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生活

《增廣賢文》與中文教育

《增廣賢文》與中文教育
廣告

廣告

(本文為「民間電台」節目:《閱微書齋。貳》之延伸閱讀。)
民間電台: http://www.citizensradio.org/

《增廣賢文》與中文教育

學好中文與蒙學經典

筆者與《增廣賢文》結緣,是源於今年初,讀到陳雲的《急救中文》。書中提出中文有其獨特的語法和節奏,不能隨意亂寫,所以要學好中文,必須從經典著手,學習中文特有的風格。於是,我約同好友,到書店找經典來讀。

當時我們在書架上亂找一通,左揭揭,右翻翻,但中國文學博大精深,唐詩宋詞元曲,五千年文化,不知從何讀起。突然,靈光一閃!腦中產生一個意念: 何不先從「蒙學經典」讀起!?後來,經朋友介紹,我揭開《增廣賢文》試讀,果然易讀又易上口,而且內容似曾相識,記憶猶新。

「蒙學」中的「蒙」,意指蒙昧,愚昧。蒙學,即是現在的幼稚園或小學,主要是教導小童基本知識,開啟他們的智慧。古人認為,一個人未受啟蒙,會變得愚昧無知。小童正處於這個階段,所以小童亦被稱為蒙童,童蒙,蒙幼等。

古代人對啟蒙極其重視。《易經,蒙卦》:「蒙以養正,聖功也。」開啟兒童的智慧,讓他們能成為立於天地的人,走正直不偏的路,是何等重要,有如神聖之功德。

從西周時代起,中國已經建構出較為完善的貴族教育體系和課程。直到春秋時代,因著孔子提倡的「有教無類」精神,平民也可受教育。當時主要學習「顯學」,即儒家,墨家之類。

中國傳統教育之精神

論到中國傳統教育,並非是純知識傳遞,而是著重德性和人格培養。中國哲學家錢穆先生在其《中國歷史上的傳統教育》一文中提到: 「......中國傳統教育中的精神和理想,創始於三千年前的周公,完成於兩千五百年前的孔子。此項教育的主要意義,並不專為傳授知識,更不專為訓練職業,亦不專為幼年、青年乃至中年以下人而設。此項教育的主要對象,乃為全社會,亦可說為全人類,不論幼年、青年、中年、老年, 不論男女,不論任何職業,亦不論種族分別,都包括在此項教育精神與教育理想之內。」

究竟文中所指的理想與精神為何?

「......中國人傳統教育的理想與精神,既然注重在人之德性上,要從先天自然天賦之性,來達成其後天人道文化之德,因此中國人的思想,尤其是儒家,便特別注意到人性問題上來。孟 子說:“盡其心者,知其性。知其性,則知天矣。”性由天賦,人若能知得自己的性,便可由此知得天。但人要知得自己的性,該能把自己的那一顆心,從其各方面獲得一儘量完滿的發揮,那才能知得自己的性。人心皆知飲食男女,飲食男女亦是人之性,但人的心不該全在飲食男女上,人的性亦不只僅是飲食男女。人若專在飲食男女上留意用心,此即孟子所謂養其小體為小人。」(出自錢穆先生《中國歷史上的傳統教育》)

自從漢代思想家董仲舒(西元前179年至西元前104年)提倡「獨尊儒術」起,儒家被視為中國哲學的「正宗」。而經過他的「精心改造」,後來的儒家思想認為人性本由天所賜,人心必須與天德契合,天人合一,才是順應於天,立於天地,成為人。所以教育的作用,不是外在的,理性上的知識傳遞,而是開啟內在的人格德性。而這種啟蒙,應從小童階段開始。

縱觀大部份蒙學經典,如唐代的《急就篇》,《勸學》,《啟蒙記》,宋代之後的《三字經》,《千字文》,《幼學瓊林》及《增廣賢文》都帶有對人性與天德的教導。

例如: 「人之初 性本善」,「幼不學 老何為」,「玉不琢 不成器 人不學 不知義 為人子 方少時 親師友 習禮儀」(出自《三字經》。)

又例如:「混沌初開,乾坤始奠。氣之較清上浮者爲夭,氣之重濁下凝者爲地。 日月五星,謂之七政;天地與人,謂之三才。」,「心多過慮,何異拓人憂天;事不量力,不殊誇父追回。」(出自《幼學瓊林》,天文篇)

其中《增廣賢文》(後稱《增廣》)亦包含對人性與天的教導,但它卻偏重於處世做人的道理。而且這些道理,是建基於「性本惡」之上。如「逢人且說三分話,未可全拋一片心。」,「畫虎畫皮難畫骨,知人知面不知心。」等。

《增廣賢文》的背景及內容

《增廣》的成書比較特別,它是一本雜「大成」的作品。它的全名是《增廣昔時賢文》,是明末清初的文人對《昔時賢文》的增補及改編,故稱《增廣昔時賢文》。

《昔時賢文》(又稱《昔氏賢文》及《古今賢文》)的名字最早見於明代萬曆年間,文學家湯顯祖的戲曲《牡丹亭》第七齣《閨塾》: 「【遶地遊】(旦引貼捧書上)素妝纔罷,緩步書堂下。對淨幾明窗瀟灑。(貼)《昔氏賢文》,把人禁殺,恁時節則好教鸚哥喚茶。」
此書在明清時代已經廣泛流傳,不論是蒙童,還是平民百姓,只要是上過學,都能背出幾段《增廣》的句子。故有「賢文一篇,古諺三千。」,「讀了《增廣》會說話」等評價。 清朝後期有改編版本:,如碩果山人的《訓蒙增廣改本》,同治時期的私塾教師周希陶,把不適合兒童修讀的內容刪掉,定名為《重定增廣賢文》等。

剛才筆者指出它的成書是雜大成,皆因它的內容是取材自從古代格言佳句,到宋代的戲曲和小說中的俗語,俚語等,亦有取自佛經禪語和哲學經典,如《論語》及《五燈會元》等。當中有文言,有俗言。旨在勸善,有勉戒,有借古諷今,有警告等,包羅萬有。由於要教導蒙童背誦,所以句子皆以易上口及押韻為主。

《增廣》的成書動機,在開首第一段已說明:「昔時賢文,誨汝諄諄,集韻增文,多見多聞。 觀今宜鑒古,無古不成今。」。「誨」即是教導,「汝」即「你」,「諄諄」是反覆告誡之意。

希望小童通過閱讀此書,增加見識,緊記教訓。並能鑒古觀今,從歷史賢語中學習人生哲理。

以下是一些內容分享:
1,「相識滿天下,知心能幾人。」取材自南宋普濟《五燈會元》
2,「逢人且說三分話,未可全拋一片心。」取材自明朝蘭陵笑笑生《金瓶梅詞話》及南宋普濟《五燈會元》。
3,「畫虎畫皮難畫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取材自元代孟漢卿《魔合羅》。
4,「人老心不老,人窮志不窮。」取材自東漢王符《潛夫論》。
5,「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取材自明朝蘭陵笑笑生《金瓶梅詞話》 第七十六回。
6,「一言即出,駟馬難追。」取材自《論語。顏淵》。
7,「出家如初,成佛有餘。」取材自《大乘本生心地觀經。報恩品》。
8,「久住令人賤,頻來親也疏。」取材自《敦煌變文匯錄。捉季布變文》。
9,「知音說與知音聽,不是知音莫說談。」取材自 《列子。湯問》。
10,「書畫是雅事,一貪痴便成商賈 ; 山林是勝地,一營戀便成市朝。」取材自《菜根譚。概論》。

另外,還有其他耳熟能詳的精句:
「送君千裡,終須一別。」;
「少壯不努力,老大徒悲傷。」;
「螳螂捕蟬,豈知黃雀在後。」;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
「強中更有強中手,惡人須用惡人磨。」;
「光陰似箭,日月如梭。」。

《增廣》的作者們就是從這些順口,易記的文句中,把上一代的處世經驗,人生哲理傳遞給下一代。但本書的內容偏向「性惡論」,不時提醒讀者,世途險惡,免誤入陷阱,並有「各家自掃門前說」之感,對對別人有戒心。故有「逢人且說三分話,未可全拋一片心。」,「相見易得好,久住難為人。」,「誰人背後無人說,哪個人前不說人。」,「莫信直中直,須防仁不仁。」與「人情似紙張張薄,世事如棋局局新。」等句,與西方教育,要關心他人,真誠表達自己完全不同。

怎樣的教育培訓出怎樣的人,怎樣的人組成怎樣的民族!難怪中國人總給人不理世事,只顧自己的感覺。保護自己是理所當然,但過份保護就會變成自私自利。

另外,本書亦加入佛教思想。明朝的哲學思潮,是把承襲著隋唐時代的佛學,與中國傳統的儒家思想結合,形成「宋明理學」。

「宋明儒沿接禪宋,向人生界更進一步,回復到先秦儒: 身,家,國,天下的實際大群人生下來。但仍須吸納融化佛學上對心性研析的一切意見與成就。」(錢穆先生《中國思想史》,第130頁。)因此在明代成書的《增廣》,也受到當時思潮的影響,加入了不少佛經金句。主要教人從善或指出人生之虛幻。故有:
「錢財如糞土,仁義值千金。」;
「來如風雨,去似微塵。」;
「大家都是命,半點不由人。」;
「一年之計在於春,一日之計在於寅,一家之計在於和,一生之計在於勤。」;
「平生莫作皺眉事,世上應無切齒人。」等句。

寫到這裡,筆者提出一個問題,希望有識之士能解答:

明末的哲學,是由「程朱理學」(把儒家與天人玄學合併,把儒學理性化,外在化,人旨在向外求理)轉而「陽明心學」(把理學的向外求理,轉為向心求道,「致良知」,真理在人心中,在生活中尋找。),由此轉化,會否影響明末士子刪減《增廣》時的偏向?

筆者對中文老師的懷念

上半段由學好中文,講到中國傳統教育,再講到《增廣》的內容及背景。

但提到中文教育,筆者想在此紀念一位,對我影響深遠的中文老師: 周相迎老師。

周老師是我就讀培英中學時,教了我三年(中三,中四及中五)的中文老師。他之所以令我印象特別深刻,皆因他的教法非常獨特,比起其他中文老師非常不同。他每次授課,都不會攜帶課本,而是把課文中提及的經典帶來。

例如,在教授《論仁 論君子》時,他會把整本《論語》帶來; 在教授《孔乙己》時,會帶來魯迅的《吶喊》; 講到《碩鼠》時,則帶來《詩經》。

他這一種方式,令我們對中國經典的印象極深,能確切地接觸實物,比起透過課本觀看感興趣。由於他的啟蒙,我開始對中國文學及哲學文化產生了興趣,於是開始閱讀一些其他同學不曾讀過的書。諸子百家,唐詩宋詞,甚至敦煌文學,總之愈「偏」愈感興趣。
畢竟當時我的知識及理解能力有限,有時一知半解,似懂非懂的讀過使算。但有時亦想知多一點點,尋求多一層理解,於是就會在小息和午膳時間,去教員室向他請教。他都會非常樂意又耐心地向我教導。

記得有一次,我讀到魯迅的散文集《熱風》時,有一篇文章不知怎樣理解,於是在午膳時間去請教他。當時他已經用完午膳,正在「讀」書。對!他是在「讀」書,因為是讀出聲來的。我之前未見過人會開聲讀書,更何況是老師!這個畫面令我印象難忘。後來我向他請教文章理解,他亦是非常有耐性地指導我。

在他教導的三年裡,另一件最深印象的事情就是,我會把我與同學筆戰的文章拿給他看,由他來評勝負。在中學階段,我與大部份同學一樣,並不專心上課。其他同學偷偷地看漫,我就與一名同學玩筆戰。筆戰題目由天文宗教,到文學歷史都有,隨心而定。通常周老師都沒有評勝負,只是指出論述的改善之處。

在中五的下學期,周老師因為要進行眼部手術,請假三個月。我得知消息後,向母親提議,想送上禮物以示慰問。於是透過一名賣茶葉的朋友,買了一包上等茶葉,連同慰問咭,放在周老師的辦公桌上。三個月後,周老師回來看見茶葉後,特意走來向我道謝。我內心非常歡迎,亦印象難忘。

我中學畢業後,有十多年沒有回過母校。近年心血來潮,上網翻查周老師近況。誰知他在零九年已經離世,而我再沒有機會受他教導了。話雖如此,但他的教導一直影響著我。在將來的日子裡,我也會紀念他,亦會把他的往事和教書方法,向下一代傳誦。故此,在本文的下半段,我都要把他的往事寫下來,以茲紀念。

寫於16-09-2013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