者、社運電影節、草媒體行體及草根行動媒體的代表在討論會上各一介紹自己所屬媒體與草根人士的聯繫。草紙代表范沁榆形容它屬基層社區小報,認為主流媒體報導誇張,又常以慣用語誤導大眾,故欲透過一些方法為大眾解讀主流媒體的報道邏輯。草紙報導語言偏近口語,涉及的議題多樣化,除了一般財經自然、土地議題外,亦會討論熱門娛樂新聞、電視劇集等。為讀者提供另類社會資訊及知識,如介紹社區二手店等,資訊貼近草根生活。現時草紙除了在深水埗等地區派發外,亦有透過基層團體派發。為了讓更方便市民閱讀,草紙現嘗試根據市民意見進行改版,將文字版本的留言師奶週記轉成漫畫版本、限制內容字數等。

影行者的李維怡則以影像介入社區與社運,所選議題主要是草根及土地問題,並會製成紀錄片。他們認為紀錄片需要參與性,拍攝過後會將有關影像放在公共空間播放。影像的目標對象為了解影行者工作並有主動留下聯絡方法的人士。她認為,影像點擊率高不等於有人看,反而更重視若有需要,會否有人主動幫忙。提及媒體藝術普及化,她認為這是市民自我表達的方法,若表達慾望,則社會民主度有限。為鼓勵基層人士能進行創作,他們會到重建區央求街坊拍攝,亦與基層團體合作,為他們的會員提供工作坊,教導街坊清楚表達意見。除此以外亦不時舉辦種子工作坊,教導社工、老師、重建區義工等利用影像藝術介入事件,引導街坊發言。

王潔瑩從宣傳口號影像、感動、思索、行動四方面介紹社運電影節。影像是指電影內容需與社會議題或社會行動有關,並且是商業製作,電影來自世界各地。他們會透過資源交換的方式取得影像,直接與導演溝通,為電影配上中文字幕,影像在港播完畢後,將字幕及觀眾回應傳送給對方,另亦設共工制度,讓市民參與電影節籌備工作。至於感動和思索強調觀影經驗,引發觸動感覺,並期望藉影後討論,讓觀眾進行思想及經驗碰撞,形成思索的過程,而行動則指透過電影內容及影後討論分享引發觀眾對行動的想像。他們以窄播形式宣傳電影節,不依靠主流媒體作宣傳,藉民間媒體制製造民間傳播空間。

張善怡介紹,「草媒行動」以打破基層視覺為目的建立媒體實習計劃,計劃於一零年開始,剛已完成第三屆。他們在第七屆社運電影節一場討論會中發現,民間報導草根信息時,需以慘情為賣點,或將主題內容簡化,才能吸引讀者。故此開始構思實習計劃,招收對象為在職青年及各大院校同學,民間媒體會拆解主流媒體的報導問題,亦會與草根團體合作。他們會每年考慮哪些草根團體需要媒體工作,並重新調整計劃內容。整個實習計劃過程亦著重與草根團體討論計劃內容,也會邀請街坊構思計劃內容,參與媒體報導工作,例如影像拍攝、 製作單張等。

難民稻子講述「草根.行動.媒體」是個基層資訊報導評論平台,在第三屆草媒體行動實習計劃完後兩個月成立的。現時網絡缺乏團體聲音集中、以基層視覺為主的報導,故以網誌形式作為一個集中地收集及處理基層媒體信息,另外亦會作外地翻譯報導,將外國聲音及社運經驗帶到本土觀眾群。

民間團體互動合作的經驗

草媒行動指他們欲藉實習計劃將不同的基層媒體聯繫起來。結業禮會邀請各媒體、團體及學員出席,介紹團體自己,增加團體間的認識﹐理解彼此的工作及所關注的議題,促進互動。影行者指出,近十年來民間團體組織數量不斷萎縮,與網絡論政的爆發剛好成反比,單憑團體個人的力量是不足夠的。影行者又以膠水、補充劑形容團體之間的合作,若能與其他團體合作,分擔工作,對整體社會而言都有正面影響。而草紙認為自己與基層團體的合作不算直接。他們通常會直接向基層街坊派發刊物,但發覺難以與派發對象溝通,而現時透過與其他團體合作,以他們為媒介則能取得更多街坊讀者的意見,改善草紙。至於社運電影節則表示自己與其他團體多是資源上的合作,例如向民間團體借場地播放影片或舉行座談會。草根行動媒體補充,現時市民間團體持續萎縮,因人手資源有限,會直接參與其他媒體的活動,集中聲音並作報導。

台下有人士問及,若以主流媒體報導社會運動,報導會否比草根媒體更有影響性。他提及民間團體與非政府團體的關係。他以實習計劃為例,問到計劃能否完全代表草根聲音,因部分報導未必與草根關係太大,而團體的工作性質未必完全涉及草根階層。而最後亦問到民間媒體是幫助草根發聲、代表草根發聲抑或兩者皆有,而中間是如何拿捏。影行者回應,街坊市民不會摒棄民間團體,但組織者要讓街坊明白民間媒體的重要性,讓他們不會不能單方面倚靠主流媒體。至於與非政府團體之間的合作關係,草媒體行動補充,以實習計劃為例,民間體團體會參與整個計劃中的構思商議過程,而草媒亦會嘗試了解對方團體的需要,作出配合。草媒表示,即使現在計劃進行到第三期,但亦未能做到幫助草根發聲這一點,因為街坊因工作而未能經常抽空以全程參與計劃。即便如此,草媒亦會盡量協助他們參與計劃的每一部分,如共同構思影片內容,再分工進行訪問及剪片。最後,大家都認為對於基層人士而言,時間是他們參與活動的最大限制。

編輯:方鈺鈞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