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滯港難民有家歸不得 

廣告
滯港難民有家歸不得 

廣告

Raymond已滯港6年,依然看不見曙光。

(獨媒特約報導)早前多間媒體報導在港難民要住豬欄的困境,成為國際醜聞。昨天一批在港難民約見香港國際服務社(ISS),希望因應市場實況,增加租金津貼。可惜,ISS再次召警察到場應對手無寸鐵的難民,最終引致所謂的「衝突」。早前獨媒曾訪問在港難民,了解他們的實際困境。

來自阿富汗的在港難民Raymond,正提著一個大背包,把協助難民組織Vision First(VF)提供的麵包放進去。「每次有物資送到機構,我便帶空的背包來到這裡,把麵包拿回家」。記者聽見他的英文說得那麼好,不禁好奇。原來他初來港時不懂英語,也沒有正式學習,只靠日常溝通便慢慢學會。他現時亦參與VF義工活動,幫助和他處境相似的難民。

Raymond出身阿富汗,但13歲時退學,前往伊朗做生意,其後開了一間工廠,生產原子筆部件,19歲已賺到50萬美元。後來伊朗和阿富汗關係敵對,無論留在伊朗還是阿富汗,也無人能保證他的安全,結果6年前隻身來港。他轉機前往日本,但日本拒絕他入境,他只好返回香港,並向聯合國難民署(UNHCR)提交難民申請,幸運地,其申請已在11年1月獲批,但仍在等候安排前往別國。雖然在難民群體中,他的申請獲批,已屬幸運一員,但談及在港困境,他仍然百殷滋味在心頭。

初來港時,他便在機場被拘留了兩個月,之後轉往屯門的羈留中心(青山灣入境事務中心),又待了五個月,才獲得擔保外出。

Raymond先尋求教會協助,並在深水埗的教會暫住。及後教會將他轉介到,儘管ISS的租金津貼只得1200元,但總算尋得落腳之處。他現居在紅磡,雖然單位細小,但環境尚算可以接受。對於這間機構,Raymond卻不敢苟同,猛批它支援不足。「聽說有難民住在坪輋養豬場,怎可以安排難民住在那裡。這很愚笨,簡直難以置信」!「在加拿大等國家,難民可以工作,難民可自己賺取收入,得到生活所需」。

在港難民,沒有工作權,只能靠微薄資助度日,連聯合國難民署的500元援助也將取消。現時難民獲安排每10天領取一次食物,「但新鮮食物怎能儲存十日呢」?更別說不少難民家裹窮得不會有雪櫃儲存食物。

DSCF5592
每次來到VF,他都會毫不客氣地拿麵包回家渡日。

難民有家歸不得
生活足襟見肘,Raymond卻沒有想過回國。「不會。有人居然問過我:阿富汗是個好地方,為什麼不回去?我說,阿富汗不安全。每天也有襲擊,每天也有人死。在阿富汗,連總統也不安全(阿富汗總統府6月遇襲,4人死亡),誰來保證我的安全?誰來保證我妻子的安全?」更何況他早已改信基督教,「叛教者」的生命更堪虞。

隻身逃往他鄉的難民,當然思念仍在國內的親人。Raymond也不例外,他只能間中致電回去。有朋友甚至跟他失去聯絡,以為他去了台灣避難。來到生活逼人的香港,他猶幸尚有友伴支持,竟然在港娶妻結良緣,與在港菲傭結婚。又結識了不少朋友。他笑說,「有時覺得香港人說話太多,一開口便停不下來,但我已習慣了」。又認為這裡的人都沒有歧視他。不過,他不會主動告訴其他人自己的難民身份,「很多香港人不清楚難民是什麼。我怕引起誤解」。

可有後悔來港?「我來港前,根本不清楚香港的情況。到埗後,我覺得香港是個美麗的城市,是個美女,我說:我來到天堂了,誰知,美女也會騙人」。如果命運能選擇,他坦言不會來香港。香港是個好地方,但痛苦的遭遇際令Raymond不能愛它,甚至患了精神病。「港府知道我們不可以工作,也知道津貼和食物不足,但他們不去改善」。他只能期望,港府盡快作出改變。

儘管美國在2001年推翻了塔利班政權,但阿富汗政局仍然長年不穩。襲擊事件無日無之,基建落後,文盲率高,是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家之一。聯合國難民署(UNHCR)在2012年統計了44個先進國家接受政治庇護申請的情況(頁16),當中,阿富汗難民佔8%,約3萬6千人,為單一國家中最高。另外,在阿富汗境內,有接近150萬人的處境值得關注(people of concern)(頁2) ,情況令人憂慮。

編輯:方鈺鈞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