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

採泥區不列屯門堆填區範圍 環保署破壞環境冇王管 (堆填區系列一)

廣告

廣告

landfills2

(獨媒特約報導)今日傳媒報導,位於屯門「新界西堆填區」擴建區東南的曾角谷,去年起有開山及倒泥工程,附近村民質疑政府未經立法會通過,就偷步擴建屯門堆填區。環保署解釋指新工程範圍屬「現有新界西堆填區的採泥區……承辦商可按照規定於採泥區暫存泥土作日後運作」。本網調查多日後發現,這個連立法會議員都不知道的神秘「採泥區」(borrow area,上圖藍色框線範圍),既屬於現有的「新界西堆填區」,同時又被劃入擴建區內,面積相當於擴建區的三份一。政府不向公眾披露採泥區的存在,一方面又可以在短時間內破壞整個採泥區的環境,為擴建屯門堆填區造成既定事實,市民和議會監管無從。

IMG_1311

下白泥環境關注協會主席杜錫譽早前向本網表示,早於2012年4月,已經發現附近有泥頭車和工程車駛入曾角谷,進行平整斜坡和修路工程。到2013年2月,杜再嘗試回到同一位置拍照,發現山谷已被大範圍平整:植被剷走,亦有泥頭車往山谷倒泥(見上圖)。他向記者表示,工程車正倒泥位置本來是曾角溪的源頭,但現在已被填平。他質疑環保署預先破壞環境,山谷倒泥是為填建堆填區做準備。

環保署否認偷步擴建 以神秘採泥區為擋箭牌

採泥區
環保署出示1991年的合約圖,左下方灰色的部份是一直不為公眾所知的「新界西堆填區採泥區」位置,面積超過堆填區的一半。

面對偷步擴建堆填區的指控,環保署表示,其實新開始倒泥的地方也是現時新界西堆填區「運作的一部份,並非偷步展開堆填區的前期工程」。環保署之後再從倉底找來一幅1991年的新界西堆填區合約圖﹝contract drawing﹞,「證明」現時新界西堆填區西南的大片山谷,早於廿多年前已被劃為「採泥區」,面積超過半個堆填區。環保署表示,採泥區「是完全包括在現有新界西堆填區的合約及撥地範圍內。根據合約,堆填區承辦商(昇達廢料處理有限公司)可按照規定在該範圍內暫存泥土以作日後需要及運作時使用」。即是說,承辦商可以隨時把藍色框內的環境完全破壞,用來倒泥,而不需要向公眾有任何交代。

環保署以採泥區屬現時屯門堆填區範圍為理由,否認偷步擴建,記者進一步追問,如果採泥區一直被視為「堆填區運作的一部份」,為何政府在最近提交予立法會的文件中的新界西堆填區界線,並沒有包括採泥區?環保署此時發揮「梁氏語言偽術」,表示立法會文件中「『現有的新界西堆填區』只概括地顯示現有堆填區可以堆填廢物之範圍,堆填區還有另一相連部份可以暫存泥土。」

2013pp2
政府早前提交立法會的擴建堆填區文件,沒有顯示採泥區的位置。

立法會議員:未聽過堆填區旁邊有採泥區

環保署說採泥區是堆填區運作的一部份,但因為不是堆廢物的地方,所以不向公眾和立法會說明。郭家麒、馮檢基及李卓人三位立法會議員均未聽說新界西堆填區旁邊有採泥區的設置。公民黨郭家麒議員質疑,整塊土地已經面目全非,難以回復原貌,根本不能還原借出時的狀態,「根本不是借地,而是偷地」。他要求政府盡快公開新界西堆填區的批地資料。他認為假如今次政府得逞,每一次都以採泥區為擋箭牌,先破壞後發展,對每一區都是一個計時炸彈。

馮檢基則指出,雖然認同堆填區運作需要地方暫存建築廢料,但是,既然鄰近屯門堆填區的內河碼頭附近已有填料庫可供使用,硬要將一個具有生態價值的地方大興土木以「暫存填料」,做法惹人質疑。他要求署方立即公佈現時及未來三個堆填區的填料暫存安排,更不應借此偷步擴建堆填區。

到底環保署是不是以開發第一期堆填區的採泥區為名,為第二期堆填區的擴建製造既定事實?從環保署的回覆可見,就算不是有意為之,起碼也覺得是順理成章:「待現有新界西堆填區飽和後,承辦商會將堆填區相連部份交還給環保署,以便納入新界西堆建區擴建範圍內,準備開展下一階段之堆填工作。」

承辦商在堆填區運作二十年後才開發採泥區,將採泥區的環境破壞,當然有「便」環保署擴建堆填區。但從市民的角度看,立法會還未通過擴建堆填區撥款,政府如今用一個沒有人知道的採泥區合約來合理化對擴建區環境的破壞,要取信於公眾談何容易。

系列之一
記者:歐陽聯發
編輯:朱凱迪
協力:FRANKIE、MICHELL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