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教育

我是一個大蘋果: 香港語六音實證

我是一個大蘋果: 香港語六音實證
廣告

廣告


本文目的為:

1. 提供一個香港語填詞困難的完整及真正解釋, 而這個解釋正正與香港語六音(而非八或九聲)有直接關係.
2. 以音樂片段作為例子, 證明香港語語音系統能產生自然音樂韻律, 與漢語四音語音系統截然不同.


註: 文字難以解釋發音, 所以建議大家先收看最下面的 Youtube 短片中的解釋, 再仔細閱讀本文.


前文撮要

前文[1]提到, 香港語有六個音(音韻), 而並非八個或九個聲(聲韻), 同時宋本廣韻是北方人對廣府音的錯誤解讀而成書, 不但無法解釋廣府語音韻, 更會誤導大家以為廣府語語音系統只不過是北方漢語的一種簡單變異.

前文[1]也提到, 香港語有六個音韻(即 高平1, 中上2, 中平3, 低上4, 低平5, 底平6), 而漢語只有四個(即 上平, 去, 上, 下平). 宋本廣韻指廣府語/香港語有上平, 去, 上, 下平, 和入聲, 是絕對不正確的, 因為入聲只是一種尾音, 而並不是一種音韻, 與高低音和高低音的變化無關. 而且香港語也沒有去聲字, 只有平音和上音. 更重要的是, 香港語主要以字的高低音來分別同樣首音和尾音的字, 其次是以平音和上音來作識別, 與漢語語音系統截然不同.

按 Natural Cantonese Romanization [3] (與其他拼音法一樣), 每個單字的字音, 都可以拆分為三個部份, 即首音(intial), 尾音(final)和音韻(tone). 以 Natural Cantonese Romanization 拼出廣府字, 在音韻上可分為 : 高平1, 中上2, 中平3, 低上4, 低平5, 底平6 一共六個音韻. 這個拼音方法, 在首音和尾音上與Sidney Lau [4] 的拼音法一樣, 而與 Yale 和 粵拼 [5] 不同, 但標音使用的符號不同, 並不會影響標音的結果. 在音韻的標示上, Natural Cantonese Romanization 的 tone 1 至 tone 6 完全按照字音的平均高低音階排列, 而其他拼音方法的音韻標示則不按字音高低順序.
以下例子, 以 Natural Cantonese Romanization 拼出 “yan” 的六個不同音韻所產生的六個不同字:
首音: y
尾音: an
yan1 因 高平
yan2 隱 中上
yan3 印 中平
yan4 引 低上
yan5 刃 低平
yan6 人 底平


”我是一個大蘋果”真的那麼難唱嗎???

大家小時候都有唱過一首叫”我是一個大蘋果”的兒歌吧. 大家可有質疑過, 何以一首如此簡單的兒歌, 以香港語唱出, 卻唱在唱去都唱不出自己想唱的字呢?

so do do do me do do
5   1   1   1   3   1   1
我 是  一  個  大   蘋  果

so so me so do re me
5   5   3  5   1   2   3
個 個   孩 子  都 愛  我

注意: 上面 so (5) 代表低音 so (5).

仔細一聽, 原來按照上面的音樂, 會唱出以下的字 [2]:

俄試X個獃聘過, 哥哥械之道愛疴

究竟唱出來的字, 為何完全不受我們的控制呢? 有些國文佬會自以為是的跑出來大聲指出, 這個香港語”填詞”的問題, 來自”平上去入(陰陽)”八聲身上. 但如果要這班讀死書, 死讀書人仕進一步深入一點去解釋個中原理的話, 他們定當目定口呆.

其實, 香港語”填詞”的問題與平上去入(陰陽)這個錯誤的香港語標音方法無關, 而是與香港語六個音韻在音階上的高低排列固定有關. 大家記得 Natural Cantonese Romanization 的 tone 1 至 tone 6, 正好由最高音, 一直排到最低音, 即 tone 1 比 tone 2 高音, tone 2 比 tone 3 高音, 如此類推.

下表把所有不同 tone 的相關字列出:


5        1      1      1       3        1        1
疴 ngoh1 施 si1 一 yat1 歌 goh1 獃 daai1 娉 ping1 戈 gwoh1
鵝 ngoh2 史 si2 變 yat2 嗰 goh2 歹 daai2 摒 ping2 果 gwoh2
哦 ngoh3 試 si3 未 yat3 個 goh3 帶 daai3 聘 ping3 過 gwoh3
我 ngoh4 市 si4 未 yat4 未 goh4 未 daai4 未 ping4 未 gwoh4
餓 ngoh5 是 si5 日 yat5 未 goh5 大 daai5 未 ping5 未 gwoh5
俄 ngoh6 時 si6 未 yat6 非 goh6 未 daai6 蘋 ping6 未 gwoh6

5 →1 → 1 → 1 → 3 → 1 → 1
以上音樂片段, 由 低音 so 上升至 一連三個 do 音, 再上升至 me 音, 然後回落兩個 do.
這些高低音的變化, 正好配合由 低音 俄 ngoh6 上升至 一連三個 tone 3 的字 si3, yat3, 和 goh3, 再上升至 獃 daai1, 然後回落兩個 tone 3 的字 ping3 和 gwoh3.

注意, “yat” 字的字是國文佬口中所講的”入聲”字, 但所謂入聲字其實與其他字一樣, 都擁有六個香港語音韻.


5       5      3        5      1      2       3
歌 goh1 歌 goh1 非 haai1 之 ji1 都 do1 哀 ngoi1 疴 ngoh1
嗰 goh2 嗰 goh2 未 haai2 子 ji2 倒 do2 藹 ngoi2 鵝 ngoh2
個 goh3 個 goh3 未 haai3 志 ji3 到 do3 愛 ngoi3 哦 ngoh3
未 goh4 未 goh4 蟹 haai4 未 ji4 未 do4 未 ngoi4 我 ngoh4
非 goh5 非 goh5 械 haai5 自 ji5 道 do5 外 ngoi5 餓 ngoh5
變 goh6 變 goh6 孩 haai6 非 ji6 未 do6 呆 ngoi6 俄 ngoh6

以上第二段音樂片段, 大家可以自己嘗試, 看一下音樂的高低起落, 是否與各字的音韻起落配合.

註:
未 = 筆者未找到有該音的字

變 = 正常音的變異
拖”鞋” haai2
吉”日” yat2
哥哥 goh6 goh1

非 = 非漢字
goh6 jai3
ji6 jam6
hi1 嘢
oh1 goh5
ngoh1 goh5

以香港語唱出字句無須特別作曲即可唱出自然大調韻律

do la me do la so me
1   7 3   1 7   5   3
我 是 一 個 大 蘋 果

do do so me me do do
1   1 5   3 3   1   1
個 個 孩 子 都 愛 我


1        7     3       1       7       5        3
疴 ngoh1 施 si1 一 yat1 歌 goh1 獃 daai1 娉 ping1 戈 gwoh1
鵝 ngoh2 史 si2 變 yat2 嗰 goh2 歹 daai2 摒 ping2 果 gwoh2
哦 ngoh3 試 si3 未 yat3 個 goh3 帶 daai3 聘 ping3 過 gwoh3
我 ngoh4 市 si4 未 yat4 未 goh4 未 daai4 未 ping4 未 gwoh4
餓 ngoh5 是 si5 日 yat5 未 goh5 大 daai5 未 ping5 未 gwoh5
俄 ngoh6 時 si6 未 yat6 未 goh6 未 daai6 蘋 ping6 未 gwoh6


1       1       5       3       3     1        1
歌 goh1 歌 goh1 非 haai1 之 ji1 都 do1 哀 ngoi1 疴 ngoh1
嗰 goh2 嗰 goh2 未 haai2 子 ji2 倒 do2 藹 ngoi2 鵝 ngoh2
個 goh3 個 goh3 未 haai3 志 ji3 到 do3 愛 ngoi3 哦 ngoh3
未 goh4 未 goh4 蟹 haai4 未 ji4 未 do4 未 ngoi4 我 ngoh4
非 goh5 非 goh5 械 haai5 自 ji5 道 do5 外 ngoi5 餓 ngoh5
變 goh6 變 goh6 孩 haai6 非 ji6 未 do6 呆 ngoi6 俄 ngoh6

注意:
1. 以上第二段音樂中的”子都”兩字分別為 tone 2 和 tone 1, tone 2 的”平均音階”應該比 tone 1 為高, 為何可以同樣以 me (3) 音來唱出呢? 其實, 要唱出上聲字, 我們要先以低音起, 而以高音作結, 而作結時的音正好配合音樂中的音階. 如果我們以純單音唱出, 則只能唱出平聲字, 即:

哦是一個大蘋戈,
個個孩之都愛哦

香港語使用者在唱出上音字時, 其實都不自覺地唱出一個急速向上滑音, 而不是純單音. 例如, ”子”字只要以 re (或任何比 me 低音的音)起音, 再急速上升至 me 作結(即 ji3→i1), 我們就可以聽出“子”這個 tone 2 的”上音”字 ji2, 同時聽起來”好像”只發出 me 音, 但其實是一個極急速的向上滑音.

2. 香港語六音音階的高低是相對性, 而非絕對性的, 而且音與音之間在音階上的距離也沒有固定, 但以不完全按照字音音階的音樂片段, 就”差不多”不可能把想唱出的字成功唱出. 至於為甚麼筆者說”差不多”而不是”絕對”呢, 就要等下次有機會再談了.

References
[1] 以宋本廣韻正現代廣府音何等經典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16938
[2] http://www.youtube.com/watch?v=xB-nmW_0Cfs
[3] http://www.freehongkong.net/learn-cantonese
[4] http://sidneylau.com/en/sidney-lau-cantonese-romanization-system-pronunc...
[5] http://en.wikipedia.org/wiki/Cantonese_phonology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