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你所不知的新加坡?

廣告

廣告

images

眾所周知,新加坡是李光耀一手設計出來的國家,現由其子李顯龍繼承父權。李光耀最出色的是他可以在一個多種族的地方清滅種族歧視,一黨專政四十多年,從舉世紛擾的20世纪50年代,短短二十年的時間,成功擺脫貧窮、落後的殖民地境地,在幾乎没有自然資源、科技基礎的「貧瘠根基」上改頭換面,翻身一躍成為世人所欣羡的「繁華國家」。新加坡房屋政策更為港人所欣羨,究竟李光耀如何在新加坡建立其統治系統?他,又如何看待「民主」?

20101107168

也許從《李光耀回憶錄》略知一二。這是一本拉攏人心、爭取認同的自傳。長達八百多頁,印刷精美的《李光耀回憶錄》是李光耀的自傳。其目標對象不只是新加坡人民,更是亞洲讀者,以至西方國家。從《李光耀回憶錄》中反映他其獨特的政治取態和治國理念。在字裡行間他認為秩序先於民主。他相信管治新加坡是靠鐵腕政策。李光耀:「我需要媒體鞏固政府施政,不是削弱我們的學校和大學所灌輸的文化價值觀和社會取態。大眾傳媒營造一種氣氛,鼓勵人民發憤學習發達國家的知識、技能和紀律」對他來說,他不需向世界交代,他只向新加坡負責。他十分關注新加坡人民的生活,務求人民遵守國家秩序、規矩。他在全國展開大掃除運動、舉行無煙週和禁止香口膠。即使被西方國家嘲諷,他仍堅持全國「禁止食香口膠」,建立一個清潔的花園城市。

《與李光耀較量新加坡異見者鄧亮洪回憶錄》
然而,此書正正從另一角度了解李光耀本人,看到李光耀鮮為人知的一面。鄧亮洪有見香港擁有新加坡沒有的言論自由,他希望在港出書,幸得中大協助下出版了百多頁的傳記,期望更多人了解新加坡的困窘。

新加坡新聞媒體是政府喉舌,所以絕少報導危害政府施政的消息,更遑論談及被政治迫害的人物。作者鄧亮洪正正是敢與李光耀對抗的反對黨代表,被迫流亡二十多年。書內有不少香港學者公開表明支持鄧亮洪。

新加坡政府「白色恐怖」?

鄧亮洪於1997年以新加坡(工人黨)候選人身份參與國會大選,與李光耀一樣是新加坡政治人物和律師。大選前,鄧亮洪多次遭國內媒體指為「危險人物、大漢沙文主義者」等。過程中,他更曾收死亡恐嚇信,向警局報案但警察不受理,鄧亮洪遂離境前往馬來西亞柔佛州新山逗留。在大選過後遭國會資政李光耀、總理吳作棟等11人控告誹謗。李光耀無理用誹謗罪打壓反對黨,更無理牽連到其太太及子女,查封他們全部資產。除此之外,鄧也曾被稅局指控逃稅,妻子的護照曾遭沒收,最後逃至澳洲,妻離子散。這件事正正補充了李光耀回憶錄,使外界能夠宏觀地了解李光耀這個冷漠無情強硬的政治家。

李光耀以誹謗檢控國內和國外人士

有兩頁篇幅講敘鄧亮洪事件,李光耀是不相信「寬宏大量」,這一套的,他在《李光耀回憶錄》這麼說過:「我的政敵總是等到大選期間才造謠誣蔑,希望能令我蒙受最大的打擊。如果不訴諸法律,人們就會相信這些無稽的指控。…人們之所以不相信這些胡言亂語,唯一的原因就在於我總是嚴加駁斥。如果不提出訴訟,有人就會拿這些做證據,說我心虛。」

leungyuen2005-img600x450-1232116174tsermui_img600x450_1211271123____3201_5-3

新加坡選舉不公

《鄧亮洪回憶錄》指出了新加坡內選舉制度是長期不公平。《李光耀回憶錄》提到「我們最形貴資產是獲得人民信任」。人民行動黨選擇利用行政和司法手段來限制反對黨的成長,並利用對選舉制度和規則來確保反對黨在競選中不會對其構成實質性挑戰。這些技術性的手段包括限制對反對黨选選區的公共撥款,重新劃分反對黨選區的范圍,操縱選舉時間表來壓縮缩反對黨競選活動的時間,减少新聞媒體對反對黨的報道篇幅等等。

同時還禁止和嚴懲涉及攻擊李光耀和行動黨、鼓吹西方自由民主、言論结社自由的輿論報導。例如新加坡官方報紙-聯合日報提到:「把組(官)屋翻新與選票掛鉤,並不是在威脅人民」吳總理:「以計票結果決定組屋翻新快慢,是民主過程,並非威脅選民。李資政:靜山區集選區共有25個計票中心。哪個區最支持行動党,組屋將最優先獲翻新。」

5051229091695

政界被長期扣留的有謝太保、林清祥、林福壽醫生等人。商界的有陳六使(南洋大學主要創辦人)被扣留和被撤消公民權。報人有李星可(指李光耀是個二毛子和數典忘祖的人)。馬來報人有沙末、依士邁等人。實際上,各界先后被扣留的人士數也數不清。這活生生的例子都反映李光耀壓制人民言論的權利,暗裡改為以行政和法律手段去限制和剝削人權。

後記

李光耀在民主發展角色是隨著當時的政治氣候,大環境而變猶如變色龍,這可能與其出身有關。大致上,大致上他採取的政府體制既有英國式,又是新加坡式;可分稱為「東方專權父權統治和英式民主統治」。

東方專權父權統治,源於日本《李光耀回憶錄》提過他經歷日治時期,1942年英國不敵日本,棄械投降。這為李光耀上了一堂政治課-政治本質就是將環境改變。李光耀說:「日本教育我權力什麼意義。政權可以改變人民的思想,社會的心裡。」

新加坡的政治模式是以民主政治作為其政治框架,而内裏承載的卻是一黨獨大的威權統治。這是一種透過操控民主選舉,壟斷國內資源,騎劫媒體報導,壓抑學術自由的情況下,以西方式的民主為幌子,維持李光耀政府長期的政治影響力。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