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一場比賽,兩個特別的貴賓

廣告

廣告


Mr Dimitris

在香港,無論旺角大球場或香港大球場,都要先檢查背包;在這裡,你有票就可沿著暗暗濕濕的鐵道走進球場。場內看台由英泥建造,一級一級紅色的包圍著跑道,跑道入面是草地,當然沒設有獨立座位,所以每區能擠幾多就幾多。看台與球場之間,隔著一道鐵絲網,作用是防止球迷湧進場內,平時睇電視看南美的見得多,親身感受還是第一次。隔著鐵絲網看球,感覺與球員隔了一層紗,冷漠的鐵繡跡使作客球迷的身增添了忍懼感。

球場正中央置有”This is Kota Bharu”的巨大鐵板,意義與「呢度係我主場!」一樣,鐵板下面有一整列傳統木鼓,大家看直播時聽到的「叮叮叮叮叮叮」聲音就是他們發出。這球場有跑道,龍門後面看台呈cruve型,吉蘭丹的Ultras就身置於處,無間斷的歌聲,大約五十人,為球場增添活力。其中唱出大概是經典的打氣歌時,更能喚起全場情緒大合唱!

不過最終於都輸傑志0:2。整個球場「kecil」之聲此起反彼落,kecil發音與kitchee相近,馬來文意思是渺小,說穿了是在柴我們的台。

兩個貴賓
這場比賽除了吸引我遠征作客外,球場內還有兩名非馬來人也非香港人的貴賓。

他是Jordi先生,加泰隆尼亞人士。身穿紅色吉蘭丹球衣,下身以加泰隆尼亞獨立星旗(Estelada)圍住,十分搶眼。我首先從吉蘭丹的ultras組織得知Jordi先生的,他在吉蘭丹工作大概一年,基乎每場比賽都到場,更學懂一點馬來語,是個努力溶入該處生活的人。

然後我完場後偶然碰上了他,原本還打算介紹一下傑志隊內的加泰隆尼亞之際,他已經跟甘巴爾聊過不停,看來他們早前已經混熟了,其後更於球隊下榻的酒店看見了他。我們閒聊幾句,我問他為什麼千里迢迢跑到吉蘭丹生活。「寧靜」「安穩」大概人生追求的都離不開這兩個字,當然還有足球。Jordi先生,身穿紅色吉蘭丹球衣,下身以加泰隆尼亞獨立星旗(Estelada)圍住。

另一個是特意前來看這場比賽的,是Dimitris先生,希臘人士。他是在浪人,上年暢遊南美,巴西,阿根廷,秘魯等等,再瘋狂的球賽都參與過,這一年來到馬來西亞吉隆坡,參與一點傳媒工作,喻工作於娛樂。這天特意由吉隆坡飛到吉蘭打,就為了吉蘭丹對傑志的亞協比賽。我們在Guest House的大廳碰上,因為足球,好快就聊起上來。他認為傑志是支好球隊,甚至比吉蘭丹更好,應該可以走得更遠,甚至認為我們之後會再見,始終亞協盃的種盛事,還是有點吸引力的。我們亦分享了一些亞洲,甚至南美的足球經歷,非常有趣,下午他還約會了Jordi先生,世界真細小。

我們已經相約了2015年在澳洲的亞洲杯決賽週再見,希望香港隊能達成我這夢想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