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難民住豬欄 退休富豪奮身對抗不公義

廣告
難民住豬欄 退休富豪奮身對抗不公義

廣告

Vision First 提供英文書籍,供難民消閒。

(獨媒特約報導)Vision First(VF)的行政總監Cosmo Beatson,因緣際會,一頭栽進捍衞在港難民權益的工作。問到為什麼分文不收關注這班弱勢群體,他的回答來得理所當然:「我是香港人」、「仔女在香港」、「希望香港變得更好」。訪問過程中他狠批香港政府無誠意解決難民問題,而受港府資助的國際服務社(ISS)對難民(註)支援亦十分有限。

看起來神采飛揚的Cosmo已屆不惑之年。他1989年已移居香港,從事貿易公司20載。2008年退休不久,2009年春天便成立組織VF,為本地難民維權,組織有3個職員,自己則出錢出力,分文不收。「20年來,只有幾宗申請得到確認。對比起來,澳洲有40%的申請成功,德國有17%,先進國家申請成功率平均有20至40%」。

獲批酷刑聲稱:只得0.002%

入境處數字顯示,09年至13年3月,處方處理了3110宗酷刑聲稱,當中只確立了5宗,比率只得0.002%。大幅落後於其他已發展的文明地區。Cosmo以一個名詞總結香港政府的態度,及解釋在港難民的困境--「排斥文化」(culture of rejection)。審批庇護的過程繁複而漫長,滯港的難民只能無了期等待,而且不知道結果如何,他們不能工作,港府及聯合國提供的些微津貼根本難以生活,尊嚴不值一分錢。

Cosmo講述,不少難民因為不堪過這種非人及近乎絕望的生活,終於知難而退,撤銷申請。而港府官員案頭上則可以「少一宗個案」。他形容香港的情況,就像「粉飾櫥窗」(windows dressing),「像一間裝潢堂皇的商店,卻把門關上了」。

港府為了在國際上表現得好一點,早在1992年簽署了《禁止酷刑公約》。此舉高調讓全世界都知道本港有應對酷刑聲請者的甄別程序,羸取大量掌聲,「連入境處網頁也有刊登」。港府只需處理酷刑聲請,其他庇護申請者則經聯合國難民署(UNHCR)甄別。「這是港府比其他地方優勝的地方。但實際執行上,港府根本沒有誠意處理問題」。

難民在港的困境近日受到本地及海外媒體廣泛報導。有線新聞蘋果日報報導他們居住地點與租約地點不符,甚至有難民被迫住在豬欄,質疑ISS懶理難民實際居住情況。有線更報導指在港出生的難民後代,被教育局以「居留身份未確定」為由拒絕入讀小學申請。正如Cosmo所言,「港府違反了把香港變成國際社會的承諾。它甚至違反了本地的法律。當你把難民安置在不合規格的建築,你便違反了《建築物條例》;你拒絕難民兒童上學的要求,便侵害了他們的教育基本權利」。

DSCF5609_edit
第一街的轉角漆上鮮藍色的「Vision First」,讓鮮有機會出門的難民易於尋找。

本地難民政策不公義

事實上,VF其中一項服務便是為難民提供法律支援,同時研究本地及海外政府的處理難民政策。Cosmo分享,經常有難民跟政府打官司和進行司法覆核,而很多時候是難民打贏的。法庭也同意整個系統是不公平、不正義、不合法的。如果這是不合法的,我會稱之為犯罪。港府不是阻止難民享受更好的生活,如讓他們進入大學,而是侵害他們的基本人權。有酷刑聲請者甚至跟我說,港府在折磨我們」。雖然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早在06年已通過議案,促請政府確保難民「會獲得合乎人類尊嚴和人道的照顧和對待」。可惜7年來仍有難民兒童被拒入學的個案發生。

親身接觸五百多位難民,Cosmo逐一聆聽他們的故事,愈聽得多,愈覺制度不公,愈是竭力幫忙,不少時候甚至協助至通宵達旦。「香港既然在全球化過程獲得利益,好應該幫忙有需要的人」!難民可能講大話應該是他最常聽到的質疑。不過,在他看來這毫不重要,始終相信有人真實地面對逼迫,需要協助。上星期他便陪同8名難民到ISS辦事處求助,目睹職員召警察處理問題的荒誕劇。「你知道現時津貼不包括眼鏡嗎?」Cosmo便曾經與一位溜港多年的四十多歲的難民分享配戴眼鏡的喜悅:「原來我來了這麼久的香港是這樣的」。多年來她就是「矇查查」過活。Cosmo不忘補充一句:「其實很危險,她過馬路根本看不清路牌」。

VF在西營盤舊樓開設辦公室,設有簡單家俱、英文書籍和影片、食物及衣服。這裏的食物和衣服,沒有配額制記名制,隨便放在廳中間。採訪當日便有難民分享,每次都帶一個大背包,裝滿滿的食物回家吃。他們吃得心安理得,尊嚴猶在。這裏還開辦不少課程,讓難民不用虛渡光陰。另一層有12個「碌架床」位供難民暫住。

Cosmo心裏如一的為難民幹實事,似乎比社會上天天口裏喊著愛香港的人士更真誠為香港。他對「香港變得更好」的理解,明顯包括仁道和公義的普世價值。

9330832511_a90af9a7cc_b
每次提到難民,Cosmo立時侃侃而談。

註:本文所指的難民,泛指已獲確認身份並等候轉移至外國的難民,向聯合國難民署(UNHCR)香港辦事處申請庇護的尋求庇護者,及向港府申請的酷刑聲請者,詳看這裡

採訪:Ricky Hui
編輯:方鈺鈞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