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

豚聚一家:九成人反對海洋公園要海豚表演

廣告
豚聚一家:九成人反對海洋公園要海豚表演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早前,海洋公園海豚Pinky出現疑似自殘的行為,令人質疑海洋動物因長期困在海洋公園,以致身心健康受影響。公民黨立法會議員毛孟靜、爭取成立動物警察大聯盟及「豚聚一家」成員於立法會舉行記者招待會,希望藉此向海洋公園表達訴。除了爭取「零表演、零囚禁」的目標外,會上希望海洋公園能夠成立一個獨立的監察機構,監察公園內海洋生物的身心健康情況,並為長遠的零表演、零困養作籌謀。此外,早前就Pinky事件去報警的毛孟靜議員表示,希望海洋公園或警方應給出一份完整的調查報告,而不是目前的簡單「回覆」。

記者會上,「豚聚一家」群組公布了一項網上調查,收到590份回覆。問卷一共有7題問題,結果顯示,90%認為透過觀看海洋公園的海洋劇場,根本不能獲得海洋生物的保育資訊;接近90%人認為海洋公園應該取消海豚、海獅和海豹表演;另外,有90%認為海洋公園飼養的海洋哺乳類生物不應作表演和娛樂用途;超過八成人認為海洋公園不應困養海洋生物。當中,更有80%表示即使海洋公園取消海豚表演,他們仍然會願意購票入場。「豚聚一家」為此透過網上平台Facebook進行關於海洋公園動物表演及困養的民意調查,為了達到調查結果的獨立性,訪問對象為任何派別、國籍及年齡層人士。

動物表演已不合時宜
出席記者會的毛孟靜議員及大聯盟動保專員召集人麥志豪均表示,動物表演已經不合時宜,而香港作為一個國際城市,沒有理由再存在馬戲團。毛孟靜議員更提到泰國訓練表演大象時的殘酷情況,公開向海洋公園主席盛智文呼籲:「我們很愛海洋公園,也因此才會站出來,希望海洋公園變得更好。」麥志豪則表示,海洋公園主要宗旨是「教育和提供海洋資訊」,但這種馬戲團方式無法達成此一宗旨:「如果海洋公園打正旗號,話自己係馬戲團,我們無話可說!但問題它一面標榜著教育宗旨,一面要海洋生物表演,這是什麼?!」此外,海洋公園今年五月因維修而暫停海豚表演,當時入場人次亦無受影響。

Questionnaire 2
90%認為海洋公園飼養的海洋哺乳類生物不應作表演和娛樂用途

至於「如何證明海豚困養對牠們身心健康有影響?」的問題,「大聯盟」秘書謝曉陽指出,數據顯示海洋公園裡海豚的自然繁殖率遠比野生海豚低,這很大可能是海豚長期被困、被迫受訓,導致身心不快,以致無法順利交配及繁殖。「豚聚一家」成員黃豪賢指出,海洋公園自開始人工繁殖計劃後,海豚的死亡率高達66%,對此,海洋公園和漁護署都沒有向公眾交待詳情,兩者均有失職之嫌。根據前海洋公園獸醫木下禮美提供的資料,從1974年至2002年,海洋公園內的海豚平均壽命只有2年零4個月,而死亡總數為131條,當中有37%是死於呼吸道感染,黃豪賢指,這很可能與海豚生存環境的水質有關。至於2002年後的詳細資料,目前未見任何公佈。

至於警方回覆Pinky事件的調查報告,毛孟靜議員指只有「沒有證據顯示有殘酷對待動物事情發生」的簡單回覆,她對海洋公園和警方沒有公開對Pinky的詳細的醫療報告表示不滿,認為是欠缺透明度。麥志豪表示,漁護署強調有海洋專家評定Pinky沒有被虐,卻不肯交代「海洋專家」的身分和資歷,使「海洋專家」的權威成疑。據他了解,香港的「海洋生物專家」極其罕有。

團體倡議零表演、零囚禁
「豚聚一家」這次舉行記者招待會目的,是希望爭取海洋公園海洋生物「零表演」及「零囚禁」,成員李綺雯就此向記者解釋:「我地首要目標係希望海洋公園有明確既路線圖及時間表,由每日4場表演減到每日1場,一步一步減到每星期3場,最後去到零表演。」李綺雯續說:「而家海洋公園被困養既表演動物,我地希望公園可以作出人道及專業合理既安排,唔係話即刻放養,而係馴養喺大海一段時間先野放,或者喺大海馴養到安享晚年。」

海洋公園海洋館也是困養的一種,該如何安排呢?李綺雯提議:「我地希望海洋公園減少每個物種引進既數目,提供低密度生活環境畀每個物種。就以藍鰭吞拿魚為例,2010年嗰陣引進左80條,當中有10條未去到海洋公園就己經病死左,實在太殘忍,只引進幾條就唔會有咁既情況。」

「豚聚一家」是一個近月成立,關注海洋生物生存狀況,為海洋生物爭取權益的小群組,他們表示,爭取「零表演、零囚禁」並非一朝一夕,這條路既漫長也艱難,但他們還是會走下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