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論盡媒體

獨立、公義、良知、多元。 網誌

政經

民主為何沒有戰勝歸來?!

民主為何沒有戰勝歸來?!
廣告

廣告

作者/小花

訪問一開始,吳國昌已坦然承認學社「敗選」。

他認為第五屆立法會選舉,完全符合政治經濟學理論中,有關經濟整體水平越好,反對派得到的支持就越少的理論;相反,他回顧第四屆立法會選舉時,民主派竟然可以在經濟快速起飛的時候增加一席進入議會,是「反常態」;原因有二:1) 當時建制陣營未準備好;2) 區錦新被嚴重抹黑,學社的支持者有危機感,因此踴躍投票;成就「意外驚喜」。

明明「坐3望4爭5」,為何最終只剩「1+1」?

吳國昌作「選後檢討」,他表示今年學社嘗試加入年輕一代候選人,因為看到選民結構有所變化,因此冒險變三組。「但事實證明理論無錯,始終也是建制派比較爭氣,尤其鄉事集團派」;他並不覺得選舉前兩星期的小恩小惠小禮物對選民造成影響,反倒指出過去四年,社團不斷向選民提供的利益和連繫,以及有意識、有組織的動員才是他們致勝關鍵!

理想 VS 現實

吳國昌亦勉勵年輕社員,要認清現實和理想。他認同年輕候選人加入新議題是好事,這不等於就脫離現實,因為現時八零及九零後有一定學歷,提出理想是無錯的;問題是本澳年輕人抗爭其實只處於「快樂抗爭期」,對比鄰近的香港,香港九七年至今勞動入息增長率是零,但澳門由回歸至今增長達百分之百;就業條件方面,香港年輕人普遍比他們父母遜色,但澳門新生代普遍就業條件也比父母好。因此,香港年輕人的抗議文化是相對較「搏命」,澳門的則屬「玩票性質」居多,這也是為何網上鬧得熱烘烘,最終卻絕大部分年輕人不出來投票的原因,因為大家只會持觀望態度,卻無真正的社會不公壓迫感可言。

他相信年輕社員做事不但要有道理,更重要是身體力行去感動別人,不應心存「道理在手就能一呼百應」的幻想。他同時重申,不覺得「唯學社才是民主派」,也沒有要搶奪政權做特首,形容學社要做『世上的鹽』,即使是少數,仍堅持去做好自己,也別「奉旨」以為民主派的選票就一定會增長,需要適當提高危機感。他相信今年學社欠缺一些有深度的抹黑新聞推波助瀾,支持者毫無危機感,也就起不了催票作用。

一切視乎經濟周期

吳國昌強調,雖然他們不希望見到經濟下滑的一天,但這個周期是必然發生的。「一旦經濟下滑,政局可能立即翻盤,但我不會黑心地希望經濟完全逆轉」。他指出今年選舉並不像1996年時的狀況,而是建制派擁有大量資源,過去四年持續利益輸送,不但難以定賄選的罪,而且越來越掌握規律及聯繫,群眾基礎變相非常穩固。

澳門民主路堪憂?!

不過,吳國昌深信,社員今次仍能汲取經驗,例如將來該如何說服公眾,在即使無利益優惠的情況下,仍選擇支持學社。他強調要作「世上的酵母」,令社會轉化,比起自己當選更重要。

另一方面,他同意在澳門,「民主路是越行越窄」,這並非因為建制派多了票,而是擔心決策者會否狹隘得認為「只要能夠阻止民主進步,就甚麼也可以」;他直言這種是極度矛盾的狀態。

別錯過最美好的改革時刻

作為本澳推動民主進程的起始議員,訪問結束前,吳國昌語重心長地建議特區政府,應把握現時經濟繁榮的基礎上,應由上而下推動自由民主政治;他深信如果當權者以為經濟繁榮就不用改革民主,遲早只會有日由下而上進行改革,「若2019都不推行真普選,一定會錯過時機,經濟總有起有跌,到時不但澳門、我們的國家亦然,當積怨越深,一下子『翻盤』的力度只會越大。」

最後,對於低投票率和多廢票的出現,吳國昌相信,反映了市民的無力感加強,以及直選議席在制度下的瓶頸,就是推動聽證及公帑撥款監察上受議會議席結構卡住了,也只有政制改革,始能打破的惡性循環。

(獨立媒體網根據與論盡媒體之內容交換協議轉載此文,原文載於論盡媒體:民主為何沒有戰勝歸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