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媒體

自閹完再被閹的《紅樓夢》

自閹完再被閹的《紅樓夢》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正如昨天《明報》和《主場》新聞報導,由香港芭蕾舞團及德國多特蒙德芭蕾舞團(Ballett Dortmund)聯合製作、並由多特蒙德芭蕾舞團藝術總監兼首席編舞王新鵬編創的芭蕾夢劇《紅樓夢--夢紅樓》在公演後被和諧,一段12分鐘有明清兩朝、民國、國共內戰和文革的背景影像在首演後被抽走,文化圈認為這是香港有史以來最粗暴的審查。

而香港芭蕾舞團昨晚十點臨時召開記者會解釋,所有決定都均為藝術考量,12分鐘的投映則為技術問題。

公演前臨時改動的八分鐘文革

有出席觀看該閉門預演的舞蹈界人士指,在公演時已有約八分鐘的真人表演被臨時改動,而該部份在公演前一晚,即上周四即10月24日的閉門預演仍在採排,按他的描述,該八分鐘場景是:

「10月24日晚的彩排中,在舞劇的下半部份,舞台以天安門為背景,墻上有个很大的毛澤東頭像,台上出現了一些穿着紅衞兵制服的特約演員,他們手持小紅簿,向毛像揮動。然後演出『破四舊』的情節,例如把國畫切破,把舊書和一些代表封建時代思想的東西放在鐵桶裡焚繞,批鬥資本家等等。」

到首映時部份服裝及道具都換了,紅衞兵的造型的演員沒有出場,剩下穿緊身衣的舞者。香港芭蕾舞團董事會主席昨日召開記者會解釋,該場舞蹈在德國公演時並沒有,而香港的表演只刪了一分多鐘,原因是演出的效果不好。至於歷史投映一幕,原需要配合文字,但因技術問題文字部份於首演當日未能完成。她又承認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曾於首演後接觸舞團,強調只是祝賀,沒有反映政治意見。

不過,從多特蒙德芭蕾舞團網上的宣傳,該劇在德國公演時是有文革的場景(見文首圖),而所有創作,都會在每一次重演按當地的文化作改動。由於香港是華人社會,對中國歷史自我一番體會,文字投映又是否必要呢?然而,舞團的藝術總監區美蓮竟認為德國的觀眾比香港的更認識《紅樓夢》及中國歷史:「在多特蒙德,這是一部很強的作品,是城中熱門話題,所以我不認為有人會在開場時不明白故事內容。然而對香港人而言這不會很特別...當你看一個你不太認識的故事時,我認為要有文字輔助。」

按明報的報導,觀看過10月25日首演的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曾上台與舞團打招呼,到第二天舞團通知要刪減賈寶玉面牆哭泣的背景投映,該投映長12分鐘,顯示明清兩朝、民國、國共內戰和文革的影像。而王新鵬在當天離開香港,理由是要回德國準備另一個製作。

據了解,舞團的解釋引起參與是次表演的演員極度不滿。按原來的構思,《紅》劇一共有32個角色及70位舞蹈員參與,而在公演前一晚,他們還在排練,怎可能臨時才決定演出未達理想呢?

首演後消失的12分鐘中國歷史投映

一名曾管理本地舞蹈團的藝術行政人員指,按劇團的運作,首演的八分鐘改動、刪減版應獲得王新鵬同意,因為涉及演員和道具的安排,但首演後再刪減是極嚴重的問題,她從事藝團工作近廿年以來未見過,「這等於同大陸的審查運作一樣」。

這事在香港芭蕾舞圈非常轟動,認識王新鵬的,均認為他不可能如此對待自己的作品,裡面注入了不少他的個人經歷。王在大陸出生並接受舞蹈訓練,曾經歷文革,並以舞蹈宣揚毛澤東的思想,八九年在北京目睹了戒嚴和血腥鎮壓,離開中國到了德國,在歐洲不同的芭蕾舞團跳舞,2001年與張藝謀合作製作《大紅燈籠高高掛》的劇目後開始確立他在編創上的成就。

《紅樓夢》一劇是按曹雪芹的大觀園去編,但王新鵬要講的是中國歷史,故此裡面有很多中國歷史元素,包括民國、國共內戰、文革等。投映一幕的意境是賈寶玉在紅牆前懷緬歷史哭泣,所以紅牆會有一幕幕的歷史場景,刪剪後完全破壞了王新鵬的「大觀園」構思。

當然,要抽調12分鐘的歷史投映,要藝術總監安排,目前芭蕾舞團的藝術總監是區美蓮 (Madeleine Onne)。不過,藝團中人認為,如此臨時和粗暴的干預,問題很可能出在董事局。

董事局「監察」變干預

自2001年開始,民政事務總署開始要求受政府直接資助的藝團公司化,並設立董事局以監察藝團的行政和財政,而董事局成員分別由董事局內部推薦和民政事務總署建議,任期不能超過6年。在公司化以前,受資助的藝團,一般由藝術總監做決策,但設立董事局後,作為門外漢的董事局成員以其任務是要監督公帑的使用為由,會直接干預藝術的運作,尤其是人事方面的調動。此外,劇團的演出劇目和主要演員,董事局也會干預。

「香港芭蕾舞團」過去也爆出過董事直接干預舞團運作的醜聞。根據南華早報2009年的報導,自從投資銀行背景的應侯榮於2007年出任香港芭蕾舞團董事局主席後,董事局希望舞團以企業的方式運作,削減藝術總監的權力,結果原行政總監 Stacey Morse 和藝術總監 John Meehan 均於 2008 年中提早結束合約,而舞團裡很多有經驗的舞蹈員亦隨他們離開。在 Meehan 離職前休假期間,更爆出董事局委員在沒有理由下,辭退首席舞蹈員梁菲的醜聞,雖然事後董事局承認處理失當,卻没有任何人問責請辭。

Stacey Morse 離開後,由葉思芬接替她的工作,而區美蓮也在2009年擔任藝術總監。去年應侯榮完成了6年的董事局主席任期,由何超鳳接任,主要協助藝團籌款。不過,何超鳯接任後,行政總監葉思芬離職,由原財務總監廖艷慧兼任處理行政總監。可見,藝團的管理層因為不斷變動,也較難承受外部的壓力。

政治審查正式登陸香港藝壇?

這次事件引起文化藝術界極大震憾,發表聯署聲明指刪劇的做法影響作品的完整性及藝術價值,擔心大陸式的政治審查正式登陸。學者何慶基直言:「從未見過如此直接的『政治干預』,質疑是否『殺完香港電視,要再『搞』文化表演? 』」(引自主場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