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媒體

六七暴動 扭轉港英和媒體關係

廣告

廣告

林彬 4
六七暴動期間,左派傳媒因意識形態而寫的冷血標題(圖片來源

(獨媒特約報導)「六七前後」的香港傳媒與本土意識息息相關。香港中文大學新聞及傳播學院講師梁麗娟博士分享,六七暴動如何為本土意識提供起步點。報紙批評當權者傳統猶來已久。當年左中右報紙在本地百花齊放,與我城居民一同生根,逐漸喚起本土意識,並在六七暴動前後帶來正負面影響。

港英打壓傳媒
港英時代初,香港一直扮演中西文化交流中心的角色,成為各方政治力量發揮影響力的地方。香港報業成為中國大陸政治延伸的一部分。香港報紙特別喜歡批評掌權者。在討論中國內部政治問題上,香港報紙是享有高度自由的。但牽涉到殖民地政府威信及中英矛盾的事情上,香港報紙又未必那麼自由。梁麗娟博士指出1951年更訂立「最嚴苛的」報章註冊法例。

六七暴動前,譁眾取寵的題材大行其道。大陸難民急劇增加,對香港心態改變。傳媒事業市場擴大,大眾媒介百花齊花,最受歡迎是報紙及電台。新辦的報紙湧現,是五十年代的一倍(70多張)。報紙左中右並存,頭版主要是國際新聞。當時,大部分報紙開始在一些政策問題上施壓。如1962年的「五月難民潮」,本地報紙經常大肆批評香港政府處理事件不夠人道,不應將年輕偷渡者遣返。三個攝影記者因留守在邊境採訪,以「阻差辦公」罪名被捕,採訪權不受重視。《明報》在五月下旬呼籲讀者救援難民,顯示報紙的動員能力。

W67YSpnHXdosXd27Fwi8rQ
1962年5月,香港警察遣返大陸難民前分發食品(圖片來源

政治喉舌
梁麗娟認為暴動期間,香港傳媒維護不同陣營及立場。媒體為政治喉舌,也是動員群眾參與的煽動者。對左派而言,報紙的攻擊能力是不住升級。暴動初起時,左派已經依賴大規模報章的宣傳攻勢,打擊警方士氣及摧毀公眾對政府的信心。《大公報》和《文匯報》對暴動是立場一致的,均認為是一場愛國抗殖運動,即使使用激進極端的手法也是為勢所迫。所以,這些報紙不停讚許暴力行為。

當年5月13日,九龍發生巴士縱火,政府辦事處遭破壞。同日港督戴麟趾認為,「左派報紙…尤其是中國人民政府控制的半官方報紙《大公報》《文匯報》的聲調在過去一周不斷惡化…昨天的社論已達到辱罵的程度。」「殺死戴麟趾」等言論已觸犯煽動條例第四條所列的煽動刊物。其他精英報紙如右派報紙《香港時報》等,強調社會的秩序及繁榮安定,以及市民生活不應受到影響。《南華早報》刊出某些官員的觀點,認為政府太過姑息左派報章,因此支持政府法治為由,用《緊急情況規例》對親共報章採最行動。

傳媒成民眾發聲代表

大眾傳媒在暴動期間展現大眾的意見,凝聚社會力量。報紙的政治立場和看法影響讀者判斷,有些更自發發起行動。大量社團自發在報章刊登公告,聲援港英政府維持法紀,對付暴徒。無論中間派或右派都異口同聲大力鞭策有關的暴行,它們除了以大肆報道暴徒惡行,又巨細無遺報導無辜死傷者的不幸遭遇,令公眾對暴動感到強烈反感。當時商台林彬《大丈夫日記》的時事評論大受歡迎,但其後被左派人士殺害;而暗殺名單中,也有明報創辦人查良庸。大眾傳媒發揮了團結群眾,對抗暴力。

q.4FUouCeramdMwfQ9m0TA
林彬遇害後的相關報導(圖片來源

由高壓趨向懷柔

暴動後香港社會出現最大的危機。大眾傳媒是最新消息的資訊傳遞者,令市民大眾「看見」暴動的真實面貌。隨著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口增加,客居香港的難民心態改變。他們對社會事務的關注也隨之改變。當社會出現危機時,傳媒提醒大眾如何居安思危,公眾自然增加對傳媒的依賴。電台的收聽率及報紙的銷量因而直線上升。大眾傳媒處於暴動的風眼,甚至激發暴動。

暴動後政府對香港傳媒態度改變。為了穩定管治基礎,政府必須調整策略,不可再高壓統治。政府察覺民意支持重要性,了解時事廣播的功能,政府認同調查委員會建議,需要在各階層開展公關工作,傳達政令。1982年就香港前途問題展開中英談判,為了爭取民意支持,中文報紙成了政府優先攏絡對象。

左派報紙式微與中間派報紙興起。暴動加深了市民對中共及左派恐懼,將中共視為境外威脅力量,因此產生本土自保意識,且對左派出現一種排斥心態,最明顯是左派報章銷量滑落(由一百萬份跌到廿萬份)。明報的銷量為例,由1965年底的8萬,躍升至1968年12萬份。報章擺脫左右意識形態,趨向商業化。

台下發問及小結

聽眾問到,六七後香港二三線左派報紙如商報精報銷量不跌反升,問梁麗娟有何意見。她答道,六七後報紙轉移中立,香港人不敢與左派有任何關係。即使看左派報紙,只會在廁所看,不會在火車,船等公眾場所看。因為看左派報紙會令人聯想起你與左仔有關聯。這個現象促使後來東方日報、成報、快報、天天報出現。

梁麗娟指出所謂新聞自由,只限於不威脅港英政府管治的自由。自由討論中國政治,甚至出版色情畫報,卻沒有自由發起煽動性言論。香港傳媒在六七年暴動處於風眼位置,新聞媒體成為重要的政治意識形態鬥爭的武器。港英與中共媒體之間的互相攻伐,主要依賴各自陣營的新聞傳播。而暴動以前兩方的輿論勢力可謂不相伯仲。但暴動的傷害與震盪令左派失去民心。

而香港社會對左派激進手法的恐懼,即使六七已事隔四十多年仍記憶猶新。傳媒批判激進共產黨破壞香港社會秩序,自六七以還,本地新聞媒體仍一直警惕此事教訓。

編輯:方鈺鈞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