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動物

出席麗麗晚會是智障?「陳雲,你錯了!」

出席麗麗晚會是智障?「陳雲,你錯了!」
廣告

廣告

早日,你在 Facebook 對出席麗麗祝福晚會的支持者,有以下的獨到見解:

「離地中產(出席麗麗晚會參加者 / 支持者)神經病發作,你地就嚟智障嫁嘞。」

避免斷章取義,我也細閱你早前所發表有關「麗麗」的數段文字。得出的結論是:「陳雲,你錯了!」

我是當日的出席者,暫不和你計較以上對話是否有冒犯性,要注意的是:你的論點打從一開始嚴重缺乏邏輯,已經大錯特錯,根本站不住腳。

我們既不離地,也不是中產
怎樣才稱得上是「中產」?我攪不清 。是否喝喝紅酒、看看法國電影、收入達一定指標就是中產,似乎沒有一個確切客觀的「準則」。但可以肯定的是,我認識的不少住在屋村、鐵皮屋的街坊和貓義工當晚也踴躍出席晚會。不諱言,她們不少的確也住在「半山」!你沒有聽錯,是「半山」──沒有電動扶手梯,只有有兩百多級石梯,而街坊不時抬著 15 公斤貓糧一步步上山餵貓的所謂「半山」。在麗麗的故事裡,儘管「半山」基於「危險斜坡」為由,政府於 1996 年對該村官地上所有鐡皮屋進行徙置,黃太鍾太(當地村民)仍堅持留在原址過活,而且更風雨不改地餵飼村內 100 多隻的流浪貓。我看不到她們如何離地、也不理解你如何認定村民和出席者是中產!再者、身份是否屬於中產與出席麗麗祝福晚會,兩者根本沒有關係。就你的見識,也應該知道,多少革命,也是由「中產」吹雞的!

P9071497
圖/文:毛孟靜議會在台上致詞

神經政制、智障政策
當晚的出席者沒有一個是神經病,只有不明所以、不求甚解就冷嘲熱諷的旁觀者,比神經病患者更無可救藥。當出席者觀看到麗麗進行洗傷口的短片,無不心裏戚戚然,好些更哭成淚人。就在我眼前,席地而坐的毛議員更哭如淚人,久久未能平伏,連站起來上台致詞的力氣也欠奉。

你要明白的是,出現神經病是「政策」,從來不是「人」,更斷斷不是「出席者」。 難道你不明白這道理嗎?1996 年政府對該村進行徙置計劃,安排某部份居民入住公屋,結果村民遺留一大群寵物貓狗在原址繁殖,又由於政府漠視動保界爭取「公屋飼養動物」的訴求,衍生出該村流浪貓狗的問題,這裏不多談;同年,漁護署入村撲殺流浪狗,已經死了一批被遺棄的動物,至於貓,他們以「捉不到」為由,任由牠們流落山頭,亦不替牠們進行絕育放回,是為失職。隨後,稱聲「官方機構」的愛護動物協會(SPCA)亦沒有配合漁護署進行「捕捉、絕育、放回」計劃,部門之間欠缺通報機制,處理問題得過且過。以上均是政策過失,與出席者無尤!

P9051338
圖/文:鍾太在村內餵飽流浪貓

林老師同為不公義發聲
陳雲,你知道站出來向警察報案的黃太鍾太,事後遭到疑兇恐嚇嗎?整件事情,並不如你坐在鍵盤前所想像的如此「溫情」、「矯情」,整件事情,都是血淋淋的!舉報背後須付出代價、為動物發聲都是有包袱和顧慮的,所以市民的聲援更形重要!試幻想,當疑兇就是你的鄰居,而家中藏有數十把鐮刀直刀斧頭,而你終日也需擔驚受怕(不知你有否同理心),惶恐餵養慣的流浪貓再遭殘害。

你要明白,晚會的意義除在於聲援麗麗、聲討警方辦案怠惰,背後更重的是:動保界及垮區義工,義不容辭去支援站出來舉報的黃太鍾太。這份不分距離身份的守助精神,更需要出席者的大力支持!這裡,我看不出與林老師同為公義發聲,本質上存有什麼的差異,你可以回答我嗎?報案者無論從心理同肉體也受强烈威脅,程度不次於林老師受中共及建制派的政治迫害,試問,如此一個集會,為何不能在政總舉行呢?還是你只看到自己的想像,看不到麗麗故事中的城市邊緣動物及弱勢市民?這 1500人出席的晚會,又何罪之有?又如何離地?

原來,在陳雲先生的觀念裡,公義是要分程度才值得彰義,我是十分失望,並對你有如斯的想法而深感詫異。
沒有旺角李旺陽、沒有維園六四事件,是否上天堂,又是否他媽的中產榮耀的神聖三角,我們從不理會,動保界只憑一顆良知的心行公義,對不?

麗麗身世直擊: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17939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