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文化論政】杜錦華:電視複製人

廣告
【文化論政】杜錦華:電視複製人

廣告

複製人在做電視
一直以來香港電視業的局面形同「一台獨存」,王征上場後的亞視幾乎處於休業狀態,三家收費電視台的自製節目寥寥可數。無線電視的罪行源於「獨存」,而不是「獨大」,「獨大」是指一家電視台做得出色,獨霸市場,但「獨存」是因為無其他競爭對手才可以壟斷。

如今政府多發「兩個」電視牌,總算有競爭吧?
有競爭也不一定有突破,因為做電視的仍是同一班「電視複製人」。

製作人也是複製品
電視複製人不會創作,只會複製,為何?因為他們也是複製品,而且是無線出品。

過去幾十年無線是世界上最大的華語電視節目生產廠,尤其無線複製師奶劇的功力已達化境,絕對稱霸世界,更甚者無線是香港電視製作人的最大培訓所,無線一方面複製千篇一律的節目,另一方面複製一式一樣的製作人,稱為「電視複製人」,對香港電視業帶來嚴重影響。

電視製作行頭很窄,來來去去都是同一班人在幾個台跳來跳去,當今活躍於電視圈的台前幕後,大部份都經過無線洗禮,曾於這少林寺學藝,現時亞視,有線或now製作部的話事人,曾幾何時都是無線的精英,「無線精神」植入腦裡,「師奶劇毒」流遍血內,拍出「哈哈哈」節目,因為他們本身真心認同這些極品,渴望與觀眾分享,這一點才可怕。

即使廣受談論的「天與地」,都不過是劇本題材較另類,大體模式跟一般師奶劇,並無兩樣。為何製作人不能跳出框框,拍出不一樣的節目?歸根究底,香港大部份製作人跟觀眾一樣在單一創作模式下成長,如果看無線節目會受污染,做過無線節目就等如中毒,要突破自我,談何容易?電視業就是由這群「電視複製人」傳承下去,再開枝散葉,由複製人去複製節目,長遠對電視業發展是致命傷。

電視業不只是一盤生意,本土原創的港產節目其實是香港文化產業,需要持續發展,其前景視乎未來有多少優秀製作人,傳承要靠人才培養。可惜一台獨存令製作人無選擇,今日一個喜歡拍劇集的青年想入行,追尋夢想,只能選擇加入無線,無奈無線的制度就是叫你放棄夢想,安心打好這份工,拒絕無線,等同告別電視行,這是多年來悲哀的現實。無怪乎香港電視的出現,讓一群仍有夢想及火熱的製作人如此鼓舞。

迴避競爭不如挽回觀眾
政府以限制競爭來維穩真是愚不可及,還將狀態最佳,操得最fit的跑手out出局,只會令創意工業循序漸「退」,做創作不是街市賣菜,檔口增多,大家減價頂爛市,一齊攬住死。每一個電視節目本應是獨一無二的新創作,沒有永遠的贏家,天天有奇蹟,誰負誰勝出天知曉。況且傳統電視的最大競爭對手來自網絡新媒體,避也避不了。

年青一代離棄傳統電視是不爭的事實,師奶劇留得住師奶群,留不住年輕人,在網上搜尋娛樂、新聞、資訊已經是年青一代的常規,本地製作再不是他們的首選,觀眾隨時可以看到美國、日本、韓國、台灣甚至國內製作,放眼世界就知天高地厚。

從前電視台開新劇大可將一套美國劇照版翻拍一次,每逢台慶等大型節目就將日本綜藝節目原原本本抄過來,觀眾看得津津有味,沒有人會懷疑是抄襲。今天若發生同樣事情,馬上會被網民踢爆,將罪證與原片放在網上讓大家對照,很多觀眾走得比製作人還要快。

顯然本地電視製作停濟不前,追不上美國、日本,反被韓國、台灣超前,此刻同業應急起直追,攜手努力挽回失落了觀眾群,這是全行業的共同任務。

曾幾何時,港產劇是全世界華人的集體回憶,好不風光!要觀眾重提興趣看港產節目,突破當前悶局,的確需要革命性、全新思維的電視台,王維基的個性、處事作風似乎有這質素,給觀眾合理期望,如果又是複製電視台,多發十個牌也沒意思。

王維基就是勝在不懂做電視
對王維基存寄望非因他有經驗,識做電視,正因為他是行外人,本身沒有受過「師奶劇毒」感染,對製作模式沒有既定的概念,亦沒學過所謂的必勝方程式,最重要的是王維基「癲癲地」,夠癲又有錢去癲,所以就有可能做一間顛覆性的電視台,打破以前的法則。

曾經有朋友在王維基以前的香港寬頻新聞部工作,我問「聽講你哋公司叫個揸車既去揸機?」(即是司機被派去做攝影師),朋友答:「唔係,只係揸機既揸埋車啫」。

香港電視員工曾分享他們的工作坊,人人都要買橋,最多人喜歡的橋就可以開拍,而最欣賞王維基定的規矩是「這裡細的先講」,在其他電視台細的是負責買奶茶和入錶的。

香港電視未開台,不知對電視業有多大影響,但對一眾電視製作人已作出重大貢獻,他讓電視製作人得到應有的尊重,更實際的是兩年多前香港電視在其他電視台大規模地挖角,無線、亞視都歷史性地主動加人工挽留人才,平均加薪兩三成,這一群沉默的受惠者,如果當日靜悄悄地加了人工,今日冷笑同業「抵你死,鬼叫你跳槽」,這未免太涼薄了,你們是有道義負責行出來撐香港電視的。

作者為電視製作人

文章刪減版載於《信報》-時事評論-「文化論政」-2013年11月4日

本欄逢週一見報,由「香港文化監察」邀請不同意見人士討論香港文化發展,集思廣益,出謀獻策。

廣告