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媒體

點解我地只係想轉台都要走上街(續)

點解我地只係想轉台都要走上街(續)
廣告

廣告

圖:DerekYung

上文提到,香港人做錯了什麼做漏了什麼,本似只是一種渲洩的文字,但我們卻真的是時候思考一下回歸十六年來的香港變化,究竟是否真的事不關己全是政治的錯,庸官無能造成?

王維基先生於不獲發牌後首次記者會問了條不一樣的問題:「究竟香港現在是法律大、政策大、抑或是特首最大?」。這問題問中了是次事件的核心,是政治、權力、決策以及公眾權益的問題,香港電視不獲發牌的事件不過是一個引子一記探針,揭示出香港現時發生的種種流弊以及積累的民怨。

有怎樣的人民才有怎樣的政府,今天的政府可以肆無忌憚地玩弄權術再擺出一副你奈得我何的姿態,我們都有份做成。我們常常也逃避政治問題,認為政治是黑暗的東西,不希望去接觸,甚至很多人在是次風波上訴求的主體是發牌予港視而不是交待發牌準則。對於港視、商人來說目的只想發牌沒問題,但作為一個市民我們的目的只有發牌嗎?香港人更希望的應該是清楚交代審議原則而非黑箱作業,香港人最希望的是有一個更好的香港,而不是現在這個逐漸崩壞的城市殘骸。香港電視事件代表我們的核心價值,絕不容許當權者含糊說辭支吾了事。

民生無小事,生活上我們接觸的一切都是政治,小至為何在旺區想找便利店要多走冤枉路,大至買樓置業只能遙望呎價飲恨。我們可以做的首要做的是認清自身的公民義務與權利,不單停在保持清潔遵守秩序的層面,而在認識社會了解政策的題目上。現時網上流傳一些圖簡單指出哪位議員反對引用權力及特權法促政府提交免費電視文件,是一個很好的起步點,但也很可惜十六年來我們仍然站在起步點。

可以的話,我們都想做一個順民,懶理世界改變我們只想生活歸於平淡。但很遺憾我們生於香港,生於斯長於斯的我們並不如外國一些國家的幸運已擁有民主和自由等普世價值,以及能保障政府是為人民運作的條件。現在總有不同的事件挑戰我們的底線,還要傾巢而出令我們喘不過氣,因為生於香港,每一個基本權利我們都要爭取,很累但我們毫不介意努力地捍衛,因為我們都愛這個地方。

要令香港不再倒退已經十分困難,想維護核深價值首要的是一個為民而立的政府,因此我們需要普選。別說誰當特首也一樣,至少我們有選擇,也能確保特首要看我們臉色。要香港人都有正確的公民意識,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是次風波令我相信即使是師奶,香港的師奶也是最精明最有正義感的師奶,我們會走下去,共勉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