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

誰破壞動保界團結?誰不以保育鯨豚為第一考慮?

廣告

廣告

photo
圖片:7.27 Empty the Tank 搬海豚經過,(攝:筆者)

這幾天可謂身心疲累。7月27日一早,三、四個朋友,從年青設計師家中搬著3米X2米的海豚石膏像到海洋公園參與 Empty the Tanks 要求停止圈養鯨豚的示威,我生得矮細,在搬運時連手都割傷了。

其實決定參加這活動前,已疲於向舉辦者在 chat room 周旋。起初是勸告我們幾位不要用 Dolphin Family 身份出席「棄缸救友」的活動,我們答應後,又改口叫我們連個人身份也不要去,強調他們是和平表達訴求,日後要爭取跟海洋公園對話,我們在場會令海洋公園盛智文不悅。

無理篩選示威參與者

收到如此無理的要求,我們當然深感不憤,為什麼會假設我們不和平?過往我們做過些什麼舉動會令到主辦單位會有如此的假設呢?是否有人在背後抹黑我們呢?即使對我們有偏見,但既然該活動是在 Facebook 上公開號召叫人參與,主辦單位憑什麼事前篩選參與者?若連示威參與者都要篩選,我們如何爭取沒有篩選的特首提名?

我們在電郵組跟朋友抱怨,大家都以鼓勵說話勉勵:為了保護海豚,覺得該做便做。鑑於主辦單位對我們充滿敵意,所以我們應他們最初的勸告,以個人名義參與,示威展品並沒有任何團體標記。

到場後,我們把「血海豚」放到後面,自己也坐在後排做示威群眾。不過,在場有些參與示威的人,覺得展品很配合主題,把它推到前台。這時海洋公園的公關不悅了,說展品「嚇壞細路」,要求主辦方請我們離場,結果他們一起找來幾個警察,把我們帶同展品逐出示威區(詳見 Alice Chiu 的「海洋公園示威者被逐」一文)。在過程中,主辦單位更阻止記者上前拍照。

我們雖然知道這是打壓言論和表達自由,心裡有萬分委屈,但不想真的應主辦方「預言」我們「不合作、不和平」,「有心破壞」他們的示威行動等,跌跌碰碰的帶著「血海豚」,走到示威區對面的路旁慢行。

主辦單位與海洋公園聯手夾擊

不過,即使我們離開了示威區,海洋公園和主辦單位仍然窮追猛打,結果我們被警方、海洋公園保安、主辦單位一共十幾位人士包圍,要求我們離開海洋公園範圍,我們才發現,原來海洋公園可以禁止香港市民在其範圍內的行人路行走。本來受主辦單位邀請到場主講的講者之一何來看不過眼走上來,質問警察為何侵犯我們的示威自由,警察解釋說不是他們主動執法,是海洋公園和主辦方要求警察協助(詳見:何來所寫的「被滅聲的血海豚﹣﹣7月27日海洋公園「棄缸救友」行動者第一身直述」),她了解事件後很憤怒,與主辦方理論,結果換來一句:「This is my show」,她決定離場抗議,並建議我們到金鐘到海洋公園的巴士站展出「血海豚」。

不過事情並未結束,昨天何來在「棄缸救友」行動的專頁跟主辦單位繼續理論,希望他們承認處理不當,最後因為獨媒義務編輯林藹雲在該專頁的一句評論,而把整個專頁刪除。

先事篩選並向示威參與者施壓,當場利用警察去打壓示威者,最後連批評的空間都要剷除,我相信這已超越大家的底線了。

請以保護鯨豚為第一考慮

我很認同面書上很多動保朋友說,「請以保護鯨豚為第一考慮」,我們撫心自問,由寫文批評海洋公園,到組織 dolphin family 監察海洋公園,到承受一些指我們「不合作、不和平」的標籲,放棄以團體名義抱著五、六十磅的「血海豚」去做「棄缸救友」的支持者,我們都是以海豚的福祉為依歸。

但請同時告訴我,篩選示威者、利用警察趕走自己不喜歡的示威者,這是那門子的「以保護鯨豚為第一考慮」?

獨媒特記身份

最後也說說我自己的身份。我過去幾年一直在工餘時間在獨媒做特約記者。因為我是讀環境科學,很關心香港的保育議題,又因為喜歡潛水,對海洋生態、鯨豚福祉特別緊張。為免我過於「肉緊」,自從我開始以「行動者」的身份做組織工作,我跟一些朋友已另組 dolphin family 去推動保育鯨豚、監察海洋公園。每次有行動,為了避嫌,獨媒會儘量派實習記者去跟進,希望報導能較全面,但這次卻不斷有人以我在獨媒的雙重身份,去打擊獨媒報導的公信力,在此特澄清身份問題,以正視聽。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