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衙前圍村誓師大會數臭市建局

衙前圍村誓師大會數臭市建局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10月20日衙前圍村關注組在黃大仙衙前圍村舉行誓師大會,抗議市建局強拆古村,重申關注組的訴求。關注組亦表示在未來的日子不排除聯合其他的重建區,或在市建局辦公室外扎營抗議。

誓師大會約有60人參與,當中除了村內街坊、關注組義工和其他重建區的街坊,還有不少住在附近屋邨的街坊和演藝學院的同學前來支持。

誓師大會分為3部份,第1部份是村民代表發言,講述一直以來市建局的無理要求;第2部份則是一個簡短話劇,展出市建局不單沒有履行承諾保育村內古蹟,反而以日久失修為名,強拆古蹟;第3部份則是台下發問環節,來自不同重建區的義工和街坊紛紛分享抗爭經驗。雖然誓師大會的氣氛嚴肅激昂,一眾支持者和村民都對市建局的惡行天怒人怨,但場外卻不乏溫情一面。村民特地準備食物如魚蛋、燒賣、汽水予參加者,旁邊更有一群小孩在旁玩耍,令整個誓師大會變得激情之中不乏人間溫情。

村民自備的小食和飲料
圖:村民自備的小食和飲料。

刀工場恐消失

在村內經營刀仔鋪超過60年的范先生表示,他所製的刀具都是為全香港市民服務。例如自家製的瓜刨是全港蔬菜批發商用來削薯仔、蘿白,然後交去酒樓餐廳,而棚鈎刀則是香港建築工人用來拆竹棚的工具。因為在村內經營,自己不用像在外面經營店舖般繳付昂貴租金,才得以生存數十年。范先生更表示如果市建局不在重建後的保育區給予鋪位繼續經營,將會加快此行業的消失。

范先生表示,雖然市建局要求他在10月24日前遷出,但到目前為止,他仍未得到妥善的安置。在未有妥善安置底下,他是誓死不會交鋪。

市建局違維修承諾 趁颱風騙村民搬走

村民阿建表示自己所居的單位是受到保育的其中一間石屋。本來是住了兩伙人,後來上層的一伙人遷出並交予單位給市建局後,上層便給封了,自己亦上不去。誰知原來上層的天窗沒有關上,不時會有漏水情況出現,令屋內石屎剝落,難以繼續居住。市建局其後派人維修也只是隨便用雨傘和膠袋蓋著。之後天兔來襲,市建局聲稱怕阿建所居的石屋有危險,要求他搬去同村另一石屋,並承諾會為他修理石屋。可是阿建自此之後便沒有收到通知可以搬回去居住,直到市建局在沒有任何先兆下,突然通知他需要清拆石屋。阿建斥責市建局沒有履行承諾,更沒有心去作保育,反而透過種種手段令他搬出自己的家。

市建局惡行礊竹難書

關注組在大會上直斥市建局兩大惡行:官商勾結和假保育。

關注組指出私人發展商長江實業在1982年已經開始收購衙前圍村,並且採用收一間拆一間的做法,致使圍村規模日漸縮少,並令村內環境變差。直到2011年,長江實業收購了村內約7成業權後,沒有能力繼續收購餘下的3成業權。此時,市建局動用「土地收回條例」將餘下的3成業權強行收回。關注組斥市建局運用政府公權去幫助私人發展商收購土地,實為官商勾結。

此外,市建局在2007年承諾重建項目15米以下的屬保育公園,會保留「慶有餘」牌坊、天后廟以及圍村中軸線左右共八間石屋。可是市建局自從收回這些古蹟後,未曾為這些古蹟作過一次維修。市建局更在今年的9月9日強行清拆八間石屋中的紅姑屋,在10月3日又再次通知村民清拆另一間石屋(亦即阿建所居的石屋)。市建局兩次清拆行動的理由都是石屋有危險,需要拆掉。

關注組表示市建局聲稱要保育古蹟,卻未曾為古蹟作出任何維修,任其日久失修。在石屋有危險時,市建局並非以維修古屋為首先考慮,反而是直接清拆。由此可見,市建局所謂的保育只是偽保育。

會眾所寫的紙條,以示支持村民
圖:會眾所寫的紙條,以示支持村民。

關注組提復村方案 保村民舊有生活

在大會上,關注組提出一個民間方案予市建局考慮,希望可以得到一個雙嬴的局面。

方案重點內容

1. 15米以下、八間石屋以外重建一排仿古村屋安置村民。在施工期間亦要為村民另覓地方安置村民居住和營商。15米以上則可容許發展商建築私人住宅。

2. 在重建後的原址保留現時在村內的經營的理髮店、士多、中醫館、刀工場等等。並以特惠租金租出,保留村民舊有生活和社區網絡。

3.保留村內天后廟、「慶有餘」牌坊、石屋和鄉公所,見證香港時代轉變。

4. 提供空間讓附近小販擺賣,讓基層可以自力更生。

會眾共同探討重建議題

進入尾段的發問環節,台下會眾都紛紛發言表示支持關注組的行動,有附近街坊即場朗讀自己所創作的新詩去批評市建局。

來自觀塘重建項目的義工馮先生指出其實很多人都不知道市建局的惡行,例如官商勾結、分化街坊等等,但又不能依靠主流傳媒,因為親政府的媒體會將街坊打造成因為貪錢、不滿賠償金額而不願離去,而反政府的則一直說不出街坊不願離開的真正原因。所以為了打倒市建局,良好的公眾教育是需要的,只有將重建的議題打入普通市民的層面才可以爭取到公眾的支持。馮先生更表示各區受重建影響的街坊需要共同行動去打倒市建局,如果該局主席不聽民意就需要下台。

來自深水埗順寧道重建項目的街坊表示很能明白現時圍村村民的苦況和壓力,因為當時自己也曾面對很大的壓力,甚至想過去爆石油水樽作出抗議,亦試過幾十天不敢步出家門一步,因為怕一步出家門,自己的家就會被市建局收去。該街坊批評市建局很多時裝作沒有能力滿足街坊要求,實情是沒有心去滿足,若市建局要去做是一定做得到。另外亦批評很多外界的人一直都不明白受重建影響的人的感受,一直視這些事件如「馬騮戲」。

學生、街坊齊支持

住在附近屋邨的周先生在帶同兒子來誓師大會支持衙前圍村村民。他表示自己和兒子平時亦有來這裡的理髮店剪頭髮,因為這邊的理髮店夠便宜,只需$20 便可以理一個頭。若果這裡真的拆了,附近很多街坊的生活都會有一定的影響。周先生亦批評這次重建最不合理的地方是市建局沒有妥善地安置村民,令他們生活受影響。周先生亦擔心如果起了40層樓高的私人樓宇,電視訊號等等會受影響。

在香港演藝學院修讀電影的黃同學聯同另外4名同學參與大會,他表示自己之前曾為功課來這裡做過一些拍攝工作,十分同情村民的遭遇。他認為市建局是否保育古蹟等等都不是重點,最重要的是市建局並未曾諮詢村民、沒有主動去和村民達成任何協議,更沒有妥善安置村民,市建局是責無旁貸去和村民達成一個雙方都可以接受的重建方案。

編輯:劉軒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