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教育

三則普通語污染香港語的虛擬案例/笑話

三則普通語污染香港語的虛擬案例/笑話
廣告

廣告

註: 本文以 Natural Cantonese Romanization 作為拼音法 [1], [2].

以下有三則普通語污染香港語的虛擬案例

1. 有十九世紀的廣東土話(廣英)字典記載 [3], 原來當時的廣府語/香港語中, 女姓的外生殖器叫”產門”(並非”肛門”), 即生小孩時的一道”門”. 而廣府語中有多個”粗口”字, 也正正以”門”字部作為部首, 例如, “閪”字, 即女姓的性器官. “閪”的廣府語拼音為 hai1, “閪”字在古時是否粗口, 現時已經無從稽考, 但與廣府語中的”產門”一詞有直接或間接關係的可能性應該很高.

普通語中, 女姓外生殖器粗口稱為”屄”(普通語拼音為 bi-II), 意即"身體上的一個洞". 有不少人錯誤以為普通語的”傻屄”相等於廣府語的”傻閪”. 但仔細看看”屄”字的結構, 不難發現該字所指的只不過是”身體上的一個洞穴”, 而沒有"生小孩的一道門"的意思, 至於有何典故, 筆者則未有考究, 但就幾乎肯定與”產門”一詞無關.

另外, 從字面看, 普通語中的”操你媽的屄”, 應該是”把弄你媽媽外生殖器官”的意思. 而香港語中”{門小}你老母閪”的意思是”以男性外生殖器插入你媽媽女姓外生殖器”的意思, 這個”以性器官性交”的概念在普通語的粗口中似乎未見存在. ”操你媽的屄”與”{門小}你老母閪”應該是兩個毫你無關係的概念.

可是到了近年, 大家卻可以在網上發現, 香港有一些被洗腦人仕認為廣府字必須源於”漢字”, 所以斷定”閪”字的”正寫”為普通語中的”屄”字[4], 而之所以搞出另外一個字, 是廣府語字音改變的緣故. 以下是有一則因為香港洗腦教育而產生的虛擬家庭小插曲:

小妹妹從一個被洗腦的八掛雜誌中, 首次看到一句似是而非的粗口, 按報導, 原來成成昨晚在一間酒吧中當眾大聲講”{門小}你老母屄”. 小妹妹以前只聽和見過”閪”字, 不了解”屄”字的意思, 從字面看似乎是人體上的”洞穴”, 便大聲問媽媽: ”究竟成成想走前洞, 還是後洞, 還是口, 還是隨便一個都可以?”

2. 廣府語“購”字和”構”字同音, 正音的拼音為 kau3, 而大陸普通語”購”和”構”字拼音同為 go-II, 而”溝”則為 go-I, 三個字首音均為 “g”. 香港近年有中文大學少數二流學者指出, “購”和”構”字應該跟從普通語以首音”g”拼出, 即讀成”gau3”, 變成與廣府語中的”夠”字同音.

有一則虛擬電台新聞報導是這樣的, 原來昨天一名極富有的阿拉伯王子救了香港一名美少女. 這段新聞結果被一批不了解香港語已被普通語污染, 有受過洗腦教育的九十後人仕錯誤解讀成: “昨天一名極富有的沙地阿拉伯王子購了香港一名美少女“, 結果引致了一場大遊行.

3. 香港語”溝”字拼音為 kau1, 所以“購”(kau3),”構”(kau3)和”溝”三個字首音均為 “k”, 同為形聲字, 這個結果明顯而合理. 但有中文大學的少數幾個”國文佬”, 卻跟隨普通語”購”字(go-II)的首音”g”, 硬要把”購”字讀作”gau3”, 結果產生了以下一則中文大學的虛擬醜聞:

事情發生在西貢郊野公園, 一名中大學者昨日在小溝裏時, 無意中摸到一隻大蟹, 結果被夾傷送院. 有記者平日喜歡用簡體字書寫, 結果在新聞稿中把以上新聞寫成: ”一名中大學者昨日在小溝里時, 無意中摸到一隻大蟹, 結果被夾傷送院”. 這段新聞正好被一名正在學習香港語的外籍記者看到, 他在 Starbucks 中大聲把這段新聞向一個香港籍男性朋友讀出, 作為日常香港語綀習, 結果把”溝”字讀成 ”gau1”, 皆因”溝”字與”購”字為類同的形聲字, 錯用被污染了的"購字"首音”g”也屬無可厚非. 結果, 話剛讀完, 香港籍男性友人立即反檯.

[1] http://www.freehongkong/learn-cantonese

[2]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16752

[3] Morrison, R,D.D., 1828, A Vocabulary of the Canton Dialect - Chinese Words and Phrases Part III, East India Company’s Press.
網上免費查閱:
http://babel.hathitrust.org/cgi/pt?id=uc1.b4496041;seq=1;view=1up
last visited: 5/1/2013

[4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B1%84

本文將會刊於自由香港網 http://www.freehongkong.net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