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

【文化論政】小西:在都市夾縫中的牛棚藝術村

廣告
【文化論政】小西:在都市夾縫中的牛棚藝術村

廣告

由於特首在今年施政報告中宣佈,將每區撥款一億元在區內建設最多兩項社區重點項目,最近九龍城區議會召開會議,決定會優化土瓜灣牛棚藝術村後一幅荒地為休憩場所。九龍城區區議員暨立法會議員梁美芬更表示, 希望計劃能夠融入藝術成分,除了為市民提供休憩場所外,也為九龍城打造成新地標。區議會的決定引起了文化界不少的回響,其中自然包括牛棚藝術村的用戶,用戶之一藝術團體錄映太奇最近更舉辦了「一億活化牛棚,危機還是契機?」座談會。

然而,自2001年前油街藝術村用戶進駐牛棚藝術村(以下簡稱牛棚)以來,從來都不乏有關牛棚前途危機/契機的討論,但十二年下來,一切似乎依然紋風不動,變化不大。著名策展人何慶基曾經指出﹕「…牛棚差不多被人完全忘懷…牛棚資金不足,地點僻遠加上官僚管理對場地諸多限制等困難,早已廣泛討論,不贅。有關部門愛理不理,唯有靠藝術工作者自強」。一直以來,到底是什麼窒礙了牛棚的發展?而十年人事,牛棚又將會面對怎樣的新變局?

政策上不存在的「藝術村」
我們知道,「牛棚藝術村」的前身是北角油街藝術村。1998年政府產業署將北角油街的舊政府物料供應處廉價招租,吸引大批藝術工作者租戶,逐漸形成了名噪一時的「油街藝術村」。可惜藝術村只維持了一年,便被政府以都市重建為由收回。及後幾經爭取,政府終於答允以維期三年的租約(可予續期),將馬頭角動物檢疫站租予藝術工作者。

然而,說牛棚是「藝術村」,從一開始便是一場誤會。當然,早在2001年,香港藝術發展局的「三年計劃」中,視藝委員會已有一項撥地建藝術村的主導計劃,而2003年在前民政事務局長何志平在任期間,由於提倡文化創意產業,曾計劃在深水埗翻新工廈,建立創意藝術村,並發展牛棚潛力。但吊詭的是,當年負責安置前油街藝術村租戶的民政事務局,雖然曾向負責直接管理牛棚的產業署建議,以三年「直接租賃」(Direct Lease)的形式,租予前油街藝術村租戶,卻並非負責管理牛棚的真正部門。在特區政府的體系裡,民政事務局負責文化,產業署則負責管理政府大小物業,而對於產業署來說,牛棚只是臨時空置的政府物業,租予前油街藝術村租戶作辦公室或貨倉用途。可以這麼說,直至2009年發展局宣佈接管牛棚為止,在政策的層面上,牛棚從來都沒有被確認為真正的「藝術村」。

由於產業署只把牛棚當作辦公室或貨倉來管理,自然不鼓勵場地對外開放。於是曾經有一段日子,入場參觀的觀眾需在門口登記,而由於部份演出場地(牛棚劇場)只許作排練用途,不許售票,相關的負責單位只能以「側側膊」的方式,經營表現場地。此外,由於牛棚長期在政策層面上「妾身未名」,團體每次舉辦活動皆需要申請臨時娛樂牌照,加上牛棚部份建築屬受保護古蹟,須遵守古物古蹟條例,不可擅自改建或掛上大型宣傳橫額。可以想像,牛棚藝術村的發展可謂舉步為艱。

都市重建下的牛棚藝術村
然而,我們或許會疑問:對於牛棚藝術村, 為什麼政府曾經長時間好像愛理不理,任其自生滅? 事實上,自上個世紀八十年代中土地發展公司(土發公司)掀起重建的巨幕以來,牛棚所身處的馬頭角區,一直都是政府的優先重建舊區。或許,因為當年土發局的權力有限,至使馬頭角一帶的重建計劃一直無法落實;但自2001年市區重建局取代土發公司以來,政府的重建步伐明顯加快,加上1997年啟德機場停用,取消了附近樓宇的高度限制,過去十二年,為什麼馬頭角一帶好像還是紋風未動? 若我們翻查該區歷年的「分區計劃大綱草圖」,我們會發現:其實,自1998年開始,馬頭角這個原工業老區,在土地用途上,早已由「工業/住宅」被重新界定為「商住綜合用途」。總括而言,我們大概可以把馬頭角一帶發展之所以「停滯」,歸納為以下數項原因。

首先,政府在1998年推出「東南九龍啟德城中城發展計劃」,當時卻收到七百多份的反對意見書。結果,之後啟德重新發展計劃,差不多花了十年時間才得以落實。2008年期間,筆者曾經與馬頭角一帶的地產公司經紀閑聊,他們認為該帶的發展主要端看啟德重新發展計劃是否落實。啟德未起動,沒有經濟誘因,政府與發展商也就暫時沒有閒功夫,開發馬頭角一帶。其次,牛棚藝術村對面的十三街,大部份唐樓業權較分散,收樓困難,市建局或私人發展商也就減慢了重建步伐。最後,沙中線遲遲未拍板,也使馬頭角一帶的「轉型」遲遲未能上馬。

然而,隨着啟德發展計劃、沙中線等計劃逐步落實,私人發展商開始染指該區的重建項目,政府近年終於正式「插手」牛棚藝術村的發展。以發展局在2010年公佈的「前馬頭角牲畜檢疫站(牛棚)作為藝術村的未來發展研究報告」來說,報告書的建議明顯配合政府有關該區發展的總方向,將牛棚發展成為保育旅遊與文化休閑熱點。至於這些最新發展,對於牛棚來說,是危機還是契機,則端看牛棚的用戶是否願意跟從政府的路線,成為「 仕紳化」(Gentrification)的先頭部隊。

作者為文化評論人、「文化論政」編輯之一

文章刪減版載於《信報》-時事評論-「文化論政」-2013年6月10日

本欄逢週一見報,由「香港文化監察」邀請不同意見人士討論香港文化發展,集思廣益,出謀獻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