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點解我地只係想轉台都要走上街

廣告

廣告

閒話家常時我們最討厭一些人說話說一半,講秘密講一半。那種給你希望又要「吊你癮」的人真的非常「黑人憎」,我寧願你從一開始就什麼也不說或者給我編一個大話借口,好比現在人人都要你說出那不能說的秘密。什麼叫一籃子因素,答了等如沒答,不如不回答或者另找籍口,還是說連這些人都找不到一個合理的借口推搪,抑或行會認為政府作一個決定根本不需要理由。

經過六天圍堵政總,相信市民的訴求非常清晰及單一,我們不想再每晚被逼聽著「在世間遮風擋雨有一種愛」的陳腔濫調及無故事無劇情無意境無考究的律師樓,除了一名不出名的女配配配角挺漂亮外完全找不到賣點的電視劇,最悲哀是沒完沒了不知何時才會播完。我更不想在再夜一點聽到不知從何處突然爆出來,連廣東話都說不正卻對香港事無大小都指指點點的女人,用不盡不實偏頗至極的角度去評論的「個人意見節目」。我們想看有誠意迎合觀眾口味的節目。

有人說,我們不應該事無大小都走上街,香港應該少一些遊行,不應事事都罵政府。其實這些人是不是認為遊行集會很好玩,政總很好坐有沙發有飲品所以要搞看電視派對,我們是為了什麼在又累又餓的放工後,走上又擠又逼的街道,用又沙又啞的聲音叫口號?為什麼憑該幾個人說兩句定奪事情有多大有多小,而不是由遊行的十多二十萬人說這件事有多重要。

我們為了轉台而走到街上,但為什麼連這種最低的自由也要聲嘶力竭地吶喊才有機會擁有?幾晚集會,幾次聽到一種電視以外的不滿聲音,我們什麼也要爭:孕婦爭床位、嬰兒爭奶粉、幼童爭學位、小童爭中一、青年爭大學、成年爭房屋、小店爭鋪位、行人爭街道。由基本生活到消閒娛樂,香港不再屬於香港人,過度傾斜於自由行的本末倒置引起本土不滿。香港人都很累了,為什麼每件事都要爭,我們做錯了什麼做漏了什麼。

運動的主題是公開發牌審核的原則,這是公義的問題,能夠重申發牌予香港電視當然是好,但這並不是完結。假如只是草草交出免費電視牌而不考究固中原因及問題,下一個被政府欺壓的人不知道會是誰,也不知道有沒有誰會感到不公義而一起再次走到街上,更重要是我不希望每件事都要勞煩香港人走出來清晰表達才能夠保住香港最傳統的精神:公平、公正、公開。

我們會懶惰會麻木,但也許是時候想一想,我們對這個政府的監察盡了多少力,還是一如過往地回答小市民做多少也改變不了政府。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